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走进美国:31岁中国小伙成哈佛最年轻华人教授 (上)


哈佛大学可能是中国人心中最熟悉、也最向往的美国院校之一。能在这儿读书,可能是很多中国学子梦寐以求的事情。不过,有一位名叫尹希的华人,他不仅在这里完成了博士学位,还成为了哈佛史上最年轻的华人教授。30初头就有了如此成就,面对大家的称赞,尹希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谁是尹希?

秋末初冬的哈佛大学落叶缤纷,别有一番韵味。尽管寒意阵阵,校园里依旧热闹不减。不过,有一位华人却绕开人群,匆匆走近物理系办公室。

他就是尹希。9岁就读于北京八中少儿班;12岁参加高考,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7岁来到美国哈佛大学硕博连读,研究方向为弦论和量子场论;2008年,哈佛大学破格允许尹希毕业后在本校担任助教、副教授;2015年九月,31岁的他正式晋升成为正教授。

他回忆说:“我在9岁上北京八中少儿班,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生转折点。因为,那时候我觉得我接受了在中国能够接受到的当时的最好的教育,而且它非常有因材施教的感觉。我们有很多野外的活动,在那时候也培养了对这种自然体育的兴趣。”

哈佛史上最年轻华人教授

此外,尹希的晋升也刷新了此前庄小威学姐保持的纪录,成为哈佛史上最年轻的华人教授。这也使他一度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有人称尹希为“神童”“天才”,而尹希却不以为然。

他说:“我觉得神童这个词对我来说非常怪异。称一个人为神童,这个人好像跟其他人都不一样,觉得你是一个在马戏团表演的角色。”

“我升职之后,这件事情我只给我妻子说,我都没有跟我母亲说,”尹希说。“因为我觉得这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如果我作出了一个研究上的突破,我会很自豪。但作为升职来说,我本身觉得并没有什么。”

父母不应干预子女未来

“实际上,受到媒体的很多关注,对我来说反而感觉很不好,”尹希说。“因为很多家长会看,说我怎样怎样,说他的孩子也要像我一样做。每个人的特点都不一样,应该做他想做的事情。”

那尹希是如何评价现在中国父母望子成龙,帮子女规划未来,甚至逼迫子女做不想做的事情这样一个普遍的现象呢?

“我觉得在中国的家长很多时候这样培养子女,为的是想把子女培养成家长所希望的样子,而不是把子女培养成他们个人想要成为的样子。个人的想法和个人的成长应该更多的去引导,而不是让他们一定要做家长小时候想做而之后没有做成的事情,”尹希说。

尹希的父亲经常带他到实验室做一些实验。对他的兴趣做引导。

他说:“实际上,我当时比较有兴趣的是他大学时候的一个量子力学的课本。虽然实际上当时并不是看得很懂,但我对当时课本里的薛定谔方程还有各种波函数都非常有兴趣。”

从小研究大学理科课本,尹希有何学习秘诀?

他说:“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学习的秘诀。最重要的东西是我对这个学科本身有兴趣。任何人如果有兴趣,你觉得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都会专注的学。如果你没有兴趣的话,感觉是被逼着学这个东西,这是很不成功的事情。而且我一直在生活中是比较有叛逆感的。所以,如果我的父母一定要我学什么,我会非常不想学哪个。”

留学哈佛 留校任职

就是这种“任性”使尹希吸引了哈佛大学物理系教授、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弦论领军人物安德鲁·施特罗明格的注意,并欣然同意作他的博士导师。施特罗明格教授曾在中国工作过,大学期间也学习过汉语。

他说:“尹希来哈佛的时间比较年轻,只有16-17岁,可是我很快发现他的能力了不得,他很快开始告诉我我不知道的知识,关于理论物理。”

“他很刻苦,也很聪明,记忆力超强。但只有这三点是不够的,”施特罗明格教授评价道。“他也非常大胆,创新。他不太介意别人在一些物理问题上的评价和想法。他会自己尝试解决,独立思考。”

“我觉得他的学术风格是永远都找最难的题目去研究,”尹希博士班的学生邵书珩说。“我觉得他是非常专注的、耐心的、抽丝剥茧的,把一个题目由大化小,把每个细节一步一步做出来以后,每次都是在这个研究project(项目)接近尾声的时候,你就突然发现有一丝曙光,最后一切都work out(解决)了。”

亚历克斯·卢普萨斯卡是哈佛大学物理系研究生。他说:“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尹希是听了他的一堂课。我那时是个资历较浅的研究生,感觉尹希上课时有点儿令人生畏,因为他讲课速度太快了。”

“你知道,我在08年的时候刚成为助理教授之后开始上课,试图把最多的东西放到最短的时间讲完,”尹希回忆道。“当时的课讲的非常得难,也非常得快,甚至有同学觉得完全跟不上,然后哭着进了系主任办公室抱怨。系主任找我谈话,说你不能这样讲课。后来我发现,如果我讲得越慢,学生越喜欢。所以我尽量少花时间备课,因为如果我备课时间太多的话,就对这些东西太熟悉,就会讲得很快。发现我备课时间,讲课效果就越好。”

邵书珩说:“我最印象深的是他讲课非常清楚。一旦你能够跟上那个速度,你会觉得他每一个重点,每一个细节都会提到。这个尤其对于像我这样的学生,还在学习某个领域的时候,他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把所有该注意、该知道的细节都包含进去。”

身在物理系 并非“书呆子”

整日埋头于符号与公式的海洋里,尹希是否也像美剧《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里的物理学家谢尔顿, Sheldon那样“书呆子气”?在与尹希平日的接触中,他的同事和学生都不这样认为。

卢普萨斯卡说:“尹希玩‘脸书’,也有智能手机,也是一身学校的运动装备。我觉得他虽然在一个历来被称为‘书呆子’领域里,但他本人一点儿也没有给人那种书呆子的刻板印象。”

他补充说:“他(尹希) 非常认真,对自己做的事情精益求精。但他同时也很风趣,让人很喜欢和他在一起,跟他聊天。”

邵书珩同意这样的观点。他说:“我觉得他是非常专注的人,而且非常享受于自己有兴趣的事物当中。不管是物理、还是数学、还是下班会从事的各式各样的运动或是休闲活动。”

那么,这样一个人,平时生活中有何爱好?他的家庭情况又是如何?作为哈佛大学曾经的学子,如今的教授,又有怎样的留学经验值得分享? 敬请关注《走进美国》下期报道《31岁中国小伙成哈佛最年轻华人教授 (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