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联合国安理会再次推迟表决制裁朝鲜决议


朝鲜人在平壤金日成广场游行

朝鲜人在平壤金日成广场游行

安理会原定今天开会表决对朝制裁决议,但是被拖延至明天。美国在上周四就向联合国安理会递交了进一步制裁朝鲜的决议草案。这一草案经过数周磋商,总算获得中国方面同意,美国原希望上周末在安理会表决,可是拖延至今,但俄罗斯又提出最后审核程序,表决时间再次被拖延。尽管它被称为历来最严厉的对朝制裁措施,美国主要媒体仍质疑决议的制裁力度能否遏制朝鲜发展核武器和导弹项目。

俄罗斯引用程序拖延

星期二,在美国代表团提出了对朝鲜制裁决议草案作为安理会表决用最后文本(蓝色文本)进行印制的要求,并安排理事会今天下午开会表决之后,俄罗斯驻联合国的外交官援引“24小时审核程序”,提出对最后文本继续审核。因此,美国希望今天表决的提议无法实现。如果没有意外,安理会将在明天上午10点开会对决议进行表决。

上周六美国就推动安理会进行表决,但俄罗斯在联合国的外交人员说,他们认为不可能这么快。美、俄、中、法、英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只要其中一个否决,任何决议都无法通过。因此,为了取得一致,通常为了草案中一句话、一个词,进行漫长的讨价还价。

这份决议草案被称为历来对朝鲜最严厉的制裁决议,长达19页(英文),俄罗斯过去一直持反对对朝鲜进行制裁的立场,虽然美国大使鲍尔曾说,“决议不大可能在安理会遇到任何重大阻力,因为平壤最密切的盟友中国已经同意了决议的措辞。”但这次美中虽已协商一致,但俄罗斯仍可以修改或以程序理由拖延决议案表决。

从1993年朝鲜进行第一次核试验以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4个制裁决议,如果获得通过,这次将是第5个。这跟过去的制裁决议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首先是制裁对象的黑名单,这次的制裁决议在原有基础上几乎增加了一倍,制裁黑名单上增加了16个人和12个机构,总数从32增加到60个。制裁对象包括朝鲜负责开发核与导弹的原子能工业省和国家宇航开发局。

针对金正恩的导弹项目,决议禁止向朝鲜供应火箭燃料,禁止向朝鲜国营航空公司供应航空燃料;对所有进出口货物实行强制性检查,过去只对禁运货物进行检查;对武器实行全面禁运。其最大变化是试图切断平壤获取外汇和走私武器及技术的途径。

另外,决议第一次针对构成朝鲜出口收入一半的(主要出口中国)最重要的煤和铁矿砂进行禁运。最后,对金正恩最喜欢的奢侈品禁运增加了手表、游艇和摩托雪橇等。

“民生目的”例外是制裁漏洞

美国主要媒体仍怀疑这一制裁措施是否能达到让朝鲜放弃核武器和导弹发展项目的目的。《纽约时报》的报道称新制裁方案被怀疑力度仍不足。主要理由是决议中对制裁设了例外,即涉及“民生目的”的不在制裁范围内。

过去朝鲜利用或绑架民生问题采购被禁物品、继续其违反安理会决议的活动屡屡发生,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的报告,2015年10月朝鲜首次公开展示了运载300毫米制导火箭炮的卡车和一家中国公司的产品一样,上面还有厂家标识。中国在答复联合国专家组就此询问时说,购买方同意并确保这些卡车仅用于民事活动。中方与朝方的销售合同还规定买方只将卡车用于林区作业和木材运输。

以支持制裁换取放弃部署“萨德”?

《纽约时报》怀疑制裁的另一个理由是,中国这次一改过去反对制裁的立场,主要原因在于希望以此换取美国放弃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时报引用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沈丁立的话说:“如果没有萨德的问题,可能就不会有中美的这个合作,做了这个之后,中国就还有可能让美国不要在中国家门口部署萨德。”

路透社的报道说,美中谈判过程中的某个时刻,甚至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都介入了,中国同意支持这一旨在让朝鲜放弃其核武器项目的不同寻常的方案。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中国虽然同意制裁,但不会心甘情愿。社论说,如果中国不严厉执行制裁措施,制裁就形同虚设。

社论也指“民生目的”是这一制裁决议的漏洞,“中国可以民生和人道为借口,通过进口朝鲜的煤来替代禁运,这样仍可输送数亿美元的资金给朝鲜。”

朝鲜的石油全靠从中国进口,但《纽约时报》说,石油进口没有包括在制裁决议内。没有包括在制裁范围内的还有中国从朝鲜进口纺织品,以及大约5万朝鲜人在中国、俄罗斯、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劳务输出。所有这些每年给平壤带去数以亿计的美元。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认为,最佳途径是“华盛顿、首尔和东京应该密切合作,制裁那些帮助平壤对外贸易、违反制裁的中国银行。”社论说,“这个方法曾经很管用,直到布什政府接受了中国的外交承诺。除非美国及其盟国认真去做,否则中国是不会对制止朝鲜认真的。”

美国媒体对制裁信心不足还缘于过去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的决议始终没有得到认真贯彻落实。根据2006年安理会第一个制裁决议,成立了制裁委员会,决议 “要求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必须在三十天内,把依照此决议制定的草案上报给安理会。”以后2009年、2013年、2015年的决议都依照之前的要求。

安理会决议执行情况历来糟糕

但是,根据联合国安理会设立的专家小组在2月22日递交安理会主席的《最后报告》,193个联合国会员国里,只有42个国家依照2013年的决议向安理会提交了对制裁措施的执行报告;有90个会员国从来没有按照决议提交过报告。做得最差的是非洲和亚洲国家,而朝鲜出口武器和技术的主要目的地就在东南亚、非洲和中东。专家小组向93个没有提交报告的的会员国发出提醒函,其中7个国家还是2015年的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而向安理会报告对与军火有关货物进行检查和扣押情况的,至今只有一例。

这份报告说,除了会员国的报告率低,而且报告质量差,缺乏细节,抑制了小组的工作能力,“使其无法充分报告制裁执行情况和分析国家执行方面存在的困难。”报告说,这是会员国缺乏能力和政治意愿的缘故。而这也给朝鲜继续进行被禁止的活动创造了机会。

如果决议通过,这种情况能否在执行这份全面严厉制裁中得以纠正?仍不得而知。

相关视频:VOA连线(方冰):联合国对朝制裁行动为何进展缓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