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习总访美斟反腐 财产公示何其难


北京公民袁冬、张宝成、马新立等人今年3月底在西单闹市打横幅促官员公开财产(博讯图片)

北京公民袁冬、张宝成、马新立等人今年3月底在西单闹市打横幅促官员公开财产(博讯图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再度提到反腐和官员财产公布问题。他是在访美前夕和访问首站两度谈及反腐问题的,习近平说:干部应报告个人收入及财产。他重申“打铁还需自身硬”。有论者说:现政府“打铁”不假,但高官不公布财产本身如何能硬起来?

习近平访美,再谈打铁本身硬

习近平在短短数天内,两度“高调”反腐。

一次是在其访美前一天答美国媒体、最新一次是周二在西雅图欢迎其宴会上。他踏上美国本土第一天在该宴会上说:中国继续推进反腐败斗争。“打铁还需自身硬,这里说的打铁的人,就是中国共产党”。

习近平已经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这句中国老话了。但是,很多分析人士早就指出,打铁和自身硬,是一体两面。如果只强调前者而忽略后者,“铁”将无法打下去。关键是已经稀松软蛋千疮百孔的“本身”如何硬起来?

按照“打铁还需自身硬”新华译法(To address these problems, we must first of all conduct ourselves honorably我们必须自身廉洁才能解决问题),党员(干部)必须自身廉洁起来才能解决腐败问题。显然,不廉洁的官员是无法“打铁”的。但官员如何才能自身廉洁?

习近平在访美前夕还对华尔街日报说:中共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党内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腐败问题就是其中一个顽症”。“共产党敢于直面问题、纠正错误,善于自我净化,自我革新”。

他还说:2010年就规定,领导干部“收入等涉及财产性内容”应报告,若不如实报告,将有“硬性的处理措施”。

习近平再度用了猛药去病、刮骨疗伤等成语。作者梅子(周三)在新浪发表博文标题是:习王反腐为什么一直叫好不叫座?文章说:习王反腐仅仅是获得叫好,这种好评远未转化为衷心支持和拥护,社会上反习的还是很多,有不少人,动辄造谣咒骂。更恶劣的是,习王反腐败,在官场获得差评,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联合起来,消极怠工,明顶暗抗,国家吏治并未从根本上好转,仅仅是官员表面上收敛了

习近平说官员须“报告”财产。显然,报告和公示,是两个概念。按照习近平的说法,这个“报告”规定已推出5年多了。这5年多来,有多少官员(不论什么级别,遑论高级干部),向“组织”做了报告,组织又将其中多少,向社会有所公布,这些官媒均没有报道,仍是一笔糊涂账。

有人要“公开”,我请你“进来”

香港观察人士蔡咏梅说,习近平的回答“实际上就是说要求党员干部向党汇报、向领导汇报”。博客作者梅子说:习王反腐叫好不叫座,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财产公示应该出台却没有出台。实际上,不仅没有出台而且呼吁公示财产的人还遭到打击迫害。

中国新公民运动成员丁家喜、赵常青、李蔚和张宝成去年曾因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判刑,最高刑期三年。此前,海淀法院也以同样罪名判处大学老师、公盟创办人许志永四年徒刑,袁冬被判一年半。

梅子说:山东一位老资格人大代表,年年都就此提案,年年遭否决。梅子说,无论源自什么社会形态,财产公示,已被证明是预防和打击贪污腐败的有效利器,应该洋为中用。梅子质疑中国的“两会”,是否“已变作动物世界,实质跟贪腐分子共穿一条裤子。”“这一点,对习王影响极大,尤其在知识分子界,大家已形成共识,偏偏就无法执行,为什么?”

三年前,中共18大刚开完,习李王体制初见雏形,中国千名律师、教授、维权人士发出公开信,要求205名新一届中央委员公开家庭财产和收入。结果,建议石沉大海,在建议书上签名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被“严管”多时。胡佳认为,病入膏肓,即便官员公开财产也救不了腐朽的政权。

习近平愿直面尖锐问题?

