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年终报道:习近平个人崇拜又一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抵达越南首都河内访问(2015年11月5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携夫人彭丽媛抵达越南首都河内访问(2015年11月5日)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党魁习近平上台3年来,中国官方媒体所展示的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不但在中国国内引起纷纷议论,而且也受到国际媒体反复报道和评论。

而自中共1949年用枪杆子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政权统治下的中国人已经见识过两次中共通过国家权力强力推行的个人崇拜。

六十六年两度个人崇拜

1999年上海里弄摆摊出售的文革遗物:毛泽东和林彪照片,所谓“红宝书”的毛主席语录等等

1999年上海里弄摆摊出售的文革遗物:毛泽东和林彪照片,所谓“红宝书”的毛主席语录等等

第一次是1976年死去的中共领袖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毛被称作“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他的话被宣传为“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毛的个人崇拜横行使毛得以推行灾难性的经济政策,并进而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人造大饥荒,几千万中国人被饿死。

与此同时,毛泽东又发动一场接一场的政治运动,把千百万中国人整得死去活来,也把许多中共高级干部整得死去活来。在那些中共高干当中,就有习近平的亲生父亲习仲勋。习仲勋被关黑牢许多年,只是侥幸活下来。后来习近平和弟弟习远平再见到他的时候,习仲勋已经分辨不出哪个是近平,哪个是远平。

在毛死后,中共一度表示要痛定思痛,不能再让荒谬残暴的个人崇拜祸害中国。身受毛泽东大权独揽之害的习仲勋也多次强调中共需要认真解决中共领导人大权独揽祸害国家、祸害中共的问题。

然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乃至中国千百万公众普遍认为,习近平2012年11月接掌中共中央总书记职位之后,在个人崇拜方面跟毛泽东可谓亦步亦趋。

批评者指出,毛泽东将自己宣传为无所不通的全才,习近平也将自己宣传为无所不通的全才;毛泽东将妻子江青树立为全中国的最高艺术指导,让全中国观看江青亲自指导下制作的“八个革命样板戏”;习近平也将妻子彭丽媛树立为全中国的最高艺术指导,让全中国观看彭丽媛指导的新版歌舞剧《白毛女》。

彭丽媛担任艺术指导的《白毛女》在2015年11月初公演之后,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报道说:

“对一些中国人来说, 中共领导人与其配偶联手安排一出‘样板戏’以界定艺术该有的价值,可能会使他们联想到一些令人不安的前尘往事。

“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是一名专业演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积聚起力量之后,江青曾将《白毛女》改编成一部芭蕾舞剧,是当时舞台上演出的革命‘样板’之一。”

毛与习个人崇拜异同

江青在1972年1月1日

江青在1972年1月1日

许多中国网民强烈批评习近平上台之后大力赞扬给中国带来大灾难以及中共所称的“浩劫”毛泽东,并以“毛病养成恶习”的说法将毛与习相提并论。与此同时,观察家和学者们也纷纷对毛与习的个人崇拜的异同提出见解。

中国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指出,就个人崇拜的邪劲或力道而言,眼下这一位比毛还是差了一截:

“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是彻底的,强制性的。毛通过国家力量、国家强制来建立政教合一的个人崇拜。现在这一位说起来还真够不上政教合一。他能量比较有限,因此规模也就有局限。他更多的是利用网络媒体、建立‘学习粉丝团’之类的组织,建立文化符号或商业运作式的个人崇拜,类似于明星崇拜。

“毛的个人崇拜把原先中共党内的民主气氛全部一扫而光,树立他个人的绝对权威。现在这一位的个人崇拜到底是什么目的,大家不太清楚。有人说,他搞个人崇拜是要稳定社会,或通过这种个人崇拜来集中力量做什么事情。至于做什么事情大家还看不清楚。他到底是要搞政治改革,还是谋求社会稳定或政权的稳定。”

侨居美国的学者胡平则指出,习近平的个人崇拜之所以还没搞到毛泽东那么邪乎,不是因为他不想,而是因为他不能;与此同时,习近平之所以能有今天,也是因为有一些并非出自他的谋略的巧合:

“毛泽东是中共当之无愧打天下的人,有他不可否认的资历和资本。但各方面乏善可陈的习近平就不同了。如果不是当初1989年6月4日中共出动军队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者之后中共元老陈云说,‘还是我们自家的孩子靠得住,至少不会挖我们的祖坟,’习近平就不可能给提到那么高的位置。先前跟他在一个年龄段的官员比他出色的人比比皆是,即使是六四之后提拔太子党、红二代,在中共16大上,他还仅仅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而且是最后一个。

“当时候补委员的排名是按照得票多少来排的,也就是说,他是得票最少的一个,差一点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没能当上。当时李克强已经是中央委员会的正式委员。可以说,差别是相当大的。但是,到了17大,他就成了王储。到了18大,他就是赢家通吃了。他是得益于江泽民和胡锦涛两派元老的势力相互抵消,他从中脱颖而出,成就了他的一家独大。他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一上台就大权独揽,再通过媒体运作,摆出了这样的个人崇拜架势。这都是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所没有的。

