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俄罗斯批评中日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治化


中国南京大屠杀博物馆前举行的纪念活动。(2014年12月13日)

中国南京大屠杀博物馆前举行的纪念活动。(2014年12月13日)

俄罗斯批评中国和日本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治化。俄罗斯不满意南京大屠杀档案不久前被列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中,但俄罗斯更指责日本关东军战俘在斯大林集中营中的回忆档案这次也同样被收入。

本月初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上,中国南京大屠杀档案与日本关东军战俘回忆斯大林集中营生活的档案都被列入到了该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中。但中国和日本的举动都引起了俄罗斯的不满。俄罗斯将要求停止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治化的行为。

俄罗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事务委员会责任秘书奥尔忠尼启则最近表示,这些档案都不应被列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名录中,俄罗斯对此反对,因为这等于把政治问题带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使这个组织政治化。

奥尔忠尼启则说,俄方理解南京大屠杀对中国来说是怎样的悲剧,但尽管如此,中国把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到世界记忆名录中等于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因为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的悲剧,而这类问题本可以通过双边对话讨论解决,不应都列入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名录中。但他强调,由于当年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已对南京大屠杀下了定论,并对此进行了谴责,俄方支持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结论。

老兵舒德洛1945年参加了同日本关东军的战斗。这位俄军退役少将当时是苏联红军炮兵排长.今年5月9日二战胜利日前夕,他展示了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的进军地图。

老兵舒德洛1945年参加了同日本关东军的战斗。这位俄军退役少将当时是苏联红军炮兵排长.今年5月9日二战胜利日前夕,他展示了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的进军地图。

与中国的南京大屠杀档案相比,俄罗斯对日本关东军战俘回忆档案的反应更加激烈。奥尔忠尼启则透露,俄方将通过两种渠道坚决要求把关东军战俘回忆档案从世界记忆名录中撤除。一是俄罗斯外交部将作出反应,在双边对话中要求日本撤回档案。二是请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不要对有关档案最终签署许可证。他说,签署许可证将意味着有关档案最终成为“世界记忆”。俄罗斯事先曾要求日本取消有关申请,但日本仍然置之不理。

这次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关东军回忆档案涉及570份收藏在日本舞鹤市“活着回来”博物馆中的文件。日本二战战败投降后,大约56万到60万关东军战俘被曾被关押在苏、联远东,西伯利亚和中亚等地。舞鹤市是多数日本战俘当年乘船从苏联被遣返回日本登陆的主要港口。

俄罗斯历史学家日尔诺夫说,他曾阅读过一些日本战俘的书信,许多人当时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严寒。但日本战俘参加了战后苏联铁路,工厂等许多设施的建设,这些战俘都没有工资。

日尔诺夫说:“这些日本战俘对苏联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在战争以及向后方的撤退过程中,许多人战死和饿死,苏联那时的人力资源损失巨大,严重不足。一些工业领域几乎没人工作。日本战俘远比苏联人,比劳改营的囚犯工作要好。他们守纪律,工作勤奋。所以,苏联当局很长时间都不愿意把他们遣返回国。这可能也是苏联当时没有同日本签订战后和平条约的一个原因之一。”

常驻东京的俄罗斯记者格罗夫宁说,美国在1946年就已把日本战俘遣返回国。但最后一批在苏联的日本战俘直到1956年年底才被遣返。有大约5万到6万名日本战俘死在斯大林的集中营中。

在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以及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的许多城市,至今仍能看到不少当年日本战俘兴建的住宅楼,剧院等建筑。

出书写过日本战俘的俄罗斯记者乌费姆采夫说,当年苏联安全机构曾在日本战俘中积极活动,发展自己的线民,期望这些日本战俘被遣返回国后能发挥影响成为苏联代理人。

历史学家日尔诺夫说,非常少的一部分日本战俘后来定居苏联,并被允许同苏联妇女结婚。日本共产党后来在遣返战俘中也发挥了影响。日尔诺夫说:“日本共产党后来也请求苏联全部遣返战俘。因为日共认为,这些战俘在苏联的集中营都受到过正确的政治教育和宣传,他们都会成为共产党的支持者。”

俄罗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事务委员会责任秘书奥尔忠尼启则说,根据日本战俘的回忆,他们当年在苏联都受到了正常对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