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何清涟: 叙利亚难民潮的中国“启示”


在匈牙利火车站前,一位难民手举标牌(2015年9月4日)。

在匈牙利火车站前,一位难民手举标牌(2015年9月4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叙利亚难民大批涌向欧盟诸国,远远超过了这些国家的承接能力。叙利亚小男孩的不幸死亡引起的同情,在现实的巨大困扰之下成为灿烂一现的昙花。星期天德国政府的态度急转弯,恢复边境检查,声明难民不能自由选择避难国家。紧接着奥地利、荷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先后恢复边境检查,以“欧洲无国界”为特征的“欧盟一体化”之梦终于被击碎。

在人类进入“地球村”的今天,叙利亚难民这只巨大的蝴蝶翅膀扇动的风,注定会将中国卷入其中。

中国的冷漠遭受批评

《纽约时报》9月10日发表《中国冷眼旁观移民危机,指西方自食恶果》,指责中国对叙利亚难民的冷漠与袖手旁观,集中于两点,一是中国不肯出钱,与其他国家对比,自2012年以来,中国为帮助解决叙利亚的“内部动荡”只提供了1400万美元,在世界各国和组织捐赠的140亿美元中,约占0.1%。排在第32位,不及日本(排名第九,已捐赠4.45亿美元,并承诺再捐2400万美元)。二是对很多中国人反对接收叙利亚人的态度颇有微辞。并引述“香港自由新闻”报道说,迄今为止,中国人“普遍反对这么做,称中国无需为中东的动荡负责,很多中国人依然生活贫苦,况且难民也不想来中国”。

对这批评,我可以理解,国际社会大多数人只知道中国现在是第二大经济体,有3万多亿外汇储备,却不知道中国还有许多社会底层的状态比难民们更悲惨。但我认为这批评只有一点是正确的。

这正确的一点,在于批评中国的经济援助少,中国政府确实应该考虑多出点资金。尽管今年中国经济下滑,地方财政困难,用于民生的钱捉襟见肘,但从军费中挪出几千万美元,表示对国际人道危机的关怀还是应该的。

不正确的一点,在于让中国接收叙利亚难民。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早在2005年,就有1.8亿生态难民,其中1.5亿无处可迁(时任环保部副部长潘岳2005年接受《南风窗》采访时透露的数据),新疆维吾尔族冲突涉及的经济矛盾、就业歧视、宗教信仰,已经导致新疆局势十分紧张。假定中国政府愿意接收叙利亚难民,只要告知来后的待遇,恐怕难民们也不想来中国。中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就算让他们参照少数民族优惠政策,允许他们生二胎三胎,并配给他们低保(按京津沪最高标准每个月700人民币,约合110美元),这些难民会认为自己进入中国才算进入真正的苦难,因为这些叙利亚难民在母国的生活及人权状态远比在中国得到特殊优遇要好:孩子是真主赐给的礼物,不需要计划指标;叙利亚GDP总量虽然比不上中国,但这些难民在叙利亚是中产阶级,他们的生活费远不止一月110美元。

因此,为了难民不与中国政府及各族人民发生矛盾,为了难民本身的福祉,让中国量力而行,出点钱算了。虽然中国也有人说“咱家银子也不多”,但中国是个大国,总得尽点义务,面对难民潮这么大的人道灾难,我相信中国人民也会体谅政府多出钱的行为。

世界关于中国难民潮的预想

世界关于难民潮的设想,不少都以中国为主角,王力雄那本著名的《黄祸》是代表作。该书的主旨是:中国一旦发生内乱,中国人将四处流窜,各国不堪其扰,组织“灭虱队”应对之。中国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合法、非法移民现在遍及全世界,号称“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华人的汗水;有月亮的地方,就有华人的泪水”,一向欢迎移民的加拿大与澳大利亚近两年也开始提高华人移民门槛。

美国一直要求中国(政府)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含义是多重的。希望中国政府不断改善人权,消减社会内部紧张,不要迫使中国人大批量逃出国境,构成对世界的压力,应该是“负责任”的内容之一。

中文世界一直流传一个让人笑不起来的故事:邓小平访问美国,美国总统批评中国计划生育不讲人权,邓说那我们每年给你几千万人口,如何?美国总统听完邓的话后,沉默了。

这个典故出自《卡特回忆录》,但经过改装。在《卡特回忆录》213页有段话:
I outlined the ploblem with the most-favored -nation legislation that it would create an imbalance if we included his country and not the Soviet Union. Deng informed me that there was no equating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on emigration question,and added "if you want me to release ten million chinese to 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i'd be glad to do so."And of course .everyone laughed.

