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年终报道:中国当局2015年系统打压基督教会


聚集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信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聚集在浙江温州三江教堂前反对拆迁的信众。(对华援助协会网站图片)

2015年, 中国基督教继续受到当局的打压。中国基督教问题观察人士指出,今年当局打压基督教的特点表现在,以基督教中国化为指引,系统性地对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同时打压,进而达到改造基督教的目的。中国的基督教活动人士表示,基督教在打压中求发展,在打压中争取生存空间。

以基督教中国化为特点 系统打压中国基督教

近两年,中国基督教被打压集中表现在以温州地区教堂十字架或者整座教堂被强行拆除最引人关注。进入2015年,尽管拆除教堂十字架或者教堂的案例减少,但是,对基督教的打压进入了一个系统化的过程。

美国华人牧师、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郭宝胜(脸书图片)

美国华人牧师、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郭宝胜(脸书图片)

美国华人牧师、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郭宝胜指出,系统化打压的特点表现在以“基督教中国化”为旗帜。

郭牧师说:“新的特点就是以基督教中国化为旗帜,在全国对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同时打压。这个跟以前不一样,以前只是家庭教会。然后从2014年开始,从拆教堂开始,对三自会的基层教会,进行打压,然后改造基督教。三自和家庭同时打压,而且彻底地来改造基督教,这是习近平上台之后2015年的一大特色。而且它有一个统一的旗号,就是基督教中国化。以这个为纲要,进行一个系统的打压。”

对基督教的系统打压包括从去年开始的大规模拆除十字架和教堂,到今年大量抓捕神职人员和法律顾问以及近期发生的禁止外籍牧师入境中国等等。

据美国的chinachange.org网站主编曹雅学对温州牧师的专访,2015年,仅温州地区就有近二十位神职人员和法律顾问被关押。其中包括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二位助理律师刘鹏、方县桂。三位法律人士8月25日深夜在温州下岭教堂被温州警方带走,之后他们先后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等罪名被监视居住。

浙江省2014年年初开始大规模拆除教堂十字架后,身为基督徒的张凯律师接受温州一百多家教会的委托,协助维权,被认为是参与做多、涉入最深的维权律师。

11月开始,温州多位被秘密羁押的人士相继解聘家属委托的辩护人,其中就有张凯律师和刘鹏律师。据信他们是在受到胁迫后作出的解聘决定。

“对华援助协会”网站报道,一名在香港多年的美籍牧师11月上旬被中国禁止入境。

基督教中国化强调政府管理和引导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郭宝胜牧师介绍,基督教中国化口号的提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也叫基督教本色化运动。主要是中国基督教内部的一个运动,主张基督教要自立,去洋化,因为当时的传教士都是外国人。

1949年之后,中国也有“基督教中国化”的口号,主要强调中国的基督教跟帝国主义教会划清界限。

从2012年开始,中国宗教部门和相关学者再次强调“基督教中国化”,强调的是政府管理和引导基督教。

郭牧师说,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近些年在多个场合一直呼吁“基督教中国化”,而且卓新平非常明确地表明,之所以使用“中国化”而不用“本色化”,是要突出基督教的民族主义色彩和对它的政治定位。

卓新平今年三月发表在《中国民族报》的一篇论述基督教中国化的文章中明确表示,基督教中国化,“要解决的基本问题就是其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以及对中国文化的表达问题。”这也被称为实现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

今年11月20日至21日,“基督教中国化之路”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低调”举行。这次秘密举行的研讨会同样围绕“基督教中国化”三要素展开讨论,目的据称是应对信徒日益增多的地下教会问题。中国从2012年开始每年都举办“基督教中国化”系列研讨会。

中国究竟有多少基督徒?据美国皮尤中心2015年的一项调查,中国有大约6千7百万基督徒。美国宗教社会学专家罗德尼·斯塔克预计,中国基督徒超过1亿人,并且以每年7%的速度增加。

相比之下,根据中组部2015年6月底发布的《2014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截至2014年底,中共党员总数为8779.3万人,年增幅1.3%。

