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古懿论新疆取消便民卡背后的原因

  • 美国之音

主持人:新疆当局宣布,从5月1日起将不再使用“流动人口便民联系卡”,简称“便民卡”。不过很多人说它既然是“便民”措施,为何要取消?引发各界广泛讨论。下面我们通过Skype连线,请中国 独立观察人士,美国乔治亚大学研究生古懿来谈谈他的看法。很多观众朋友和许多不住在新疆的中国民众可能根本不知道有便民卡的存在。什么是新疆便民卡?

古懿:便民卡是2014年5月1日新疆在全区范围内执行的,针对疆内流动人口的一个登记管理制度。根据这个规定,凡是新疆户口的、16岁以上的人,到户口所在地以外去工作、经商、学习、租房都需要办理。卡片上除了他的个人信息以外,还有当地基层负责治安的官员联系方式,这是一种关于居住地的管理方式,他们在离开户籍地之前需要通知本地的综治办,到达新的居住地也要通知当地的综治办,而基层的执法部门也被要求主动巡查,发现这些没有便民卡的人士。而且没有便民卡的话,租房、工作、学习将很不方便。

当时官方声称,一方面便民卡是加强对流动人口的管理和服务,并且不针对少数民族,但是综治办的负责人韩万长同时承认,这种措施是为了适应严峻的反恐维稳形势。他认为流动人口和暴力恐怖有密切的关系,而且根据他们便民卡的实施规程,你可以看到它是一年一审,需要每年重新审批。所以这是一种新的行政许可,随时可以取消这个便民卡。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便民卡类似于现在已经松动的,以前非常严格的户籍制度,可以说是全面施行的对全社会的维稳。

主持人:如果说当局有这么多的充足理由来推动便民卡,为何便民卡只有短短两年寿命,现在当局取消的理由是什么?新疆维族人对便民卡有什么样的抱怨和反感?

古懿: 在官方4月27号新闻发布会上,他们其实提出便民卡取消的因素有两个,一个因素是在操作过程中出现问题,胡乱收费,权力扩大化,比如在不该查验的场合去查验,让大家觉得不方便;另外一个方面,将作为“新疆民族团结进步年”的一部分,或者说向维族人示好,在舆论压力下进行调整。

但是在我看来,维族人为什么对便民卡反感?不仅仅是这样的原因。当然我们承认有些方面确实不方便,=去宾馆租房,去看病,按理说不需要便民卡,但是你却被要求检查和办理,这样的话就很不方便。

但是另一个方面,便民卡涉及到一个民族歧视的问题,在新疆长期有一种说法叫做:“汉族人刷脸,维族人刷卡” 。就是新疆在查验这个东西的时候,尽管从理论上来讲汉族人、维族人都需要办理这个东西,但是在检查的时候,汉族人往往是不需要检查的,机场安检,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也是,有很多类似的场合,这是民族歧视。

另外一个方面是地域歧视,一个很荒谬的问题是,外省人到了新疆不需要办便民卡,新疆人自己在家乡,如果是另外一个城市,反而需要,这不是像殖民地的感觉了吗?当然官方另一个说法,露出天机,因为我在网上发现一个若羌县政府对于这个便民卡的解释,里面就解释的非常具体,便民卡要特别管制五类特殊的人员:就是官方认定的“恐怖、极端、危害国家安全(我们都知道政治异议人士都是危害国家安全,有的也被称为恐怖分子)还有非法宗教、以及不稳定人员(比如我们所说的上访人员)。其中要严格管控的,当地不许发便民卡,不许你出来。

这后来三类呢,有特殊情况才允许外出,还必须请假。而根据新疆和田地区一个县的规定,如果是45岁以上的维吾尔人,你留着大胡子或者穿着黑袍,我们知道这样的穿着在回族地区是非常常见的,特别在西北的回族聚居区,没有哪个地方听说哪个回族妇女穿着黑袍、留着大胡子就成为维稳的对象。在新疆不行,他们要强制教育七天,而且还必须悔过,根据悔过情况来看能不能给他办便民卡。因此我们有充分理由说明,事实上便民卡已经成为民族压迫的工具,成为对新疆殖民统治正当化的工具。所以维吾尔人对便民卡这样强烈的反感应该是非常正常的。

主持人:还有人进行更深层的讨论,取消便民卡真是因为在当地舆论、民众特别是维族人表示的反感这样的压力,还是另有原因?甚至还有人讨论到是否与中共党内斗争,对新疆的领导人张春贤的斗争,才会引发取消便民卡,你的观察呢?

古懿:好的,我简单谈一下这个问题,如果说舆论压力大的话,就是我们刚才讲的对维族人示好,但是现在很多人讨论中央对张春贤不满。一方面呢,张春贤在无界新闻网上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上面有一定涉入;另一方面他在媒体面前拒绝公开表示支持习近平的领导。似乎中共高层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内斗,张春贤是其中的一个因素。

我们也注意到在两会之后新疆当局的一些做法,一些官方的媒体确实发生了改变,但是问题在于,这样表面上的改变并不意味着新疆政策的全面变革。我们知道,新疆政策是最高领导人决定的,而具体实施方案虽然有具体地方特色,但不是一个地方问题。

在七五之后,事实上有两个转折,一是七五之后王乐泉下台,全国帮扶新疆,甚至中共最高领导人和维族女孩在天安门一起跳舞,二是之后铁血政策,严厉打击,再到取消便民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局取消便民卡似乎是政策上的微调,不能说明它就一定是一个全面性改革。

事实上,在现代技术上,当局有更高效的方法进行全面监控,特别是对于重点人群。像内地对于异议人士的维稳等等,都是做的非常高效的。在技术上,它不需要通过便民卡来做。而便民卡在全面实施以后,把社会监控从重点人群放到所有的人,实际上是力不从心,成效不大。便民卡自身成为了所谓的不稳定因素,所以我们对这个问题还是要区别对待。

主持人:谢谢独立观察人士古懿所进行的说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