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众说纷纭,李克强成最弱势总理?


这个星期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重头戏是确立未来五年经济蓝图的“十三五规划”。会上打破惯例,由总书记习近平而不是总理李克强来就规划进行说明,使李克强“靠边站”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其实,自从李克强上任以来,他在“习李体制”中的地位就一直被关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不久前就称李克强为中国几十年来最弱势的总理,但并非因其“无能”,而是出于“无奈”,往往扮演替罪羊的角色。中国经济决策者到底是谁?作为总理的李克强,是否真的弱势?面临哪些无奈?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先生。

杨建利说,李克强显然是一个弱势总理,但是随着习政权把工作重点从反腐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尤其这个转移可能是中共上层集团的强烈共识,李克强虽然不能根本改变弱势的地位,但我相信他未来的角色会较前两年重要,因此他的位置是稳定的,除非他的身体真的出现麻烦。说十九大谁留、谁走还为时过早,十九大上的人事安排最大看点不是李克强也不是王岐山,而是设不设“王储”。

程晓农表示,从五中全会公报来看,现在中央政府面对经济大萧条的基本态度是,背朝未来、原地踏步。当局在逃避一个事关中国命运的大问题,即房地产泡沫究竟有多大,对金融系统有什么样的威胁,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到底是畸形还是正常。对这个核心问题,公报只字不提,扯到东、扯到西,就是不谈房地产泡沫。而从五中全会前讨论中的许多具体经济政策来看,地方政府现在正要求中央继续扩大房地产泡沫,来维持地方经济不垮台;这次会议公报显示,中央政府完全拿不出有效的消除房地产泡沫的政策,只是在下一个五年计划里大讲空话,同时不得不默认地方政府的要求,继续吹大房地产和经济泡沫。自从温家宝时代中国经济发展走上土木工程道路之后,对强调政绩合法性的共产党政权来讲,沿着这条道路再走下去,只会是危机;而要拯救中国经济,退出这条道路,其代价又大到这个政权无法承受。中共在这个两难困境中没有好的选择,李克强的弱势,其实是因为被这个两难困境绑架了;哪怕把李克强换成个人魄力最大的朱镕基,恐怕也无济于事。

高文谦认为,这次五中全会大加渲染的十三五计划,空话套话连篇,还不如三中全会的经改决定,至少还有一句让人感兴趣的话: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当然,是不是这样做是另外的问题。实际上,制定这种五年计划完全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完全落后于时代,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李克强是第五代领导人中唯一一个正规的经济学博士,科班出身,具有现代经济知识背景,上台之初,有“克强经济学”之说,总的思路是市场取向,改变胡温时代印钞放水刺激经济的老路。李不能施展拳脚,并不是能力不够,而是习对他的限制。李克强生不逢时,接手的是江朱、胡温时代积累的恶果,日子确实不好过,既没有实权,还要担虚名,有当替罪羊的可能。这取决于中国经济恶化的程度。不过对习来说,这也是一个困难的选择,弄不好会惹火烧身,对政局造成冲击。另外,从李克强自身来考虑,尽早抽身也未必是一件坏事。但这由不得李本人,李现在已成为党内反习势力拥戴的人物,从大阅兵后的种种迹象显示,李被边缘化的情况,似乎正在起变化。

陈破空认为,李克强从十八大一上任总理开始,就是弱势的总理。李克强并非能力不如习近平,而是背景、关系不如习近平,从而在权力上差距悬殊。太子党的强势,团派的弱势,以及团派与江派的对立,都决定了团派出生的李克强的弱势地位。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由总书记习近平而不是由总理李克强来做“十三五规划”的说明,颠覆了历史,并进一步佐证:总理职责被空前弱化。尽管如此,面对党内共同政敌--江派,习李二人又不得不合作,在大方向上保持一致。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众说纷纭,李克强成最弱势总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