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何清涟:津国外企本土化,老友中国伤最重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和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中右)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观赏传统舞蹈表演(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和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中右)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观赏传统舞蹈表演(资料照片)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津巴布韦(Zimbabwe)这个位于非洲东南部的内陆国家,马上要做一件让中国人震惊之余又不免伤心的事情:津国总统穆加贝的内阁已对全国的外资企业下令,在4月1日前将至少51%的股份转给津巴布韦黑人公民,否则关张走人。而中国在经济上,很不幸地是津国的最大投资国;在政治上,穆加贝被中国政府加冕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津巴布韦国有化新政,中国最受打击

津巴布韦本土化部部长朱奥(穆加贝的外甥)23日宣布,津内阁已经在3月22日一致通过了决议,要求现有的未能达到本土化要求的外资企业必须在3月31日前提交本土化实施计划,该计划的核心内容是:在津外资企业,至少要将51%的企业股份交予津巴布韦公民,否则在4月1日必须关门歇业。

这个国家的统计水平与其政治落后状态相符,朱奥对外公布说,津国只有5.4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但据津巴布韦驻华大使2014年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所言,津巴布韦成为中国在非的第5大投资国。2013年这一数字增长为6亿美元。如果津驻华大使奇卡瓦所言是真实的,中国一国的对津直接投资就超过朱奥宣称的外国直接投资总额。据公开信息,在津的外资当中,除了中国之外,还有印度以及非洲的南非、尼日利亚等国的投资。西方投资不多的原因,是因为津国受西方制裁。

在津投资:中国“赔了夫人又折兵”

津马布韦的《本土化和经济许可法案》其实早在2008年就已出台。但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个法案并不在意,因为自2008年之后,中国对津国的投资在猛增,对津的无息贷款等各种援助也源源不断。

中国人都知道的事实是:中国与穆加贝的友谊源远流长。穆加贝对华首访是1977年,中国向穆加贝领导的游击队提供了经济和军事援助。1980年4月18日津巴布韦宣布独立后,中国当天立即宣布与津巴布韦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建交以来,中国向津国提供了大量援助,例如著名的哈拉雷国家体育场,以及众多医院、学校、军事院校、水坝、水井、服装厂等项目。

就在津国政府于2008年通过《本土化与经济许可法案》之后,中国还向津国提供了不少援助,2011年3月,中国与津国签署双边贷款协议,向津国提供7亿美元的低息贷款;9月15日,中国应津国政府请求,向津提供一批价值9000万元人民币紧急粮食援助。2014年3月,津国南部遭遇洪灾,中国政府向津国提供2000万美金援款。2015年12月22日,中国免除津国4000万美元(2.6亿元人民币)债务,根据和中国人民银行达成的协议,津国在2016年初开始,将人民币列为和美元同等在国内法定流通的货币,这被视为中国免除该国大约4000万美元到期债务的回报。但有分析者指出,人民币是继博茨瓦纳普拉之后在津国境内流通的第六种外币,让人民币进入该国流通并非殊遇。

中国方面对津国本土化方案的态度如何?北京至今未就此公开表态,但在津国宣布强行实施本土化方案之后,中国驻津大使黄屏3月24日宣布,中国政府将向津提供紧急粮援。此前的3月15日,黄屏分别会见江西国际公司和葛洲坝集团驻津负责人,“希望企业认真研究津国情,熟悉相关法律法规,紧跟中津友好合作大势,坚定信心,抢抓机遇,推动相关合作项目顺利开展。”

中国人可能不会忘记,就在2015年12月4日,人民网国际频道还发表《习近平主席三年两访非洲:中国超额完成对非承诺》,其中开篇就是“12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乘专机抵达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开始对津巴布韦进行国事访问。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在机场举行隆重欢迎仪式。当地民众跳起欢快热情的传统舞蹈,欢迎习近平和彭丽媛到访”。

津巴布韦并非中国海外投资链上第一颗碎裂的珍珠

今年3月2日,英国不动产中介商莱坊(Knight Frank)发布的《2016年财富报告》(The Wealth Report)显示,截至2015年中的10年间,中国投资人赴海外投资房地产、股票和债券等的投资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这一结果正好与路透社9月17日所作预测相符。到2014年底,不计大量对非援建项目,中国对非投资总额的存量为300亿美元(中国驻加蓬经商参处:《中国在非洲到底有多少产业?》)

300亿美元在1万亿当中只是一只角,相比之下,中国在津国的6亿也不算大。问题是:中国的1万亿海外投资,大部分都分布在政治高度不稳定的西亚、非洲、阿拉伯世界,以及相对不稳定的南美、东亚等地(Heritage Foundation发布的China’s Global Reach)。况且,津国的中国投资也并非中国海外投资链上第一颗碎裂的珍珠。

中国政府的投资特点是:国企作为投资主力,与当地政府及政要打交道。而这些不稳定的地区的特点是:一是独裁国家变天,象利比亚卡扎菲倒台,中国将近200亿美元泡汤;二是民主国家政权换届,与前任领导人的交情就成了负资产,比如斯里兰卡。2015年3月上旬,新上任的斯里兰卡政府决定暂停中国投资14亿美元的科伦坡港城项目,理由是“这不是一桩公平的交易”,新总统西里塞纳早在竞选时就提出,要重新评估这一工程,因为据说中国的部分资金流入了前总统拉贾帕克萨的亲属手中。此后中国给了斯里兰卡不少援助,才又重启科伦坡港城项目。如今,象穆加贝这种还在起家过程中就得到中国政府关照、给枪给炮,“友谊”长达近40年的“老朋友”都能翻脸,谁敢保证别的国家不有样学样?

早在2015年3月,我曾在《亚投行:离中国初衷渐行渐远》一文中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信用不佳,当时委内瑞拉对中国赖债,已经证明,向这些信用不佳的国家投资,最后的结局是鸡飞蛋打。“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数国家,这些国家的政局不稳,国家信誉也差,今后中国与亚投行如何才能保证投资收益,将是一个大问题。中国估算,2011-2020年间,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存在8万亿美元资金缺口,有强大的需求,只要中国愿意做供应方,达成协议并不难。但真正的难题在于回收投资并保证有利可图。这些国家当中,有印度、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越南、伊朗、斯里兰卡、印尼、马尔代夫等,在标准普尔、惠誉等国际评级机构对各国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中,其中大多数国家的信誉评级都在B级以下,伊朗甚至未能进入评级。况且,中国其实已经在这些国家当中有不少投资,到2013年,印尼为307亿美元、尼日利亚达207亿美元、伊朗有172亿美元、哈萨克斯坦高达235亿美元,大都还未进入投资回收期。

最后,还得指出一个事实,没收外来资本这一做法,津巴布韦并非首创者。中共建政之初,那些还未来得及撤资的外国资本,都被中共政权当作帝国主义的资产予以没收。这一历史事件,在《社会主义好》这首著名的红歌里,用“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这句话加以概括。最有名的外国资产是汇丰银行在上海外滩的汇丰银行大楼,这座楼曾被誉为“从苏伊士运河到远东白令海峡最讲究的建筑” ,1955年,这座大楼被强制充公,并成为上海市人民政府驻跸之地,改名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大楼”。穆加贝号称“毛泽东的好学生”,对毛泽东当年玩过的这套没收外资把戏当然烂熟于心,今天终于来回报“师恩”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