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浙江省拆除十字架行动引发抗议


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警察、城管冲到平阳县水头救恩堂,要强拆教堂的十字架(资料照片)

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警察、城管冲到平阳县水头救恩堂,要强拆教堂的十字架(资料照片)

中国浙江省政府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行动扩大到温州、平阳等多个城市,引发一系列对暴力拆迁的抗议。有报道说近日拆十字架行动有所放缓,但是许多教徒认为当局将持续这一政策,直到拆毁省内所有教堂的十字架。

从去年以来,浙江当局出动大量武警、特警、保安拆除浙江一些家庭教会的十字架,和一些保护十字架的基督徒发生冲突。

浙江温州、平阳等地方政府出动警力以及保安人员,在强拆十字架过程中向守护教会的基督徒使用暴力,他们砸门扔物、破门而入、暴力殴打现场守护人员,导致一些基督徒被打伤,被送往医院治疗。

浙江平阳县一份强拆公函称:“你单位‘十字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浙江省违法建筑处理规定》的有关规定,限你单位(户)自行拆除,预期不拆除的,将依法强制拆除”。

浙江省政府从去年起以“三改一拆”的名义,强拆教堂十字架。据美国非政府基督教组织统计,截止到六月底,有150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

2015年8月6日,警方在浙江温州瑞安湖岭吴坑教会强拆十字架时,暴力对待手无寸铁的基督徒,有6位女基督徒被打伤入院治疗。

北京基督教活动人士丁启明表示,十字架对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有特殊的含义,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部分。他说:“我认为十字架是信仰的核心,它代表人内心的一种需求。如果谈到违章建筑的话,那政府的行为本身就违宪,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人们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任何宗教都应当受到国家保护,这就是行政的违法。而且这些建筑是得到政府认可才建的,都属于‘三自委员会’,带有自谋自筹的性质,所以不存在这些问题。”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说,习近平曾是浙江的一把手,现任浙江省委书记当时就在他手下任职。其他基督徒规模庞大的省份,尚未开始发动类似的打击行动。《纽约时报》称目前不清楚浙江拆除十字架的举动是否得到了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支持,又会否进而蔓延到其他省份。

浙江把十字架看作是非法建筑加以拆毁的行为,在世界各地引发强烈反响。温州的一些基督徒走上街头,举行了和平抗议活动。温州被称为中国的“耶拉撒冷”。这座900多万人口的城市,耸立着几百座教堂,基督教在温州异常活跃。

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也为受到迫害的中国基督徒举行了各种声援活动。

《经济学人》报道说,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可能比8700万中共党员的人数还多。据普度大学教授杨凤岗估计,自1980年来,中国基督教徒数量年增10%,按照这个趋势,2030年中国将会有2.5亿个基督徒,为世界之最。

《北京论坛》发表署名千钧客的文章,分析了中国最近加强对地方家庭教会打压的动机。文章认为,“近年来,基督教‘家庭教会’呈快速发展之势,有的与境外宗教组织甚至敌对组织相勾结,有的逐渐演化为邪教组织,成为影响安全稳定的重要隐患”。

文章还认为,“一些‘家庭教会’已成为境外渗透颠覆势力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的重要工具。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有数百个境外基督教组织对我国进行各种渗透,‘家庭教会’是其渗透的重要目标和活动据点。一些境外基督教组织极力谋划在中国实施‘松土工程’和‘金字塔工程’,宣称要实现‘中国文化基督化、中国社会福音化、中国教会国度化’”。文章称,严厉打击“对抗性”家庭教会,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宗教管理面临的迫切课题。

北京基督教活动人士丁启明表示,浙江当局拆除十字架,压制基督教试图维稳的行动将会适得其反。他说:“当局的做法肯定不会达到维稳的目的,反而增加维稳的费用。因为这些人本身是属于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激化社会矛盾。”

美联社报道称,摧毁十字架和打压家庭教会是习近平和他的班子对公民社会进行的近几十年来最严厉的打压运动的一部分。

美联社援引美国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的话说,中共把基督徒推向对立面,这些人本来是遵纪守法的中国公民。

《纽约时报》报道称,周末的一些迹象显示,拆除十字架的运动可能正在放缓,温州南部苍南县的教众反映,他们的教区接到通知,称该运动可能会停止。一些人将原因归结于即将到来的纪念二战结束70周年的阅兵。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