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何清涟: “帝国红利”套现,推动世界房产泡沫化


中国政协12届4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2016年3月3日 美国之音金子莹拍摄)

中国政协12届4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2016年3月3日 美国之音金子莹拍摄)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经济不可能硬着陆,也没有拖累世界经济。但世界经济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依然存在,会影响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我已写文章谈过,本来也不想再就中国经济是否影响世界写什么了,但徐主任这番话却让我欲罢不能。

中国经济在哪些方面影响世界?

先得盘点一下中国经济影响世界的旧帐。近30多年来,中国通过对外开放,先是接受外国投资,解决了发展资金。然后是加入WTO,向全世界输出廉价商品,这两者既吸纳了台湾、香港等“四小龙”的产业,当然也导致四小龙的衰落,还使发达国家工作岗位外流,中国算做了赚钱买卖,咱中国人自然赞成。

等到中国积攒了足够的实力,自90年代中期开始向外输出资本,四面出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战略型投资收购资源产业,虽然失败多于成功,但中国资本的不计血本与大方,却给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关系,有正有负,全看你站在什么立场评价。站在中国立场上,那当然是百分之百正能量。除了有少数毛左时不时出来发表言论,称外国资本在中国剥削劳工,是吸血资本,但在舆论权一统于政府的中国,这不是官方言论,也就姑且忽略不论。但对世界各国来说,因时段不同,有赚有赔,自然有苦有乐。

先说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世纪之交约七、八年时间内,中国确实让世界各国消费者享受了廉价的好处。但到了2005年,先是含铅的玩具因有毒受到消费者抵制,接下来是中国制造的食品原料、奶粉、饲料含有三聚氰胺、农药残留物及各种有毒物质受到抵制,然后再轮到纺织品、皮革、建筑材料(如墙板)等产品含有有毒物质。总之是在WTO中不断遭受申诉,逼得美国成立TPP,希望绕开中国成立另一个国际贸易组织——这些,让中国来评价,当然全是世界害怕中国强大的围堵阴谋;让世界来评价,中国是一个不遵守规则的麻烦制造者,咱惹不起,躲得起吧?

世界工厂玩完了,只剩下印钞票进行铁公基建设了。从2009年开始,中国成了全球第一印钞机,但玩到2012年,也实在玩不动了,形成98.3亿平方米房产库存,以及几十个产业的过剩产能。想用一带一路输出到全世界30多个国家,但这些国家不太争气,不是动乱就是战乱,或者经济衰退。这样一来,中国也不能再敞开手四处购买大宗商品,这种情况让全世界很添堵,我在《中国经济衰退,资源国发展梦碎》一文里剖析过:那些铁矿石与资源出口国,比如澳大利亚、巴西、南非、中东国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因失去中国这个买主,国内相关行业工人失业、经济增长停滞。还有那些向中国出口猪肉、小麦、玉米、大米的国家,仍然指望着中国这个大宗商品的超级买家下单,以提振本国经济。中国拿不出钱来购买,当然不能说是中国经济拖累了世界,只能说是世界指望中国带动本国经济发展这个愿望落了空。因此徐绍史主任的话也不算完全没道理。

房地产套贷:“帝国红利”实现的最后时机

中国房地产市场也与世界有关。这种关系如何产生?且看以下分析。

中国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近两个月的房地产价格疯涨,涨到什么地步?腾讯网一条消息疯传:上海和深圳是去年中国房价涨幅领先的两个城市,上海涨幅为18.2%,深圳 涨幅为47.5%。深圳一个小区住房的市值高达140亿,和中国第五大机场深圳机场148亿的市值相当。但这个小区一年能带来的租金收入,却远低于深圳机场一年创造出的净利润。房价为何上涨得这样离谱?乃是因为中国大批人正在将房地产泡沫这一“帝国红利”通过银行套贷变现,并想方设法撤至境外。

