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何清涟:众言硬着陆,为何索罗斯独招中国恨


乔治·索罗斯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有关欧元的论坛上发言(2011年9月24日)

乔治·索罗斯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有关欧元的论坛上发言(2011年9月24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索罗斯在中国再度红得冒火,引起一干官媒口诛笔伐,切齿之声境外可闻。说起来,谈中国经济“硬着陆”者不止索罗斯一人,中国为何单挑索罗斯做为“中国人民的敌人”,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讲究?

索罗斯到底刺痛了北京哪根神经?

因为索罗斯最近在达沃斯论坛上说的那番话,新华社中英文评论文章一齐出动,或指“索罗斯的这种观察视角显然属于选择性失明”,或者威胁说“那些急切砸盘套利的投机者和恶意做空者,面临更高交易成本乃至严重的法律后果”,再或讽刺挖苦,比如1月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发表《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评论文章,称“索罗斯对人民币和港元的挑战不可能成功”。看这些文章,索罗斯“做空中国”的阴谋似乎正在实施。

所有文章集中批的是索罗斯的发言,并未指出索罗斯为实施“做空中国”阴谋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翻江倒海。那么,索罗斯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究竟说了些什么话,让中国当局如此痛恨莫名?其实,索罗斯主要表达了三点:

第一,“世界经济正在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的覆辙,但两次危机并无可比性,因为这次危机的根源是中国”。

第二,“中国目前主要问题是通缩与高负债率,经济硬着陆很难避免。但肯定可以继续发展两三年时间”。

第三,“中国能管理(硬着陆)问题,因为中国在资源和政策选择上空间更为广阔,这是由于背后3万亿的外汇储备等原因。”

接下来,我想分析索罗斯的观点究竟有什么“错误”。

关于第一点。这句话其实半点都没错,中国政府很不爽的是索罗斯认为中国抗击金融危机的能力弱于美国。但这确是事实。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时,美国只是虚拟经济出了严重问题,实体经济基本完好。科技仍然领先世界,教育仍然是美国一大产业,制度环境也没有问题。因此,过了两三年,在华的美国制造业深感本国各方面条件优于中国,大量回流。这与中国目前实体经济面临多重困难完全不同。这些困难,比如中国经济结构不良;制造业几十个行业严重产能过剩、企业破产潮一波接一波;技术创新能力不足等等,这些都是国内经济界公认的问题,政府也早就承认。基于此,索罗斯认为危机没有可比性,当真千真万确。

关于第二点。关于中国的高负债率,这是国际投行界的共识,中国官方研究智库也持同样看法,区别只是负债率的百分比有些差别。根据彭博2015年7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6月底,中国企业和家庭的未偿还贷款占GDP的比例为207%,远远超过2008年的12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5年8月发布的中国经济评估报告显示,中国实际债务总额(包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与企业债务)占GDP的比重将在2020年升至250%。

2015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报告称,2014年末,中国经济整体(含金融机构)的债务总额为150.03万亿元,其占GDP 的比重,从2008 年的170%上升到235.7%,6年上升了65.7个百分点。

至于中国经济衰退会引起全球通缩还是通胀,属于技术层面的预测,比如前些年中国自家的经济学家预测通缩,结果是通胀。索罗斯说了一句“通缩”,就往“做空中国”这个大题目上扯,实在有点“欲加之罪”的味道。

关于第三点。 “硬着陆”三个字不合中国政府宣传口径,其余几乎全是对中国政府管理能力的正面表达。近三年以来,国际金融商业界渐渐统一了认识,中国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区别在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中国政府当然喜欢听“软着陆”,这点心思也好理解。好比一架飞机遇上危险不得不迫降时,机师技术高,运气好,就能够软着陆,有惊无险,虽然不免擦出火花,飞机受损,有些轻微伤亡,但总体上人机平安;如果机师技术差点火候,加上运气不好,飞机着陆时起火、撞毁,最严重的结果是机毁人亡。

设身处地,有谁想听“硬着陆”这种不祥预言呢?更何况中共政府从毛泽东开始,就没有树立倾听不同意见的优良传统,都以“射杀带坏消息来的人”为能事,区别只是程度不同。

索罗斯为何被选为“做空中国”的替罪羊?

中国挑索罗斯做“替罪羊”,只因他是“天时、地利、人和”集于一身的不二人选。

先说“天时”。中国经济目前正在释放各种利坏消息,以至于国际投行业那群中国经济的“铁粉”最近也转向,按中国的说法就是开始“唱衰中国”了。比如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褐皮书国际”(CBB International)发布的《中国褐皮书》,在2015第三季度还认为对中国经济的悲观看法“完全脱离事实”,到第四季度基调转向:认为“四季度经济不安,状况全面恶化”,全然忘记了第三季度的报告怎么说了。目前,中国股市提振无望;汇市险情迭出;尽管政府方法出尽,资本仍然加速外流。2015年股市救市不成功,都以“做空中国”为名抓了几十位证券界干才,给索罗斯套上一顶“做空中国”的帽子罩在他头上,比抓本国证券界干才更容易。

再说“地利”。索罗斯如果是英国人、法国人,这次中国政府不会找他的晦气,毕竟英、法两国不是中国政府经常指称的“境外势力”的代表,偏偏索罗斯是美国投资界顶尖人物,完全符合北京挑选“境外势力”的国别标准。

最后就是“人和”了。在中国政府一以贯之的宣传里,索罗斯是个有“做空他国”前科的国际金融大鳄,成天在找吞食对象。索罗斯曾于1992年对英国央行发起狙击,让英国几乎陷入金融危机;1997年索罗斯在泰国开放外汇市场的当天做空泰铢,引发了让东南亚遭受重创的亚洲金融危机。紧接着索罗斯在1998年又做空港股,逼得香港向北京求救,幸亏总理朱镕基多谋善断,毅然决定从当时1200亿外汇储备中借给香港金管局数百亿(北京坊间传说是280亿),让香港政府得以用“挟息”手段迫退了索罗斯的进击。凤凰网不久前还在《人民币反击战:与1998年香港打击索罗斯手法如出一辙》一文中,回顾了这段光荣岁月。

索罗斯与中国的旧怨不止上述几件。20世纪80年代,索罗斯曾希望帮助中国改革开放,为此在北京设立了开放基金会中国办公室,中国安排了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凌云担任基金会的中方负责人。六四之后,当局为了打击赵紫阳,公安部捏造了一个说法,声称赵紫阳通过索罗斯充当美国间谍,《华盛顿邮报》刊登这一来自中国的消息后,索罗斯写信给邓小平驳斥此诬陷,中国政府于是不再提这一诬陷之说。

中国政府挑选索罗斯,当然也因为索罗斯这种投资奇才乃世不二出之人物。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败在弱者手里是耻辱,但败在强者手里则会大大降低耻辱感。中国政府现在也知道,“硬着陆”难以避免,万一不幸起火冒烟,酿至严重后果,有了索罗斯这只“替罪羊”,至少也可以向世界表明:并非本党管理经济不力,实在是索罗斯这位敌手太过强大。那么多政府都吃过他的亏,本政府吃点亏也不算栽了面子。更何况,咱国1998年还赢过索罗斯一个回合。

有了这些“天时、地利与人和”,索罗斯这次被北京挑中,成为“做空中国”的替罪羊,实在是“命中注定”。

事情说穿了就这么简单。我相信,所谓索罗斯“做空中国”说,在中国至少有七成官媒受众相信。戈培尔早就说过,谎话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更何况,中国有大批毛左,还有无数“小粉红”,《人民日报》与新华社等媒体的口水决不会白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