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一位流亡藏人的“棺材之旅”


一部描写流亡藏人为自由西藏奋斗的纪录片星期四在纽约举行国际首映仪式。影片通过一位旅居瑞士的藏人歌手,不满于国际社会对西藏不断发生自焚事件的冷漠,决心以个人行动唤醒世人对西藏人权的关注。行动过程中,他本人变得越来越激进。为寻求指导,他的旅程延伸到达兰萨拉。最后,是他对精神领袖的同情改变了他的激进立场。

从伯尔尼走到日内瓦

纪录片《西藏战士》 (Tibetan Warrior) 星期四在纽约举行国际首映仪式。这部长1个半小时的影片记录了旅居瑞士藏人歌手洛腾南林,拖一口象征西藏缓慢死去的棺材,从伯尔尼走到日内瓦的旅程。

“这个旅程花了53天,从伯尔尼走到日内瓦,我带着帐篷,睡在任何地方,只要有空间,有一次我睡在坟地,和死人睡在一起,那里很祥和。”

洛腾南林说,媒体和政界对西藏不断发生自焚事件的冷漠让他产生了自己行动的冲动。

“我说,如果你们不说,我就自己行动,告诉你们的人民西藏的情况,尤其是最近,为下一代能保持西藏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142名藏人自焚。我想通过这部影片传递的真正讯息,就是希望西藏人民获得自由”。

该片导演是瑞士电影制作人多米尼克·杜都。他说:“只是在他出发前一个星期,听说这件事,然后就决定了”。

每个故事都令人感动

他表示:在拍摄过程中最令他感动的是,“我遇见的所有不同的藏人,听到他们的故事,每个都很强烈,令人难以相信,没有一个藏人愿意过流亡生活,但他们回不去,仅此一点就很感动。”

在为恶化的西藏局势奔走的过程中,洛腾南林曾在瑞士议会表决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议时,当面告诉瑞士财政部长,签约就是和刽子手握手。

焦虑使他变得越来越激进,他冲撞不卖饭给他的华人餐馆老板,他跟温和派激烈辩论,这位连蚂蚁和苍蝇都不杀的佛教徒甚至觉得有时候必须像坏人一样行动。

他在影片中说:“我们被迫去想我们不应想的事,我甚至很不幸地考虑过拿起枪去战斗”

不要做激怒中国人的事

内心的苦闷将他的旅程延伸到了印度达兰萨拉。在得到精神领袖会见时,他被告诫必须现实地对待西藏问题,

达赖喇嘛向他解释了他的非暴力中间道路政策:“我们寻求的不是我们胜利别人失败而是互利互惠的方案。”

达赖喇嘛告诉他,不要做激怒中国人的事,“把中国当敌人没有帮助,不是吗?如果我们能打败中国那么你对抗它才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不能。因此我们必须小心。”

耐人寻味的是,洛腾南林最后表示,不是达赖喇嘛的教诲,而是他的述说方式,使他产生了对这位年迈精神领袖的同情心,也感动了他自己,从而改变了激进立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