“另外,习近平用来营造个人崇拜的反腐败也是出于偶然。在2012年,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干将王立军逃奔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牵出了薄熙来,然后再带出周永康,给中共上层盘根错节的局面打开一个缺口,使习近平可以借所谓的反腐败名义清除异己。这一切使他获得机会强化他个人的权势。”

毛式个人崇拜已是明日黄花

在过去的一年里,习近平直接掌控下的中共宣传机器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宣传愈演愈烈,中国官方媒体宣传内容几乎全部变成习近平个人宣传广告。

一些中国人对此感到忧心忡忡,担心中国正在走毛泽东个人崇拜的老路。

但中国学者陈永苗认为,这种担心至少就目前看来还是不必要的,因为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毛泽东式个人崇拜只有在毛泽东时代才有可能,时代不同了,中国社会也不是毛时代的社会了,再搞毛泽东式个人崇拜已经不灵了:

“毛时代推行个人崇拜时,中国是对外封闭的,闭关锁国的,而毛是战争过来的,所以,他立即就可以通过个人崇拜登上神坛。然后,他就成了一个活神,能够指手画脚,影响国家生活各个方面。现在中国已经开放了,人民的信息也比较灵通,社会也多元了,人们也不像以前那样要靠国家来生存了,这一位的个人崇拜也就有限了。”

胡平的看法则是:

“习近平跟毛无法相提并论。因为毕竟毛打天下功劳是被中共党内高级同僚所公认,毛也得到当时的年轻人出于真心的崇拜,崇敬。但习近平缺乏这样的基础。因此,习近平效仿毛搞个人崇拜,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伦不类,很可笑。

“尽管习近平个人崇拜声势显赫,但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人们的思想,人们的见识毕竟跟毛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了。他现在想对那些对个人崇拜有异议的意见进行压制就比过去要困难得多,当局要控制这方面的言论所花的力气也要比原来大得多。因此,人们现在还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听到很多对个人崇拜现象的批评和嘲笑。他通过吃包子搞亲民秀更是成了笑话。这种事情是毛时代所看不到的。这让人不能不怀疑,习近平的个人崇拜究竟是否能搞得下去,究竟能走多远。

“由于习缺乏政治资本,他搞个人崇拜就只能是靠直截了当地揽权。他担任那么多的小组长,在任何事情上都要把他自己摆在最突出的位置上。他又声言要建立所谓的‘政治规矩’,实际上是破除了过去多年来、尤其是毛之后中共党内建立的规矩,恢复了毛时代的很多个人崇拜的规矩。

“在几乎没有什么抵抗的情况下,个人崇拜又卷土重来。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完全没有汲取过去毛时代个人崇拜造成祸国殃民危害、包括对中共上曾造成巨大危害的教训。习近平对媒体极尽打压,迅速恢复毛式的个人崇拜,这对于经历过毛时代的个人崇拜、并且依然对其危害又痛切感受的人来说自然是格外令人担忧。”

胡平:不准妄议中央之荒谬

在学者胡平看来,中国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到头来“妄议中央”这种几年前还不可想象的奇怪罪名出现了,并且成为新的个人崇拜运动的一部分,这种现象令人惊讶,也应当令人深思:

“这就是中共本身的问题了。就像苏联异议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所说的1936年、37年苏联共产党搞大清洗。索尔仁尼琴说,大清洗之所以能搞得起来,需要斯大林这样的领袖,也需要苏联共产党这样的政党;这个党的干部们在自己被整的头一天还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同僚朝监狱里推。所以,索尔仁尼琴说,一场大清洗不但暴露了斯大林的罪恶,而且也暴露了苏联共产党、尤其是苏共高级干部的丑陋。”

“中国在毛泽东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也有同样的情况。毛泽东当时的残暴当然不在话下,同时你也可以看到中共高级干部的猥琐下贱。他们本来跟毛是差不多的人,但他们就是被毛随随便便地摆布;毛说打倒谁就打倒谁。毫无招架之力。现在这种情况再度出现。本来一个无德无才乏善可陈的人,居然上台来就可以这么呼风唤雨,居然可以打出不准‘妄议中央’这种荒谬的提法,上面居然没有人出来表示反对。当然共产党的机制就是有利于独裁的机制,但这也暴露了高高在上的官员们的无能和丑陋。”

个人崇拜又一说

对于习近平上台以来看似越来越明显或曰愈演愈烈的个人崇拜,中国学者陈永苗提出了一种别致的看法:

“要说崇拜,中国自由派、右派对胡耀邦也是以一种个人崇拜。左派对薄熙来也是一种个人崇拜,他们都是通过一种商业符号、社会舆论的消费形成。当然,薄跟胡的个人崇拜比较弱,因为只是一种舆论的消费,这一位可能有国家的力量在。但他跟毛是没法比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习的崇拜跟对薄跟胡类似,都是起因于社会上有人认为中国应当改变。对薄崇拜的人是认为,改革应当调整,原先只是强调个人先富起来,现在要强调共同富裕。崇拜胡耀邦的人则是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完成,应当完成。现在这一位介于两者之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