这段话的大意是:“我指出立法中关于最惠国待遇存在的问题(此处应指关于移民问题的法案)——如果我们只将中国包括入内而不包括苏联的话,那会产生不平衡。邓告诉我在移民(emigration,对外移民)问题上,中国和苏联之间不需要什么等同,并且补充道:‘如果你想让我放1000万中国人到美国,我乐意之至。’当然,每个人都笑了。”

无论如何,邓小平这段话说明,他知道大多数国家并不欢迎中国人大量进入,这可能是东南亚邻国不断发生排华风潮带来的警示。尽量避免中国人口大量外溢将造成世界困扰,这一点世界各国心照不宣,中国政府也算尽责,尽量控制国民踏出国门。但这次发源于叙利亚的世界难民潮,却由阿拉伯世界拉开序幕,对世界包括中国的影响都不小。

中国官方与民间的反应

叙利亚难民危机的中国启示可以分为官方与民间两类。《人民日报》海外版那篇特约评论员文章《美欧当反思难民潮根源》说出了官方想说的话。

文章讲述了利比亚与叙利亚因“阿拉伯之春”而陷入“国破家亡”之境的惨痛教训,认为“这种悲剧性结局的产生,部分原因是这些国家的少数所谓‘民主派’,矢志颠覆原本稳定的威权统治;主要原因则是美欧借机进行‘政权更替’”,境内外势力勾结造成了这些国家国破家亡,中产阶级沦为难民。作者告诫说:“一旦国家陷入动荡,个人再能干,也只能沦为难民”,“难民潮警示美欧国家,应反思自己的对外政策,学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则应充分理解‘稳定压倒一切’的深刻含义,深刻认识‘只有国家强大,个人才能幸福’的基本道理。”

这段话含有双重警告,对国民想说的意思是:威权统治虽然有缺陷,但如果强行要求民主,最大的可能是导致国家动荡,你们沦为难民。对欧美国家政府是说:你们如果想搞垮中国,会有更大的难民潮产生,让你们无法应对。

这段话表示:中国当局决不愿意还权于民,实行民主政治,通过地方自治谋求社会稳定。如果民间要求民主,那就玉石俱焚,鱼死网破,善恶同归。

民间的看法以《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为代表,文章先界定难民身份属性,称2015年1-6月,试图通过地中海前往欧洲的13.7万名难民当中,三分之一来自叙利亚。这些叙利亚难民多是以前的政府公务人员、工程师、医生、业主、企业主等中产阶层甚至更高阶层。以下所言均是影射中国中产阶级,比如叙利亚中产阶级“一直认为自己所在的群体是上联统治核心、下接贫苦基层,保持国家和社会安全与稳定的中流砥柱,是社会的精英和民族未来的希望。他们对下层的苦难与诉求并不关心”,以及中产阶级如何依附于专制,甘心当阿萨德的走卒,跟着吃肉的喝汤,不思变革,终于在“阿拉伯之春”后,发现自己“其实连屁都不是”,“左右不是人”,堕入悲惨境地,成为难民。

由于该文的影射比附色彩太过强烈,我不知道这篇文章谈的有多少是叙利亚中产阶级的真实状态,但将这篇文章看作是对中国中产阶层的讽刺与鞭挞,应该是百分之百准确。文章的主旨可总结为一句话:中国的中产阶级,你们不起来造反,榜样就是叙利亚的中产阶级,只有沦为难民一途。

在官方警告中,中产阶级榜上有名;在民间警告中,中产阶级成为被嘲讽的重点对象。但中国的中产阶级实在太弱,承担不了这样的责任,在专制政府与新无产者群体巨大矛盾的夹击下,沉默与移民成了大多数中产者的现实选择。

今年中国的资本外流已经非常严重,叙利亚难民潮的发生,只会让有条件的中国有产者逃离得更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