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学者建议政府不要接受“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在北京中南海接待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2014年11月11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在北京中南海接待到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2014年11月11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定于9月中下旬访问美国,预计,中方将重申美中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但是,有美国学者呼吁奥巴马政府不要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这位学者还说,美中两国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守成大国与崛起大国之间必有一战)。另有学者认为,因为美中之间局势的变化,在习近平的这次访问中,美国不会再“迁就”中国。

美中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正式访美前夕,有美国专家呼吁奥巴马政府不要陷入中国的文字陷阱,不要接受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的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博士说,在习近平访问美国时,美国首先应该要明确两个说法,两个措辞。

“首先要明确我们的信息,不要使用‘修昔底德陷阱’,不要使用新型大国关系, 新型关系等等,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说法。”

他说,如果美国接受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即便只是一种说法,也会让外界感到美国的虚弱,觉得美国愿意对中国的重要立场退让,从而鼓励中国提出更多的要求。

他解释说,2014年之后的世界与1914年的世界是不同的,美中关系不会陷入所谓的 “修昔底德陷阱,”即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必有一战。

他说,“我想,如果你认为我们还会陷入同样的历史风险,你就是不相信核武器、国际组织、全球化、金融市场以及跨国的生产链等这些改革性的力量。 这些都是国际体系的一部分,是向积极方向发展的体系。我们现在从中受益,我们也应该继续捍卫这个体系。”

2012年初,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提出了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从此之后,这个说法成了中国对美国外交的主要概念。 2013年6月,奥巴马与习近平在美国加州的一个庄园会晤,中国澄清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即为中美共同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关系。

不过,美国总统奥巴马从来也没有在公开场合采纳“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

美国前国防部副助理国防部长詹姆斯·克莱德(James Clad)认为,接受中国的提法等于接受中国对世界的看法。

“使用中国新型大国关系的表述,即便是使用了这些字眼都显示,我们接受了,我们接受了中国的看法,但是我们没有接受他们的看法。正像你所说的,我们是考虑过,但是这个提法我们无法严肃考虑,也没有想着将之付诸实施。我想在很长时间内,答案也是否定的。”

他说, 在2014年7月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上,美国国务卿克里因为使用了一种接近新型大国关系的说法,在美国国内遭到很多人的抨击。

美国国务卿克里当时是这样说的: “我多次听到习近平主席提到大国关系,一种新型模式。我认为,新型关系不能只靠语言来界定,而是应该由行动来界定。新型关系将由我们共同所作出的决策来确定。”

在2015年美中第七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上,有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指出在对话取得的127项成果,与上一年不同的是,成果清单完全没有提到“美中新型军事关系”这样的字眼,而这是中方所提的“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方面。

美国不会再迁就中国

克莱德说,习近平的这次访问中,奥巴马政府更加不可能使用“新型大国关系”的字眼,尤其是在美国2016年的总统大选已经拉开帷幕之际。

他说,“很难想象美中这次公报所采用的字眼会如中国领导层所愿,两三年前是可能的,总统那样做的可能性太遥远了。”

他说,在2013年的安娜伯格庄园会谈中,美国对中国做出迁就,但是这次应该很不相同。

他说,“中国国内局势改变很多,习主席对权力的巩固,民众对反腐,对经济的担忧。将一个关系保持原状很难,保持不恶化很难,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不完全的成功,可能不会成功,这就意味着,我们会有新的关系,会有某种程度的调整。”

他还说,“很多事情都有显示,大大小小的,从世界贸易组织上的问题,到南中国海的行动,到在东中国海宣称防空识别区。虽然每一次行为不一定都那么强烈,但是这种越来越强势的模式是很明确的, 这就显示,两国愉快关系的假象消失了。”

美中还是“老式的大国关系”

美国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卜大年(Dan Blumenthal)曾撰文说,美中之间仍然是“老式的大国关系”。他写道,习近平提出新型大国关系很自然,因为中国要求美国在不附带责任、不发生权力竞争和潜在冲突的情况下接受中国是亚洲的首要力量,但是,美国要是接受就很傻。

他说,习近平的这一构想源自中国两个历史事件的自我意识:一是,苏联共产主义的倒台,第二是守成大国过去在挫败新兴力量野心时所采取的方式。习近平希望避免重蹈这两者的覆辙。他的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既谋求确保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计划先锋的民意合法性,又要抵御对中国遏制的企图。

他说,中国的力量和声望不断壮大,但是中国是一党独裁国家,与别的一党独裁国家没有什么两样。历史可以对美国的对华政策提供指导:它与北京的关系会是竞争激烈的,共同的经济利益可以起到稍微缓和的作用,但政权政治观的差异会不断冲击两国关系。

他说,美中之间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大国关系。美国的对华政策不需要新的口号,而是需要一种非常有分寸的国策,既要找到合作的空间,也要在不诉诸战争的情况下有效地争夺权力与影响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