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何清涟:陈葵女士到来与中文推特命运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自北京时间4月16日开始,Twitter(推特)中文圈为一位名叫陈葵的女士沸腾,并且迅速产生了一封白宫请愿信,反对她任Twitter大中华地区CEO。

陈葵女士并不简单的政治背景

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新开推特账号(推特截图)

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新开推特账号(推特截图)

4月16日,BBC在《推特任命首位大中华区掌门人》中对陈葵做了介绍:个人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的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陈的工作地点为香港。在担任推特这一职位前,毕业于北方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陈葵一直在中国大陆任职。她曾是微软(Microsoft)和思科(Cisco)驻北京或上海的高管。她还曾于1999年-2005年在北京为一家名为“Jinchen”的合资公司工作,陈葵的个人简历上称,这是一家“由美国国际联合电脑公司(Computer Associates International)与中国公安部( Ministry of Public Security of China)组建的合资公司,主要业务包括信息安全服务等”。中国公安部是对推特等互联网社交网站进行严格审查的中国机构。

国内一篇2004年的《陈葵:做个IT徐娘蛮好》(《数字商业时代》2004年12月)中对陈葵背景的介绍,补足了BBC介绍的不足部分。该文介绍了陈葵从军队到外企的职业生涯,2004年,她是冠群金辰的女当家,是IT界为数不多的女CEO之一。此前,她在军队里呆过七年,经历过DEC、康柏、3COM等外企公司直到2004年的冠群金辰,“1999年底,陈葵从3COM公司被猎头‘挖’到冠群金辰。就职以来,她带领冠群金辰进行了前瞻性的战略调整,成功完成了从防病毒厂商向全面网络安全解决方案及安全服务提供商的转型,公司销售额成倍增长”,“前些时候,陈葵被国家有关机构评为对中国安全产业有特殊贡献的人,获得这个奖项的人很少,这无疑是对陈葵和她带领的冠群金辰付出努力的一种肯定。所以,陈葵把这个奖看得很重。”

这段话里面的几个关键词很重要:“防病毒厂商”、“网络安全”、“被国家有关机构评为对中国安全产业有特殊贡献的人”,熟悉中国政治的都知道,中国的防病毒、网络安全是与屏蔽信息的防火墙、互联网管控有关的技术用语,而陈葵女士因其表现不俗,还获得只有极少人获得的国家奖项。而中国军队是网络战的主力,比如61398部队,集中了不少优秀的IT业人才,这已由中国对美国的网络战所证明。

Twitter中文用户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漫画家巴丢草创作的《推特之死》

而中文Twitter是个什么所在?是中文社交媒体当中极少不受中共控制的言论自由之地,随着Facebook(脸书)扎克伯格访华输诚,Twitter中国几乎成了爱好自由的中国人唯一可去的社交媒体。在伊朗大选、中东北非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Twitter革命、Facebook革命在英文媒体上名噪一时。Twitter中文圈也曾因一个“秘密树洞”的推号发出中国将于3月20日(星期天)下午2时在中国北京、上海、成都、广州等24个城市发动茉莉花革命的消息,让中国政府紧张了大半年,每逢周末就在这些城市戒备森严,也因此,这两家社交媒体被限制进入中国。

因为Twitter不删除内容,不封号,众中文推友称之为“永不打烊的自由小酒馆”。尽管不少五毛、网特混迹其中,每天在上面混淆视听,但有点经验的Twitter中文用户能够看穿这些鬼把戏,也知道这是为了言论自由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当扎克伯格向中共频频晃动橄榄枝,Twitter也爆出要在大中华地区设分公司的消息,但中文Twitter用户们还是怀抱希望,一是希望这事不要成为现实,二是希望就算设,也有个底线。如今大家在忐忑不安中等待了一年多,这只鞋子终于落地,而且是个有中国军队背景的IT女士陈葵,难怪Twitter中文圈沸腾起来。

美国司法有无罪推定原则,依据这一原则,陈葵女士刚上任,还没有对Twitter采取什么管控措施,中文Twitter用户是不是过份敏感了?

