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炎黄春秋》文革文章被腰斩 人民日报夜评文革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根据被称为中国毛“左”派大本营的《乌有之乡》网刊报道,2016年5月《炎黄春秋》第五期被暂停出版。据悉被封杀的原因是因为这一期上刊载了一些“以反思文革之名行反党反社会主义之实的稿件”。

反思文革文章被删

《乌有之乡》网刊发胡乔杰的文章,题为《马晓力发难与《炎黄春秋》第五期被依法封杀》。文章透露,《炎黄春秋》被晢停出版后,经有关部门依法审查处理后,第五期得以出版,但5篇“反思文革”的文章被全部撤掉。胡乔杰在文章中对《炎黄春秋》提出了激烈的抨击,称《炎黄春秋》虽然名义上打着“秉笔直书”的幌子,但实际上却成了伪造历史、颠覆历史的大本营。它抹黑毛泽东,抹黑中国共产党,抹黑社会主义,抹黑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其手段之下作、造谣之无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说它是一份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杂志,似乎并不过份。

中国当局《炎黄春秋》杂志进行过多次打压。2013年1月,《炎黄春秋》网站被关闭;2014年9月,《炎黄春秋》杂志社被变更主管主办单位;2014年11月,《炎黄春秋》总编辑、两位轮执主编和网络主编四人同时被迫辞职;2015年3月,《炎黄春秋》23年来每年召开的新春联谊会,先是“被改期”,后来又“被取消”; 2015年4月,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炎黄春秋》杂志社发出《警示通知书》,责令立即纠正违规行为;2015年7月,《炎黄春秋》新任总编辑杨继绳辞职。这次《炎黄春秋》反思文革的文章被腰斩,是最新一次打压。

万马齐喑中的深夜发声

今年5月16日是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然而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这个纪念日几乎没有提及。相比起海外针对中共文革五十周年而举办的各种讨论会、展览会、出版文革题材书籍等文革研究热,中国国内可以说是万马齐喑。不过,在对文革保持沉默了整整一天之后,《人民日报》在5·16午夜刚过,5月17日的零点零分,突然抛出一篇署名任平的评论文革的文章。任平被认为是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谐音。

《人民日报》在这篇评论员文章中,把文革定性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造成的危害是全面而严重的。”人民日报对文革的评价用的是“内乱”,而没有用通常所说的“浩劫”两个字,被海外观察人士解读为给罪恶的文革洗地。

这篇文章沿用了1981年中共11届6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说法,将文革描述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文章刻意拿掉了中共决议中文革发动者毛泽东的名字。

一位北京维权律师表示,叶剑英曾说文革中两千两百万人非正常死亡,上亿人被牵涉其中,居然才是一个“错误”。那什么是罪孽呢?一个执政党,把人间变成杀人地狱,把社会变成恐怖空间,把中国变成疯人院,经历了十年,造成中国没有法制,没有信仰,没有人性,没有底线。今天所有的乱象都是文革文化和文革思维的延续。可以这样说,文革毁掉了一个有五千年文明进化的古老民族。

针对海外学者在反思文革时呼吁中国反对个人崇拜、反对一党专政、进行全面政治体制改革的看法,《人民日报》提出了两个区分:把"文化大革命"时期同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区分开来,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与实践同这10年的整个历史区分开来。《人民日报》评论员称,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回击借否定文化大革命来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错误观点。

遗风犹在

与此同时,海外媒体关于文革仍有可能在中国死灰复燃的担忧继续被证实。5·16期间,大连国际徒步大会出现毛泽东画像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旗帜。《大海航行靠舵手》是文革时期一首非常流行的歌曲,这首歌中把毛泽东比作“舵手”和“太阳”。

除了大连之外,湖南韶山和山西等,也出现群众纪念5·16通知50周年的活动。乌有之乡刊登的一副图片显示,有民众打出“山西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旗帜,纪念5·16通知50周年。

针对海外媒体认为中国文革仍有可能再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试图平息海外的担忧。单仁平在文章中说:我们早就对"文革"说拜拜了,今天可以再说一遍,"文革"不能也不会卷土重来。

中国独立作家余杰对《环球时报》所谓“再说一遍文革不能也不会卷土重来”表示不能苟同。余杰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四年时间,可以说文革在中国全面回潮,如果说薄熙来当年只是在重庆很小区域里面唱红打黑,把文革的很多意识形态恢复,现在我觉得习近平是升级版的薄熙来,全国范围内来搞小规模的小型文革,当然他经济上不能像毛时代那样搞计划经济那一套,跟世界断绝开来闭关锁国,但我觉得他在思想控制、言论控制、意识形态这些领域里面他仍然仿效毛的一系列做法,包括我们看到最近在国家歌剧院开始唱当年的大海航行靠舵手,要反对美帝国主义等等,我觉得这是非常严峻的一个问题,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不认为1976年结束了,文革一直延续、发展,或者说它变成一种暗流,隐形地以一种阴影,依然笼罩在今天,无论是从习近平这样的最高官员,还是中国的普通民众,所以从广义上来说,中国还是一个后文革时代。”

再祭海外敌对势力的法宝

被称为毛左领军人物之一的司马南在5·16当天发表文章,称反思文革要剔除“阴谋史学”。司马南在文章中说,不跳出好人坏人的幼儿园思维框架,不除祛阴谋史学的影响,不排除借反思文革而在中国行去共化的敌对势力的干扰,难以得出关于文革真正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司马南对30多年来,有人坚持不懈在民间普及“阴谋史学”,把文革说成是罪恶,把罪恶说成坏人行为,把坏人行为解释为人格问题,把人格问题解释为心理变态,甚至直接开骂法西斯纳粹希特勒……表示遗憾。司马南反问道:这和严肃的历史反思有一毛钱关系吗? 司马南再次在文章中抨击公共知识分子茅于轼,称“温文尔雅耄耋老人茅于轼就是这样干的,一些在大学、在研究机构,甚至在相当重要岗位上的人也是这样干的。”

司马南再次将反思文革和海外敌对势力联系起来,称“不排除借反思文革而在中国行去共化的敌对势力的干扰,难以得出关于文革真正符合客观实际的认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