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倪玉兰被禁赴美领奖,并被逐出住处


中国维权人士倪玉兰获颁2016年美国国际妇女勇气奖,美国国务卿克里今天将颁发这个奖项给全球14名得奖妇女,但倪玉兰却无法前来领奖,因为北京当局冻结她的护照,禁止她出境,甚至派人以暴力方式将她和丈夫赶出住家。我们下面为您通过电话连线,请目前暂住在友人家里的倪玉兰说明有关情况。

您好,感谢您来到美国之音节目。美国国务院的颁奖典礼今天即将在两个小时后举行。美国国务院官网上对您的介绍是这么说的,“过去15年,倪玉兰为了保护公民的法律权利,付出了律师执照和双腿的代价,即便在狱中被殴打成残,仍然致力于推动中国的人权与法治。”虽然不能出席领奖,您是不是能想这个机会发表得奖感言?

倪玉兰:是的,我能得到这个奖,是非常荣幸的,我的家人也和我一样,我的全家人都感觉能得到这个奖是一种荣誉。

郑裕文:颁奖典礼预计在两个小时后,北京时间晚上10点半就要在美国国务院举行,您却被困在北京,不但不能出国,甚至连家都回不去,跟我们谈谈您这几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倪玉兰:我在2月28日得知这个消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外交官告诉了我这一消息。他们说让我去办护照,尽快要去美国,参加这个典礼。我在2月28日去了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我在办理这些(的时候),被告知我的护照已被冻结。实际上我原来是有护照的,后来护照因为丢失,我要求重新补办,结果就被告知我的护照被冻结,不许出境。而且还牵连到709律师案,因为涉及到律师的案子是非常重大的,所以他们不允许我出境。

郑裕文:除了不允许您出境还有冻结您的护照之外,我们知道上个星期六您和您的丈夫还被许多人从您租住的地方给拉了出来,赶了出来,给我们谈谈当天的情况是怎么样。

倪玉兰:实际上我们搬到东城区北新桥方家胡同11号是在2015年的10月30号,我们签的合同是在10月28号,我们搬到这里一星期后,我爱我家中介就找到我们说,警察给他打电话,要求他跟我们解除合同。随后,基本上每天,我爱我家中介的负责人就给我们打电话说,警察一天给他打两个电话,他已经承受不了了,希望我们能够搬家。当时我说,因为你违约在先,你可以给我们找住房,然后(如果)我们看着合适可以搬。到今年两会期间他们没敢这么做,但两会期间,2016年3月10号,他们在门上贴了一个条,要求我们在3月15号搬家,如果不搬,后果自负。

郑裕文:上个星期六的时候,据我们了解,有很多人进入了您的住处,把您和您的丈夫以暴力的方式带离了住的地方,现在您是寄住在一位北京的友人家里,是不是这样?

倪玉兰:是这样的,26号早晨9点多来了一群人,他们一脚就踹开了门,根本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踹开了门,冲进来了。他们一部分人打我的先生,董继勤(音),另一部分人就冲进里屋,就把东西全都往外扔。当天我桌子上的六千多块钱的生活费也因此被这伙人抢走了。他们把我的先生董继勤在屋子里给打了一顿之后,就给拖出了院,在院门口,他们打他,把他按在地上,用脚踩着。六七个人吧,都穿的是黑衣制服,用脚踩着他(董继勤)。

郑裕文:他们没有表明他们的身份是谁吗?

倪玉兰:他们根本就没有出示证件,他们一进门,进来之后就不断地辱骂我们,说:你们做什么了,你们自己知道”。让我们离开这里。因为我是残疾人,已经残疾了十四年,我穿衣需要我先生的照顾,但因为他们把我先生带出院了,强行拖出院了,所以我没有办法。然后他们又说:如果你不赶紧的,就把你打死在屋里头。(他们)说我们不会负责任的,警察就在外面,你自己看着办,我们什么都不怕,如果没有人带着我们来,我们也不敢来。

郑裕文:这样的暴力逼迫搬迁,您也经历过多次了,跟我们谈谈,您是第三位获得这项殊荣的中国女性,第一位是北京女权律师郭建梅,她的众泽法律中心今年初被当局勒令关闭。第二位是西藏女作家唯色,2013年获奖时同样与您一样被禁止出境,现在还经常遭到当局的威胁软禁。您的境遇似乎也不容乐观,在这样的打压下,您未来还有什么计划? 这样的打压能让您禁声吗?

倪玉兰:这样的打压并不能使我们屈服,因为我们不争取我们的权力,我们可能就没办法生存,没有办法再活在这个世上。他们对我们的暴力行为,我们要用各种法律手段,还有我们的权利进行抗争。

郑裕文:非常感谢在北京的倪玉兰女士接受美国之音的访问,再次恭喜您获奖,也请您多多保重。

倪玉兰在北京一家旅馆里(2010年6月30日)

倪玉兰在北京一家旅馆里(2010年6月30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