从大量已经发生的事实出发,中文Twitter用户并非杞人忧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政府为了驯服互联网这匹野马,投入了天文数字般的巨资。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为了生存而无法逃脱两大定律:第一,被迫顺应中国的制度环境(包括向中国官员大量行贿);第二,放弃在本土必须坚守的政治原则与道德律条,顺从中国政府的各种有悖人权原则的要求。前一生存定律,不少美国公司都这样做,其中部分因事情泄露而受到美国司法部门的制裁,因为美国有反海外贿赂法。第二条,则主要发生在高科技公司身上。早在2001年,Greg Walton就发表了一篇“金盾工程:庞大的中国电讯监控系统”(China’s Golden Shield:Corporation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urveillance Technology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以大量事实揭露了众多高科技跨国公司为了竞争中国业务,如何帮助中国政府建立“金盾工程”,以用来监视、窃听或者联机监听。该工程部份是数据库,部份是监视网路,专注于下列安防范围:“出入口监控、反黑客入侵、通信安全、电子计算机配件和软件、解密和加密、电子商业安全、外联网和内联网保安、防火墙、网路通讯、网路安全和管理、安全操作、智能卡保安、系统安全、病毒察觉、信息科技有关服务以及其它”。

美国高科技公司与中国政府合作伤害人权的先例

由于高科技公司与中国政府的合作,2006年1月中旬,美国国会传召美国四大高科技巨头思科、微软、雅虎与Google(谷歌)至国会,针对它们遵守中国审查法律的做法进行质询――这四大公司曾倨傲地拒绝了1月上旬国会的第一次传召,此举大大激怒了美国社会各界人士,针对这四大公司的尖锐批评如潮水一般涌来,不少国会议员将这四大公司在中国的行为与纳粹组织在组织大屠杀过程中利用IBM技术相提并论,舆论批评它们“热情地自愿充当中国政府的审查队伍”。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之下,这四大网络公司被迫采取守势,表示该问题对这些公司而言太大了,它们无法依靠自身力量去解决,需要美国政府扮演领导角色。

其中,最值得记取的是2005年雅虎向中国政府提供资料导致中国记者师涛等被捕并判以十年刑期的恶性事件。此事被揭露之后,雅虎遭受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各界的广泛批评,雅虎不得不于2007年11月在一次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由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向师涛以及另一位因类似事件被捕的王小宁的家人道歉,并在不久之后通过协议了结了由劳改基金会代理受害人家属提起的诉讼。据说雅虎支付了1700万美元人道援助资金,这笔资金由雅虎代表受害人及其家属捐给由劳改基金会等运作的雅虎人权基金会。

2010年1月13日,Google宣布无法忍受对搜索内容的限制将退出中国市场。在这个“缺乏英雄的年代”,这一“说不”,顿时使Google成了中国万众欢呼的英雄。自那之后,谷歌再也无法回到中国市场。

Twitter当然会掌握大量用户信息。鉴于以往美国高科技公司向中国弯腰的事情不断发生,人们很难期待再出现第二家Google,而陈葵女士以前的军人身份,以及海外华人间谍案频发这类事实,令Twitter中文用户对未来的担心完全有道理。

对于Twitter公司来说,也许扩大在大中华地区的业务是种商业考虑,但鉴于Twitter在社交传媒时代的重要作用,该公司事实上还担负着坚持与守护互联网自由的责任,它所在的美国,一向被世界看作民主的灯塔,美国政府也责无旁贷地担当起世界民主自由守护者的责任,因此,我希望美国国会召开一次相关听证会,就此请各专业人士及中国的异议人士与会,就海内外华人对陈葵担任Twitter大中华地区CEO一职公开听证,作出裁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