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河南公祭六四案第四次延期三个月


于世文和陈卫2014年农历初三发起祭奠胡耀邦、赵紫阳

于世文和陈卫2014年农历初三发起祭奠胡耀邦、赵紫阳

两次组织民间公祭前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以及六四死难者活动而被关押近两年的前广州六四学生领袖于世文案件的审理星期二再次被延期三个月。这是负责于世文“寻衅滋事”案的郑州市管城区法院第四次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延期。于世文的妻子说,法院无限期延期案件的审理极为荒唐。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两个星期的于世文星期二在友人劝说下,同意停止绝食,准备长期抗争。

于世文案第三个三个月延期审理期限5月10日到期的当天,郑州市管城区法院通知家属,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度延期三个月。同前三次一样,法院方面拒绝向家属或律师出示任何延期审理的手续。

河南公益律师马连顺星期三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查询时表示,他们认为这个案件再次延期审理三个月非常荒唐。

记者:“于世文这案又第四次延期?”

马连顺:“对对对,第四次延期。”

记者:“在您执业生涯中有见过这种状况吗?”

马连顺:“没有。最高人民法院延期我都没有见过,可能是咱孤陋寡闻吧。再一个,按照第202条规定,特殊情况的才可以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去延期。他这个案件是根本就没有办,有什么特殊情况呢,它就根本没有办、没问、没审。”

记者:“那您能不能到最高法院去查,到底申请没申请这个延期?”

马连顺:“可以查,但是我没有查,我可以考虑,对,我可以考虑按这个思路。”

记者:“法院方面拒绝向家属或者律师出示任何手续,那它提出这个延期申请是不是应该有手续?

马连顺:“应该有,但是它不让我们看。我估计可能有。但是呢,我们不妨去做一下,做一下以后,再往外发消息。”

记者:“您9号到看守所,他情况怎么样呀?”

马连顺:“我去的时候,他很虚弱。我就说外面对他的关怀和关注,希望他停止绝食,但是他没有明确答复。10号那天,明确停止绝食了。”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三下午分别致电郑州市管城区法院立案大厅、于世文案主审法官任凯和该案承办人,立案大厅拒绝回应记者询问,主审法官任凯在记者说明情况过程中挂断手机,承办人没有接听电话。

于世文的妻子陈卫星期三对记者表示,法院对于世文的案子不问、不审、不判,非常荒唐,但由于案件涉及六四,当局谁都不愿意给做个了解。

她说:“对他们现在都无语了,他们都不敢接我的电话,都回避、都害怕,办案的这两个庭长也知道他们理亏。于世文这个案子因为牵涉到六四,他们对六四还是有顾忌的,还是害怕承担历史责任。这个案子确实也太干净,就是找不到一点把柄。所以说,他们就不敢判,他们自己就不敢做这个事情。但是现在这个案子就没有一个领导愿意出面,就这么撂在这里。法院的法官就是说,我就坐在这儿跟你耗着,我看你们怎么办。”

于世文和妻子陈卫与来自各地约三十位民间人士,2014年2月2日在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家乡河南滑县,举行公祭赵紫阳、胡耀邦和六四死难者的活动。当时,公安人员在现场监视,未采取任何行动。此前,于世文和陈卫2013年4月与十几位民间人士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仕途发源地河北正定县也举行了公祭六四死难者活动。这是1989年之后在中国举行的首次民间公祭六四活动。

但是,到了2014年六四25周年前夕,有关当局在北京抓捕资深独立记者高瑜和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人后,河南当局也抓捕了参与公祭的包括于世文夫妇在内共十人,后来九人在数月后陆续获释。

从2014年5月26日被抓至今已近两年的于世文4月 27日开始绝食,抗议案件去年2月11日被起诉到管城法院后多次延审。

于世文在看守所绝食引发外界广泛关注,许多从5月4日起为狱中广州民主维权人士郭飞雄争取基本看病权而绝食的维权人士,也开始声援于世文。陈卫表示,她多次递话劝说于世文,希望他停止绝食,保重身体。目前,于世文已知道法院第四次延期之事,基本同意停止绝食,考虑恢复虚弱的身体,准备打一场持久战。

她说:“已经停止绝食了,这个很确定了。因为,他这个案子遥遥无期,他必须得打持久战了。现在我们就,如果最高院还不给答复,我们就得找人大法工委了,看他们给做一个什么样的结论。所以,这个案子还得往上走。”

此前,陈卫3月下旬公布了于世文的一封致主审法官的公开信,批评法庭故意拖延审案,让他无辜被羁押近两年。同时,马连顺律师向河南省检察院提出控告,批评法庭不履责不作为,损害中央强调推动的司法改革。陈卫几个星期前也向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发出公开信,要求查明案件一再延期的原因,并质问法治与正义何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