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赵紫阳逝世11周年 故居献花者众


献花者相继走进灵堂纪念赵紫阳逝世11周年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献花者相继走进灵堂纪念赵紫阳逝世11周年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1月17日是因反对武力镇压学生运动而遭整肃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逝世11周年。目击者说, 当天至少有150人到北京富强胡同6号赵紫阳故居悼念,尽管警察和便衣人员在周边街道拦查一些要入内表达敬意的访民。

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在赵紫阳吊唁簿上题字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炎黄春秋前社长杜导正在赵紫阳吊唁簿上题字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原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17日跟往年一样又到场纪念赵紫阳逝世11周年。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前往纪念的人有大约150人,其中包括《炎黄春秋》杂志前社长杜导正和女儿、已故新华社副社长李普的女儿李欲晓和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的秘书吴伟等旧部和子女,还有来自赵紫阳河南老家的一些乡亲。

他说:“大概有150人左右。主要在上午,下午就没什么人了。”

俞梅荪表示,他进赵紫阳家之前,看到附近有警车,出来时看到一些制服警察和便衣在那转悠。他表示,据说有些来赵紫阳家的访民遭到拦阻 ,看来今年对到此纪念的老百姓看管的更厉害了,所以他从外地回到北京就直接去了富强胡同。

他说:“早晨一下火车,下火车我就直奔那儿了。我怕被阻拦嘛。”

一天前,六四遇难者家属团体天安门母亲的发起人丁子霖由国安人员陪同前往赵紫阳故居献花。

丁子霖告诉美国之音,她之所以选择赵紫阳忌日前一天前往献花,是因为去年她和当时还在世的丈夫蒋培坤未被允许去那里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当局怕遇到外媒采访她。她说,今年老伴已经去世, 想到自己年已八旬体弱多病可能来日无多,担心失去祭拜这位至死不肯妥协的前领导人的最后机会,于是向监控人员要求提前一天去赵家,获准由专人陪同前往。

丁子霖表示,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和儿子赵五军见到她很意外。

她说:“他们因为也很意外我会去,只顾跟我说话,问我老伴去世的情况。赵五军告诉我,他天天替蒋老师念经。我没想到,他也成了佛教徒。当初他是他们家最小的儿子,还年轻,现在老了,这么多年。紫阳去世那年他们没让我去,第二年我去了,跟刘晓波一起去的。从那一次开始认识他们,这不也十年了吗?真的都变老了!(赵五军)本来还年轻呢,现在变老了。变成天天念经的人。我感触良多。”

丁子霖女士是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蒋培坤是人大哲学系教授。他们的儿子蒋捷连1989年6月3日不幸遇难,当时刚满17岁。

据香港媒体报道,1月17日,在赵紫阳位于北京富强胡同的故居外,有警员驻守,仍有不少人前去献花。屋内有赵紫阳的半身照片,并挂上赵紫阳子女的悼念挽联,照片下放满鲜花,当中包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送去的花束,吊唁簿上有丁子霖的题字。

丁子霖告诉美国之音,她像往年一样在赵紫阳家题了字。

她说:“我题了两行字。我说,‘生命有限,求真无限。我将以您为楷模,坚持到最后一息。’”

这位如今孤身在家受到监控的老人表示,当局一直监听她的电话,并且不知何时在她家安装了窃听器。她说,监控人员曾把天安门母亲们在她家商议上书全国人大会议要求平反六四的录音放给其他遇难者亲属听。丁子霖认为,对她的家里采用这种隐蔽的科技装置完全是浪费国家的宝贵资源。

赵紫阳之子赵二军(中)与辽宁维权人士姜家文(左一)等景仰者在一起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赵紫阳之子赵二军(中)与辽宁维权人士姜家文(左一)等景仰者在一起 (2016年1月17日俞梅荪拍摄)

据苹果日报报道,17日前往献花致意的人当中包括赵紫阳前政治秘书鲍彤的秘书吴伟和《炎黃春秋》前社长杜导正。报道引述杜导正的话说赵紫阳和六四事件是冤案,中央政府应该为其平反。

报道引述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说,看到今年仍有不少人前来悼念,感到很安慰,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公开自由悼念父亲,因为这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她说,这是迟早的事,六四事件也迟早会得到平反。

去年11月20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次高规格纪念座谈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胡耀邦作出高度评价。这位已故领导人的突然去世是1989年学运的导火索,后来演变为六四事件。不过那次座谈会上,胡耀邦被指处理学运“不力”的问题和六四事件均未触及。

俞梅荪在六四事件临近25周年时曾对美国之音指出,六四事件一直被设置禁区,迟迟不能平反是因为牵涉各方利益,一个人的力量难以改变体制。但他同时指出,习近平的父亲、中共元老习仲勋曾公开反对向学生开枪。习近平本人应该会在时机成熟时解决六四这个历史包袱。

赵紫阳去世后众人送的花篮花圈,其中习近平的母亲齐心送的花圈或花篮上写着 “齐心率子女敬挽”

赵紫阳去世后众人送的花篮花圈,其中习近平的母亲齐心送的花圈或花篮上写着 “齐心率子女敬挽”

一年多前,俞梅荪对解决赵紫阳问题比较乐观。他说:“紫阳去世的时候,他的母亲齐心率子女,包括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献了花圈嘛。所以,习近平个人、习近平家里当然对紫阳印象很好,是同情紫阳支持紫阳的嘛。我想,作为习近平个人,他肯定是明白是非曲折,肯定有是非观念的,肯定是支持紫阳的嘛。我想,他内心还是愿意为紫阳平反,为耀邦平反,他是愿意的嘛。但是涉及到整个结构体制制度,涉及各方的利益,所以他可能还在犹豫,可能还没有最后下这个决心吧。”

这一次,俞梅荪说,他没有从纪念赵紫阳的人们那里听到这位已故中共领导人近期能够获得重新评价的任何信息。

据报道,王雁南17日说,仍在跟当局商讨安葬赵紫阳骨灰一事,但尚未决定安葬地址。

赵紫阳是25年前因反对军队镇压示威学生而被中共元老们逼迫下台的,此后一直受到软禁,直到2005年去世,时年85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