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习近平专职秘书或因涉令计划案调离中办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职秘书朱国锋据报道因牵涉令计划案而被调离中共中央办公厅,转任全国供销总社办公厅副主任。供销总社在计划经济时代曾是重要机关,如今被视为“清水衙门”。

中南海新星陨落

朱国锋在2013年4月博鳌论坛期间,以“习近平专职秘书”的身份在央视新闻联播亮相,与王沪宁、栗战书、杨洁篪、王毅等高官坐在会谈桌同一排。年轻的“御前秘书”朱国锋在当时被视为“中南海新星”。

闪耀一时的“中南海新星”在不到三年光景即随令计划的落马陨落。胡锦涛时代有如“大内总管”的令计划曾任职中办十七年,担任办公厅副主任、主任13年,期间培育许多心腹。令计划于去年7月被双开,今年5月13日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三项罪名提起公诉。

现年43岁的朱国锋是广东梅乡客家人,199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后获得法学硕士。他在中央办公厅任职20年,历任祕書局科員、科長、副處長、正处级秘书。十七大之后,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共接班人的习近平在中办秘书局安排的数位年轻秘书人选中,亲自挑选了朱国锋担任专职秘书。十八大后,朱国锋成为正局级秘书。

习近平上任后曾至少三次前往中办视察,他提出:“中办是中共中央的办公厅,没有绝对忠诚是绝对不行的。”习钦点的现任中办主任栗战书上任后旋即进行中办人员的“清洗”,强调官员须做到对习近平“绝对忠诚”、甚至“虽九死而不悔”。中办85名主管中有72人被撤换。至少55人因为与令关系密切被立案审查。13个部门中,“清洗”力度最大的分别是调研室、秘书局和警卫局。

博讯新闻网创办人韦石认为,习近平大力度进行改组是“很自然的一件事”。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之前令计划安排的那些人,他肯定是都不信任,本来有些就和令计划太近了,他一手安排的。不管从中办还是其他部门来讲,习近平动的人非常多,而且将来除了中办之外,我相信省部级还很多人还没动呢。目前整个政局我觉得不是特别稳。”

十八大后,中央办公厅的三名副主任赵胜轩、张建平、王仲田分别调任中直工委常务副书记、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赵胜轩和王仲田于今年3月4日被免职。

前中办调研室主任卓松盛调任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前调研室局长丁孝文调任中联部部长助理,前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许士平调任国家档案局副局长。三人于今年年初全被免职。

令计划的嫡系、前中办秘书局局长霍克调任国家旅游局副局长,上任一个月即被中纪委调查。霍克去年年初被控受贿、行贿、泄密三宗罪,八月被双开。他的旧属朱国锋如今也难逃被牵连的命运。

韦石表示,目前朱国锋只是被调职,将来若“出事”才更能显示其受到令计划的牵连。他说:“这些年,对上层的这些人,动之前会先让你靠边站一下,靠边站了便于调查。当然乐观的结局对这些人就是,他到一个比较没有实权的一个职务上,可能就平安落地。”

恐慌与恶斗

明镜新闻集团总裁何频表示,习近平将跟了他多年的秘书“贬到一个很不重要的职位”,反应出他对身边人的不信任与不安全感。他说:“这些被贬或被抓的很多官员,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很多都是被冤枉、被误解的,或是疑神疑鬼造成的。”此前,习近平曾称呼某些党内人士为“野心家、阴谋家”。

何频指出,江泽民上台时中办系统亦多为胡耀邦、赵紫阳时代的人,未见“清洗”情况出现。他表示,现在中办几乎所有中层以上的官员,都遭遇调离或被抓捕的命运,反映出中共现今的内部恐慌与恶斗。

何频认为,习近平新提拔的官员未必已做好成为国家级官员的准备,也未必有能力和经验胜任其职。此外,这批他信任的新官员可能因不熟悉官僚体系,衍生出更多问题。他说:“中国的体制是几十年累积的结果,这些官员都和过去的某些官员有联系,要么是胡锦涛的人,要么是江泽民的人,要么是令计划的人,很难有一个完全干净、没有任何牵连的一个官员在系统里面。但是习近平采取这样一个清理的方式会造成的结果是,新提拔的官员未必熟悉官僚体系,未必有这么多经历。官僚体系有一定的规定和潜规则,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经历才有可能把握。”

据报道,2015年11月13日,朱国锋首次以供销总社办公厅副主任的身份出席中华合作时报社召开的第二届工会代表大会暨职工代表大会。报道指出,总社官方网站显示,办公厅副主任朱国锋在4月21日陪同总社理事会副主任杨建平视察中国供销电子商务公司。美国之音记者在总社网站查阅该新闻稿时,已看不到朱国锋的名字。

朱国锋行事低调,是少数外界搜寻不到简历与消息的中共高官。“梅州旅游网”官方微博曾在文章中称他为“梅州人的骄傲“,但该文目前已被删除。

原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周永康心腹骆琳落马后,也被安排在供销总社担任理事会副主任。前中办保密局局长、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夏勇,最近也疑因牵涉令计划案遭中纪委调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