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访美前国务次卿:习是合作伙伴和竞争者


2008年1月18日美国国务次卿伯恩斯宣布退休,右侧为时任国务卿的赖斯

2008年1月18日美国国务次卿伯恩斯宣布退休,右侧为时任国务卿的赖斯

前美国国务次卿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日前在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发表了美国下届总统在亚洲面临的安全挑战的演讲。演讲后,这位美国最有成就的外交官之一接受了美国之音专访,谈到美国应该如何看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他习近平的解读以及对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为的看法。

莉雅问:您如何看待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这个倡议?您是否认为它的战略意义大于经济上的意义?

伯恩斯答:像中国这样的大国会因为战略原因而采取行动。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是自利性的。我们采取行动是要推动我们自己的利益。在21世纪,大国还必须采取行动,超越我们的边界,来保护全球性的利益。我们有时候这样做,有时候不这样做。我认为,因为‘丝绸之路’和‘一带一路’战略带有自利的成分就认为我们不应当支持,这是错误的。中国对中亚和南亚国家加大投资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民是有好处的,因此也有利于美国在全球的利益,包括开放的贸易体系、稳定与健康的社会。在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与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合作。

我在德里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印度反对这个。他们不反对亚投行,也不反对金砖五国银行,他们是其中的一部分,事实上金砖五国银行的行长就来自印度。他们不反对中国的投资,而是寻求中国的投资。我们美国人必须谨慎,不能以简单的言辞来谈论中国。我们既是伙伴,也是竞争者,而这是伙伴关系的一部分。

当康多莉扎·赖斯担任国务卿的时候,她对亚太地区的一个洞察是,我们需要参与建设解决争端以及进行合作的地区安全机构。如果你看南亚,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尔、斯里兰卡、不丹和孟加拉,然后看中亚,你会看到,由于冷战的原因,那里没有从南到北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应该鼓励私营部门以及中国政府以及其他方建造石油和天然气管道、修建道路和铁路网络。这方面,我认为巴基斯坦处于一个重要的节点。这其中的很多方面要经过巴基斯坦。很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因为以竞争的视角来看待中国而对此加以反对。

问:美国的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美国人可能误读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您如何解读习近平?

答:我会回到美中之间的伙伴与竞争者的模式。奥巴马总统与他在气候变化协议上有非常成功的合作。我认为他们在宏观经济的问题上也是很好的伙伴,美中两国是国际经济的共同管理者。但是我们很显然在其他领域进行竞争。我认为我们应当这样看待习近平,他是我们的一个伙伴,但是他也必须理解,中国不是亚洲唯一的国家,因此我们与日本、韩国的同盟关系、我们与菲律宾的防卫协议、我们与越南新建立的关系都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平衡。但习近平显然是自邓小平以来最强有力的中国领导人,因此你必须尊重这个权力并与之打交道。我认为奥巴马在美中两国政府之间建立了一个富有成效的关系,而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布什总统与胡锦涛有富有成效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完美的,但它对于两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加强与中国的接触。我希望美国国务卿与中国外长一年见面20次,美国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一年进行四次会晤,而不是两次。它太重要了。顺便说一句,这不意味着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它意味着我们一起解决问题。

问:您如何看待奥巴马政府在南中国海的政策以及采取的航行自由行动?

答:我强烈支持航行自由行动。我认为我们早点开始就好了。

问:美国国内有一些人认为,航行自由行动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他们认为奥巴马总统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中国过于软弱。您怎么看?

答:奥巴马总统过去半年来明确表示,我们会行使我们的航行自由权,美国的海军舰艇将穿行南中国海属于国际海域而被中国非法而且不明智宣称是它的领海的部分。我们有权这样做,而且也是我们对东南亚国家承担的义务的一部分。

问:您如何看待中国方面的说法,即南中国还现在并不存在航行自由的问题?

答:他们通过在水里以及在不是他们领土的地方非法建造飞机跑道的事实而使情况发生改变。

前美副国务卿伯恩斯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发表演讲 (2016年5月6日,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副国务卿伯恩斯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发表演讲 (2016年5月6日,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编者注:伯恩斯目前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外交和国际关系教授。他在美国政府工作了27年,在2005到2008年期间被小布什总统任命为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国务次卿,此前还出任过美国驻北约大使、美国驻希腊大使以及国务院发言人,并领导了美印民用核协议、伊朗核项目以及美国与以色列长期军事协助协议的谈判。在1990到95年期间,伯恩斯是克林顿总统的特别助理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事务的高级主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