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维权律师继续受压处境艰难


中国律师刘晓原在他的办公室里,旁边的电脑显示他的文章(2007年10月12日)

中国律师刘晓原在他的办公室里,旁边的电脑显示他的文章(2007年10月12日)

中国一些维权律师继续遭受当局的打压,处境艰难。被当局重点打击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的维权律师刘晓原近日表示,因受“锋锐所事件”的牵连,他既不能离开锋锐所,又不让参加被许多律师认为不合法的“律师年检”,造成他不仅不能接新案,而且从6月1日起就连手头上原有案件都无法继续办理的困境。

经常代理敏感和维权案件的北京知名维权律师刘晓原近日在网上表示,2016年度北京律师年审5月底结束,作为锋锐所一位合伙人,当局不让他调离,但因锋锐所完全瘫痪,他也无法参加今年的律师年检,将造成他连去年7月9日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前接受委托的案件都可能无法去开庭,他的执业遇到困境。刘晓原透露,除锋锐律所涉案和合伙律师之外,绝大多数普通律师已经转到其他律所。

有关当局从去年7月9日和10日开始,大规模抓捕和打压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其中以在中国维权界声誉最高、实力最强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重点,该所包括周世锋主任、王宇、王全璋律师等多人被当局带走并逮捕。

据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最新统计,截至2016年5月6日,在709大抓捕事件中,至少319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或失踪。目前已被批逮的有23人,取保候审的有12人。

709事件中也曾被带走但后来无事的刘晓原表示,最近几天他一直到北京市司法局和北京市律协的不同部门联系,试图解决年检、没有年检出庭、交会员费等问题。刘晓原称,他目前的最低要求就是司法局至少给他开个证明,让他未来能继续出庭,完成已经受理的案件,保证当事人的权益。

他说:“我一直这几天在找他们。现在就是说因为我是合伙律师,说还不能年检。然后我就提出来,你不让我年检,什么原因?你不给我年检就给我开个证明,让我完成手中的案件。也就是说,我是从当事人的角度出发,考虑当事人的利益。当然有些律师说坚决不年检,我也认同,但是有些地方的法院到时候会很强硬的,律师没有年检,就不能开庭。那当事人就有意见。”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程海等38名律师,今年3月15日发起中国律师不参加违法年度检查考核声明的联署活动,认为尽管律协应对律师职业行为进行行业规制,但是律师年检制度则没有法律依据,律师法没有对律师进行年检或年度考核的规定,司法局/厅因此没有对律师进行考核的依据,对公权机关来说,“法无授权皆禁止”。

刘晓原律师受锋锐所事件影响之际,他在江西读大学的儿子去年10月起要出国留学,申请办理护照四次都被拒绝。刘晓原表示,他目前的境况类似2011年受异议艺术家艾未未案牵连时的情形。当时他费了近两年的时间,最终被迫解散旗鉴律所转入锋锐所才恢复执业。

星期三下午在北京市司法局交涉的刘晓原告诉美国之音,在感觉被踢皮球几天后,有关部门终于同意至少先开一个他一直在争取的证明。

他说:“确实这几天,各个部门,找律协,律协说你要找司法局,那么司法局分管律师工作的总共有三个处。找这个处,他说你应该找那个处。现在最终还是找到律师执业监管处。我现在还在司法局外面。朱副处长回来了,他说让我等一下,他会给我开那个证明。他已经答应了,我现在还在外面等。”

此外,近年多次代理敏感和维权案件的蒋援民律师,星期二在网上发出呼吁,要求外界关注和声援他依法争取执业权的行动。蒋援民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因照顾家人的需要,他几年前取得了香港的居住权,但不是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按照国务院行政许可第71项规定,他不需要变更在中国大陆的律师执业类别。

蒋援民表示,深圳司法局去年曾要求他变更执业类别,但经过两个半月多调查研究,在原深圳市司法局律管处杨付处长依法坚持下,他得以保留了执业资格。在709律师大抓捕中,蒋援民在香港躲过一劫,而又因他后来为709被捕律师辩护,广东司法厅和深圳律协今年再次强迫他变更律师执业类别,只从事法律咨询工作,实际上是要剥夺他从事诉讼的资格,不能再代理维权案件。

蒋援民称,他星期二收到深圳律协的通知,强迫他变更执业类别。蒋援民表示,广东司法厅和深圳律协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他将依法抗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