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挥舞着反法西斯大旗的中国离法西斯有多远?


中国在9.3大阅兵上展示了国产现役武器装备,其中84%为首次公开亮相。

中国在9.3大阅兵上展示了国产现役武器装备,其中84%为首次公开亮相。

中国纪念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阅兵结束次日,一篇名为《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的文章出现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上。文章用二战前的日本为例探讨了战争发动的根源,以此警示中国不要重蹈覆辙。环球时报发文批驳这篇文章“浅薄”,是“哗众取宠”式的“自黑”。

张千帆:法西斯是制度造就

文章的作者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他写道,日本之所以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发动侵华战争和太平洋战争,原因不在于日本人本身,而是它的自由民主宪政制度受到彻底颠覆。

张千帆对美国之音说,“决定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是不是和平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的国内制度。”他认为,民主和新闻自由是阻碍法西斯发展的两大堡垒,而当下的中国,和二战前的日本有相似之处。

他说,“日本之所以走上战争,很关键的一个因素,不是说它是唯一的因素,但是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因素是它的自由民主制度受到了根本的颠覆,尤其是它的新闻自由被国家管控……那日本人整个蒙在鼓里,他们认为九一八事变完全是中国的错。他们根本不知道南京大屠杀,他们也不知道日军在中国的所作所为……那么促使日本军国主义在日本国内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抵制,然后就是全面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认为,虽然目前的中国并非法西斯社会,但应该保持警惕,吸取日本在二战历史上的教训。

李大同:没新闻自由就是法西斯

与张千帆不同的是,《中国青年报》原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认为,中国从毛泽东时代开始就一直是法西斯国家。“从来它就是(法西斯国家)。它现在是摆脱法西斯的历史进程当中,它怎么摆脱现在还是个问题。”他说。

他表示,中国当局对新闻媒体的严格管控以及一定程度上对法律的无视,都是经典的法西斯特征。但他也补充说,中国的法西斯是对内,而非对外的。

他说,“中国在历史上是内向国家,不是一个外向型的国家。它是向内的,它不是向外扩张的国家,尤其是汉族。历史上扩张是两个少数民族扩张,蒙元和满清,它不是汉族。汉族的儒家统治它不是往外走的,它是往内走的。这是两回事儿。”

同时,他认为当下的中国也并没有足够能力对外扩张。

环时评论员:张千帆的文章是哗众取宠

环球时报评论员单仁平也发文批驳张千帆的观点。他在文中点名将《法西斯并为离我们远去》一文称为“哗众取宠之作”,说它是迎合国内外不满中国通过现行制度快速崛起的力量。

文章写道:一个被西方警惕的大国里,有名牌大学教授以“法西斯”这种臭名昭著的标签对本国社会进行警告,这该多么受西方世界欢迎。

单仁平还称,现在中国有许多对国家“自黑”的声音,对中国进行“无底线抹黑”。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天生爱好和平”

在阅兵当天的讲话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裁军30万,引起海内外关注。一些观点认为这是中国在向世界放出和平、不称霸的讯号,而也有观点认为这是中国精兵整编的必要一步,把资金更多地用于武器研制上,对世界的威胁更大了。

对此,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千帆谈到,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天生爱好和平,中国也如是。他认为,即便中国裁军意在向世界展示一种和平的姿态,也难以预测非民主制度的中国在未来是否会踏上军国主义道路。

他对美国之音说,“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说就不会像日本那样走上军国主义道路。我们自己的话,也要保持警惕。不要说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都应该觉得自己好,所以就对某些风险视而不见。我个人也觉得这些风险可能相对来说比较小,但更多的不是因为国内有什么制衡,我们民主、新闻自由这些有什么制衡,而是因为可能我们实力还不够强大,经过算计之后觉得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想更多的可能是这样的原因,而不是因为我们就一定更爱好和平。”

张千帆在文中写道,真正的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动战争,原因是国家决策要对多数选民负责。而由于人民战争残酷一面的承受者而非受益者,通常情况下并不愿意卷入其中。那么发动战争的政客在诸多现实考量因素之外,也要面对国内民众的大规模抗议。他用美国在国内反战声浪的压力之下结束越南战争作为例子,说明了这种观点。

张千帆这种“民主国家无战争”的论断得到了一些网友的支持,却也有一些人表示该说法不严谨。一些网友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举例评论称,1812年美国入侵加拿大时,双方都是民主国家;1961年葡萄牙和印度围绕果阿发生过一场战争,彼时独立后的印度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再之,1982年英国和阿根廷为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交战时,双方也为民主政体。

而单仁平在文章中评论说,中国在历史上就是一个不倡导扩张的社会,并且是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唯一一个约30年未卷入任何国际军事冲突的国家。这些都可以证明中国对和平的推崇。

不要让热爱毁掉中国

中国从来不缺少正能量和爱国者。然而,这份炽热的爱和向上的力量将把中国推向何方却难以预料。已逝著名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在采访的最后,张千帆教授谈到共产主义。他说,“一个极乐世界、非常美好的世界,但是可能最后发现真的会把我们带到地狱里去的。”他认为中国人应该对任何思想或意识形态保持警惕,无论他们听上去是如何崇高。

相关视频:媒体观察:北京学者:不是人坏 而是制度才出法西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