3月8日,财新网在《监管将规范首付贷 房贷配资大揭秘》一文中谈到,银行受制于监管压力不能直接提供“首付贷”产品,却通过表外理财资金或“阴阳合同”的方式大量间接参与其中。场外资金也如饥似渴地借助这波上涨的楼市涌入房贷市场,有的P2P平台甚至提供1/2首付全额的授信金额。这轮场外配资的野蛮生长中正在酝酿着中国特色的房市次贷危机,就连重庆市市长黄奇帆都在两会重庆团讨论时表达了担忧,要注意金融创新的杠杆和理财产品为了牟利而加的杠杆,因为美国次贷危机的源头就是零首付。

《深圳上海楼价暴涨的惊人真相:资金逃离中国的管道》是同类文章中分析得最清楚到位的一篇。作者谈到,深圳炒作的主要是旧房,因此与去库存无关,主要是房主在利用杠杆套贷抽离资金。能够这样做的原因是由于央行统一调控下的存贷息差过大;再加上资金资源被国有大行垄断,银行的信贷资源绝大部分被国企央企和特权民企垄断。银行信贷资金利息往往不超过10%,而根据微金所的数据,中国民间借贷市场平均利率水准则在30%左右。中国实业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5%,于是许多国企央企以及特权民企从银行贷到廉价资金之后,不是从事实业生产,而是从事资金倒卖。如今,中国的影子银行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率黑市。作者还预言,由于房产在中国国民财富中所占的份额最大,约占50%左右,房产的大幅上涨意味着人民币的国内购买力相应贬值。一旦楼价大跌,带给老百姓的惨重损失将远甚于2015年的股市。

这些处心积虑从房市抽离的中国资金将影响世界。

“帝国红利”推动全世界房产泡沫化

今年2月中国外汇管理局披露的2015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数据显示,2015年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3.3万亿美元,较上年末减少5127亿美元。今年1月外汇储备再下降994亿美元,此后中国政府加强外汇管制,“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遏制资本外流运动”,2月份只减少了286亿美元,降至3.202万亿美元。

与2014年6月底的3.99万亿相比,中国的外汇储备至今已减少将近7900亿美元,这么巨额的资金流往国际社会,必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资金流向何处?部分用于投资,这种投资的主要形式是在全球购置房产,并且推动着全球各地房价上涨。

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发布的《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2015)》显示,2013年,中国房企在海外投资房地产的金额达到219.27亿美元;而2014年投资规模更高达398.87亿美元,其中在美国投入的购房资金达286亿。2015年上半年,仅投资案例数就已经接近2014年全年的投资案例数量,以万科、绿地、万达等巨头为首,多个房企频频在海外市场通过开发、独立买入等手段进行布局。这种投资已经大大改变了各地的人口布局。

《为什么中国人钟情于“全球购房”》(《财经国家周刊》2015年9月7日)指出,南韩济州岛:2009年,中国人持有该岛土地2万平方米。截至2015年4月末,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了1173万平方米,6年增长了近600倍。所有济州岛被外国人持有土地面积中,中国人占据了近60%的比率。英国伦敦、澳大利亚、迪拜等十余个国家与地区,都是中国富人钟情的购房投资之地。

外国投行业人士很少想到,中国外汇管制造成人民币币值偏高,中国这台全球最大的印钞机吐出来的钞票,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往世界。中国房产价格早就偏离其实际价值,京津沪深等地一套600万人民币的房子(约150平米左右),变现后到美国东西部地区(纽约曼哈顿、旧金山等地除外),可买一栋带有大花园、游泳池,面积三倍于中国的独栋屋。以这种比值计算,中国人在房地产市场上套贷实现的“帝国红利”,将中国经济泡沫扩散至全球,稀释其他国家的财富。

如果说中国人不作全球大宗资源粮食等产品的买家,算不上拖累全球,但这种套现帝国红利,用大量纸钞换来其他国家的真实财富,推动世界经济泡沫化,不是拖累又是什么?当然,在全球化的今天,这种拖累通过击鼓传花形式实现,最后该谁买单,就算谁倒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