浙江大规模拆除十字架:基督教中国化的斩首行动

基督教中国化首当其冲的是发生在浙江省的大规模拆除十字架和教堂行动。据估计,已经有至少1500个十字架被当局以违章建筑的名义拆除,多座非常宏伟的教堂也被以相同借口拆毁,其中包括温州地区的地标建筑三江大教堂。

按照中国基督教协会总干事阚保平的说法就是,要打造有中国特色的教堂建筑。阚保平说过,“要在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以及神学思想建设思想的指导下,充分重视教堂及其他基督教建筑建设中的中国化问题。”

浙江省今年5月出台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其中对十字架的规定有,十字架“一般应整体贴附在宗教主体建筑的正立面上,‘十字架’长与建筑物正立面的比例应小于1:10,色彩应与教堂建筑立面及周围环境相协调。”“十字架高与宽的比例为3:2”。

基督徒把十字架视为耶稣基督救赎罪人的象征,近两千年来,教堂的十字架都是放在建筑物的顶部,而非贴附在宗教主体建筑的正立面上。

徐永海:基督教中国化是伪命题

对于中国当局大力强调的基督教中国化,中国的基督教活动人士认为,这是个伪命题,是在借基督教中国化之名,行打压基督教之实。

北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主持人徐永海认为,越来多的中国人信奉基督,说明基督教早就适应了中国的文化,早就中国化了。因此徐永海认为,现在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是个伪命题。“共产党它现在搞了一个基督教中国化,实际上它这个基督教中国化,我这么体会,是个假的问题,是个伪问题,根本不存在的问题。因为基督教早就中国化了,如果基督教没有中国化,不适应中国的文化,跟中国文化格格不入,怎么会有那么多信徒呢?特别是中国的农民,他们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它要不符合中国传统的东西,农民怎么会接受它呀”

徐永海质疑,把十字架从教堂屋顶拆下,贴附在墙上就是中国化的说法,他认为,那是强词夺理。

张明选:国家害怕温州教会的发展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负责人张明选表示,中国浙江当局拆除教堂十字架,是因为当地的教会盛行,有碍中国文化的发展。“拆十字架这是温州的一个运动吧。因为他们是基督教(三自教会)的信仰吧,信那个标志。从我的观点看,我们信的是耶稣,不是信一个十字架的标志。他们是三自教会,温州今年在打压三自教会方面比较盛行。国家可能是害怕那里的教会盛行,对他们发展中国的文化传统一种妨碍吧。因此渐渐增多了对十字架的拆迁。”

温州是中国基督徒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有“中国的耶路撒冷”之称。该地区的基督徒人数占当地总人口的比例高,为大约15%。温州成为基督教中国化的首选目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中国基督教在打压夹缝里求发展

张明选认为,2015年中国各地的家庭教会在政府的打压夹缝里还是有所发展,各教会都在推动福音广传。他认为,逼迫越大,对宗教的传播就越盛行。他说,这是神的眷顾和国际社会祷告的结果。

北京家庭教会的徐永海长老告诉记者,尽管教会受到的打压逐渐严厉,但是跟九十年代相比,他们的活动空间更大。他说,那时跨区传教就可被判劳教。而现在随着人口流动规模的扩大,跨区传教非常普遍。徐永海说,近两年中国家庭教会的活动空间受到挤压,但是他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互联网为他们开启了另外一片活动天地。信徒们利用手机微信,扩大了相互联系的空间。

郭宝胜:家庭教会将是2016年打压重点

美国的基督教人权机构对话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郭宝胜牧师在最新的文章中提到,中国国内一批牧者几个星期前在浙江义乌召开了一次应对当前局势的研讨会,会上有来自三自会的牧师披露,从2015年12月起,中国当局将进一步限制家庭教会的发展,并将其列入宗教工作的“重中之重”。

郭宝胜牧师预计,2016年,当局一定会加大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对中国家庭教会界的辐射及打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