设在美国的民权刊物公民议报在习近平访美之际发出一文(六十四问习近平),其中有几问就是直击反腐问题:

“您花了巨大的力气、甚至传言您冒着发生政变、丢失性命的风险反腐败,请问您为什么不肯命令中共官员公布家庭财产呢?官员财产公示是世界历史证明最行之有效的反腐手段之一,为何您将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判罪?”

该文还问道:“其他有效的反腐机制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党派公开竞争上位,假如您真心反腐,为什么不开放这些自由?”

“您为什么不让公民直接参与您的反腐斗争?为什么有人讲:在当今中国,真正的反腐就是反党(中共)? ”

就反腐面临的严峻形势,中共打虎将王岐山直呼“压力山大”。王岐山说:现在是两军对垒持胶着状态。王岐山还对美国学者福山说,病人是不可自医的。他说,世界上有史以来只有一位前苏联医生自切阑尾。列昂尼德•伊万诺维奇•罗格佐夫医生1961年在南极考察期间自己开刀动手术切除阑尾,成为传奇。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9月23日中纪委网站)说:专职负责“打铁”的中纪委,在中共18大以来,在机关总部查处14人,全国纪检系统查处3400多人。

有网友说,没有任何制度保证,谁也不敢说,到中共19、20大时,不会出动相对本身硬的“打铁”人再度查处同样数量相对本身不硬的“打铁”人。

更早有网友指出,一般外科手术(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甚至阑尾手术),或可自医,但心胸外科、脑外科、肿瘤、癌症、中枢神经或精神疾病等重症绝症则断无自医可能。

反腐打老虎,须防老虎咬回头

袁冬等人2013年3月31日在北京西单展示反腐横幅,征集签名呼吁官员公示财产。(网络图片)

袁冬等人2013年3月31日在北京西单展示反腐横幅,征集签名呼吁官员公示财产。(网络图片)

习近平在回答华尔街日报问题以及在西雅图的两次讲话都提到:中共反腐是老虎、苍蝇一起打。公民议报提问道:“您是否认为中共大规模的腐败只是个人灵魂堕落?与专制制度没有关系?在打了一批‘大老虎’之后,您怎样确保您新任命的官员不会重蹈覆辙?您是否认为您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多地命令官员不得腐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

有网民直言:现在是全党对付中央。新浪博客作者梅子说:有个小官坦言:“你问问全国副科以上的干部,有几个同意这么做(习王式反腐)?”这句话在官场很有代表性。梅子问他:“怎么不问问老百姓?”官员反问:“老百姓拿钱投资了吗?不投资,能当上官的有几个?”

自军队爆出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等惊天大案之后,根据他们的坦白和知情军官揭发,这些人在军中大肆买官卖官,大军区司令要两千万。军中官阶从排级到师级都有行情、有价码,连士兵入党也要钱买。(杨春长少将 凤凰网 2015年3月9日)

腐败经济学:投入产出性价比

那位和梅子讨论腐败问题的地方官说:“正因为干部们投了资,就有个投入产出比问题真真实实地存在着。投资还没有收回,就被习王瞎搅和,谁能甘心?”

不管你是反腐还是反反腐,这位地方官和新公民运动的许志永等民间人士下场一样“已经被抓”,梅子说。

这位带着崇毛思想忧国忧民的博客作者说:能根治腐败痼疾的有两个:洋味的是财产公示,土味的无疑是群众运动,可习王担心群众运动一旦开始,就无法控制,全中国就得打起来,所以不敢着手。不敢着手的结果,无疑是把反腐败搞成半拉子工程,最终烂尾。

更有网民说:烂尾终成阑尾炎,本身不硬的中共各级干部,能否向俄罗斯医生学习自己动手切除盲肠,以便成功“打铁”。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卡万重山

对中共的反腐和官员公示财产,中国人民大学老教授张同新充满信心。他对美国之音说:蔡咏梅谈到的现象“是一个实际情况”,但仍“缺乏远见”。他认为,真正实行官员财产公示是可预见的。

求同存异、殊途同归,点赞中共的北京老教授张同新和冷眼旁观的香港编辑蔡咏梅在这一点上起码可以达成共识: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因为,这一切都是今后“可以预见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