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1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梦,从元做起(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人民币升值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敦促人民币升值

中国在过去十年间加快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但有分析认为,中国欲提升软实力,以至实现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的长期构想,前路尚未明朗。

30人集团(G30)的常务董事斯图尔特·麦金托什(Stuart Mackintosh)

30人集团(G30)的常务董事斯图尔特·麦金托什(Stuart Mackintosh)

30人集团(G30)的常务董事斯图尔特·麦金托什(Stuart Mackintosh)近日在全球商业对话公司(Global Business Dialogue Inc.)举行的一个以中国金融和软实力为题的讨论会上提及一段美中交流轶事。

麦金托什引用流传甚广的周恩来名句“下结论为时尚早”作为对中国达致其近期和长远目标的评价。有关这句起源有争议话的一个比较靠谱的说法是,1972年中国总理周恩来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会面期间,周恩来对基辛格所问其对法国大革命看法如是回应,尽管中国和外间对于周恩来认为基辛格所指的是1789年攻占巴士狱的法国大革命,还是1968年巴黎的学生骚乱有分歧。

麦金托什说,人民币国际化显然是中国的一项长期政策目标。他说:“它(国际化)迄今实施了至少有10年了。中国在推进从贸易货币到投资货币,或许还有储备货币的转变。我之所以说或许,是因为那仍是一个问号。我们现在还无法就此作出判断。”

麦金托什列举了一系列数据,显示中国过去10年间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取得了较快的进展,例如:目前中国的贸易大约有25%是以人民币结算;有大约一万个金融机构受理人民币业务,而2011年时只有900家。此外,他还指出目前所有主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都与中国央行建立了紧密联系,相较10年前有显著改观。

但是,麦金托什说:“这是一个我们还无法下定论的长期过程。我们还没有(看到人民币)完全松绑。是否因为国内政治阻力认为松绑过快会丧失他们用以控制经济的操控杠杆?……中国人民银行还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或许可以说,如果你希望适当放松,就需要有个有适当自由的央行。并且,其货币显然还没有实现完全浮动。”

前IMF执行董事、威尔逊中心公共政策研究员梅格·朗德萨格尔(Meg Lundsager)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谈及她对政府干预股市和人民币松绑的看法。

前IMF执行董事、威尔逊中心公共政策研究员梅格·朗德萨格尔(Meg Lundsager)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谈及她对政府干预股市和人民币松绑的看法。

威尔逊中心公共政策研究员梅格·朗德萨格尔(Meg Lundsager)曾任IMF执行董事。她在上述讨论中提及IMF今年早些时候作出的有关人民币币值已在适当水平的表述。不过,她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谈及她对政府干预股市和人民币松绑的看法。

朗德萨格尔说:“鉴于他们对股市动荡所做的反应,我不确定中国是否已经准备好,或者愿意将其货币松绑到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水平,让商业机构去自行加以适应。我想那是未来的真正挑战。”

IMF将人民币纳入其SDR货币篮子将会对人民币成为全球性货币给予高度公开的提振。但麦金托什警告说,比起SDR这个短期问题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短视决定将会造成长远的失误。

他说,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2009和2010年间,所有国家都倾力挽救,刺激全球经济,同时也采取行动,同意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包括给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在IMF以更多话语和投票权。但是,麦金托什说,这些挽救发达经济体于水火的新兴经济体并没有得到他们希望得到的。

麦金托什指责美国国会出于短视的政治原因而拒绝通过必要的改革法案,而那使得中国赢得了一场短期性的胜利,但该胜利却具有长远的影响。

麦金托什所指即为一度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国牵头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一事。他说,中国一向希望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他们在等和IMF所订交易的结果,而交易的失败促成并加速了亚投行的成立。

亚投行还不会取代IMF,但麦金托什认为中国人利用这个极好的时机让所有人都蜂拥加入,因而使得该机构对中国在亚洲的实力 – 软实力产生长远的影响。

他说:“那将会对亚洲开发银行形成冲击,加速日本在该地区影响力的衰减。并且它也将会影响到IMF。”

麦金托什说:“周总理说,‘下结论为时尚早。’结局尚未明确,也非不可避免,但可以确定的是,会很有意思。”

金融时报专栏作者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在其“中国人民币的设计兼具地缘和金融目的”一文中写道,北京的地缘战略,即“一带一路” 承载了习近平的“中国梦”,但这个战略需要有一个受尊重的货币做支持。

金奇说,北京很清楚地知道其脱离美元影响还不成熟,除非培育出一个可行的“人民币区域”取而代之;而那将意味着开放外资流入,使公司间可用人民币交易,央行使用其作为储备等,但那尚需时日。

尽管一些分析者看好中国会加快开放国内金融市场,但近期中国政府对股市的干预,以及对境外所谓“操盘手”的指责,令外界对其是否会放松市场限制表示怀疑。

金奇将此称作是中国的阿喀琉斯之踵: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开放国内资本市场,但如此将会对外资影响让步,并令外国人能就中国的公司管治、主权信用、地方政府的廉洁,以及北京视作为其内政的其他事情“说三道四。”

而中国会否为了实现其宏大的国际影响力而忍一时之痛?其结果如何应该颇有看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