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82岁作家指称警方酷刑折磨


敢言老作家铁流(网络图片)

敢言老作家铁流(网络图片)

82岁的中国作家铁流发表文章,控诉中国当局对他的酷刑折磨。(文章地址: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5/12/82.html

铁流在文中说:“中国公安无法无天,控管言论,随意抓人。管你有罪无罪,先抓来关起再说。只要一进看所就是罪犯,人格受到侮辱,自由受到限制。呼吸不到自由空气,看不到兰色的天空,每天没有热水洗澡,更喝不到鲜开水,事事喊报告,处处要求情,出监室要戴黑色头罩,审讯不分白天黑夜,坐铁椅戴手铐,必须按照预审员提的问题回题,还得按固格式在笔录上签字,任其骂,任其训。预审达不到目关着不放,指控找不到根据就更换罪名。非要你认罪服罪,不然绝不放你。”

刘晓原曾经担任铁流的律师。刘晓原告诉美国之音,铁流的确写了这篇控诉文章。刘晓原还说,铁流在被关押期间,多次向他陈述所受到的折磨。

铁流在文章中说,他一个耄耋之人与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同关在一间狭小的囚室中,又被刑讯逼供,饱受折磨,“一个不足十五米的监舍关二十五六人,空气龌踀得根本无法睡,不挤死也憋死,有病住医院还要戴脚镣手铐!公安的强制措施就是刑讯逼供,就是屈打成招。残酷至极没丁点人性。他们就靠这个办案,就靠这个证!那是依法办事,是白肉生钉。我就这样被关了165天,简直是生不如死”!

他表示,中国的酷刑,不要说是老人,谁都受不了。他说:“高瑜小我十岁,多关了近一年,放出来成了白毛女!我要关上一年肯定立进横出,非死不可。五十岁的小浦关了一年七个月,精神大不如从前,他毕竟小三十岁啊!”

铁流2014年9月在北京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在此之前,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多篇抨击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的文章,指责刘云山是中国新闻出版贪腐集团的总后台,是中国改革开放前进道路上的死敌。

铁流10月被正式批捕时,又增加了涉嫌“非法经营”的罪名。11月24日,他被从北京第一看守所送回四川老家成都市看守所。2015年3月,成都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铁流有期徒刑2年半,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

铁流星期一发布在维权网的文章中说,他根本无罪,而是遭到政府构陷,“先诬我寻衅滋事,再强,行我承认‘非法经营’”。他说: “他们为了整人害人,强封老人之口,用恶法判我,强囚成都,不准许我回归住了三十年的北京,更不准许我出境。你们到底什么?中国无起码的人权!连一个老人都构陷的政府,是个什么政府?”

铁流表示,中国当局在对待因言论、观点、思想与当局不一致的良心犯、政治犯时所采取的先抓人后取证的所谓“强制措施”违反联合国人权宣言。

上周三,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称中国的警察和监狱系统中普遍存在酷刑虐待被拘留者的现象。前不久,该委员会对中国的酷刑记录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听证。但是,中国方面否认关押政治犯,并表示政府禁止使用酷刑。

铁流在文章中表示,他愿意接受国内外一切媒体的采访,披露案件的内幕。

铁流本名黄泽荣,1933年出生,四川成都人,曾是记者和作家,1957年被划为右派,并被控为七君子反党集团之一,关押劳改长达23年,1980年平反。2010年铁流以一百万人民币成立“铁流新闻基金”,协助受迫害的记者和作家。铁流曾编印右派老人个人回忆录的《往事微痕》刊物,以复印件形式进行免费赠阅,2009年遭中国当局没收;2011年8月15日,铁流宣布《往事微痕》停刊。

附:铁流文章原文

中国公安无法无天,控管言论,随意抓人。管你有罪无罪,先抓来关起再说。只要一进看所就是罪犯,人格受到侮辱,自由受到限制。呼吸不到自由空气,看不到兰色的天空,每天没有热水洗澡,更喝不到鲜开水,事事喊报告,处处要求情,出监室要戴黑色头罩,审讯不分白天黑夜,坐铁椅戴手铐,必须按照预审员提的问题回题,还得按固格式在笔录上签字,任其骂,任其训。预审达不到目的关着不放,指控找不到根据就更换罪名。非要你认罪服罪,不然绝不放你。

我一个82岁的老人,与二三十岁年轻人关在一起,一样吃一样住受得了吗?一个不足十五米的监舍关二十五六人,空气龌踀得根本无法睡,不挤死也憋死, 有病住医院还要戴脚镣手铐!公安的强制措施就是刑讯逼供,就是估打成招。残酷至极没丁点人性。他们就靠这个办案,就靠这个证!那是依法办事,是白肉生钉。我就这样被关了165天,简直是生不如死!他们怎样说我就怎样回答,还保证不上诉。高瑜小我十岁,多关了近一年,放出来成了白毛女!我要关上一年肯定立进横出,非死不可。五十岁的小浦关了一年七个月,精神大不如从前,他毕竟小三十岁啊!

我呼吁,我强烈向国人呼吁,向世界人权组织呼吁:凡因言论、观点、思想与当局不一致的良心犯、政治犯,公安绝不能采取先抓人后取证的所谓“强制措施”,这是反联合国宣言的人权做法,中国政府应严格尊守!

我判了,我根本无罪!判我是明目张胆的构陷。先诬我寻衅滋事,再强行我承认“非法经营”。我经营了什么?不就是自己出资、出力、出房、出设备,开办了五七右派老人的血泪口述历史复印资料,免费赠阅的“往事微痕”,一没有卖,二没有进入流通领域,三没有盈利分文,更无非法所得!他们为了整人害人,强封老人之口,用恶法判我,强囚成都,不准许我回归住了三十年的北京,更不准许我出境。你们到底什么?中国无起码的人权!连一个老人都构陷的政府,是个什么政府?

我不懂法律程序,我的事到底怎么办?希望全国有胆量的律师,敢于主持法律公平正义的法律界人士,为我伸冤鸣不平!我很快就年满83岁了,与万岁爷毛泽东一样的年龄了,有什么怕的?又怕什么? !为了给中国法治打开一条光明的通道,我愿意千刀万剐,以血铺路!

希望全国活着的七五难友站出来,勇敢地站出来,为“往事微痕”讨回法律的公道! ! !

我宣布:从现在起我接受国内外一切媒体采访,告诉此案的内幕。

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