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焦点对话:执政满两年,给习近平打分(全文)


宁馨:各位观众朋友晚上好。我是宁馨。欢迎收看美国之音VOA卫视11月21号的“焦点对话”节目。这个星期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两周年。我们来盘点一下, 执政满两年,习近平做得怎样?未来八年,他又面临什么挑战?参加今天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王康先生;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先生; 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欢迎各位参加今天的焦点对话节目。

宁馨:让我们首先来谈谈近平的政绩。两年前的十八大一中全会上,习近平当选中共最高领导人。上任两年来,他的执政路线逐渐清晰:对内巩固个人权力,掀起反腐风暴,收紧意识形态控制;对外展开强势外交,提出“亚太梦”的构想,展示对抗西方和主导世界事务之雄心。对他的作为,中国官媒有“中国新设计师”“习式风格”等赞美,而西方一些媒体则有“习皇帝”之暗讽。习近平执政这两年,如何改变了中国?他的治国理念和执政路线,其核心和本质是什么?我们先从这里谈起。

*行政风格:反腐、集权、死守红色江山*

宁馨:要点评习近平两年来的政绩,就必须对照他上任前的中国和今天中国的形势。你认为习上任两年来是否像人民日报所说的那样“开了新局”,建立了所谓“习式新常态”?请大家各用请用几句话来总结一下。高文谦先生?

高文谦:习近平上台后,执政风格和胡锦涛迥然不同。他大刀阔斧,在两条战线作战,一手铁腕维持一党天下,绝不容许动摇红色江山;一手大力反腐,试图挽回民心。这种做法,究竟是官媒说的“开了新局”,还是穿新鞋走老路,重蹈毛的覆辙,时间将会判明,可拭目以待。

王康:时间过得真快。习近平执政两年,肯定是打开了新局面。胡锦涛江泽民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甚至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也基本上告终了。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进入了历史的新的十字路口。

陈破空: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习近平上台,也点了三把火:集权,反腐,摆脱老人政治。从这个意义来看,和江泽民胡锦涛相比,他是开创了新局面。但是,跟毛泽东邓小平相比,还不算。

*王康:粪坑不除,蝇子难消*

宁馨:我们来看看习近平具体的政绩。高文谦先生,在老百姓看来,习近平上任后的最大政绩莫过于反腐,为他赢得了民心。你对他的反腐成就怎么看?

高文谦:习近平反腐是为了救党,但他软肋在于一党天下正是产生腐败的制度根源,这样他就陷入一个不可解脱的矛盾中:反腐会动摇党的根基,但不反腐党亡得更快。所以前一段习打大老虎已经踢到铁板,现在转而打苍蝇。

现在共产党的腐败已经深入骨髓,小官巨贪,大官更贪,有两个例子触目惊心:一个是从徐才厚抄出的赃款,仅外币现金即超过1吨重;另一个是一个小小的北戴河供水公司经理马某家中竟然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所以体制不变,粪坑不除,掌握大小权力的党内腐败分子就会如蝇逐臭,习近平王岐山纵使有三头六臂,又如何能打得干净?大陆近来热播“北平无战事”,讲的是当年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铩羽而归的往事,很有现实意义。习正面临当年蒋经国的处境。

*中国梦对世界祸福未定*

宁馨:王康先生,习近平上任之初就提出所谓“中国梦”来提升民族和国家的凝聚力。从内政外交来解读,所谓“中国梦”的核心和实质是什么?

王康:从世界历史看,所谓十九世纪是英国梦,二十世纪是美国的世纪,那么二十一世纪就是中国的了。这个“中国梦”的核心和理念,就是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中华民族的现代复兴,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同时成为东亚盟主,继而挑战甚至改变世界结构和秩序,重新成为中央之国。

这里有两种可能,现在都还有待观察。一种可能是成为一个以宪政民主为取向的,趋同于绝大多数国家国体政体的大国,那将是人类的福音。它和西方及美国的基本制度与意识形态的冲突大为减低,剩下国家利益,可以通过竞争和妥协实现。另一种刚好相反,就是重新建立一个大帝国,将是中国古代帝国的一种现代复辟,也是共产主义在前苏联亡党亡国之后的一个现代变种,这就是红色帝国。按照这种理念和本质去发展,在国内势必要和中国民众对民主自由宪政的追求发生冲突,在国际上则会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发生冲突,结果是中国象前苏联一样分崩离析,或全世界共同毁灭。这个梦对中国来说将是噩梦,不是美梦。

宁馨:再来看看习近平上任以来的路线。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他上台后是在邓小平和毛泽东路线之间摇摆不定。提出“深化改革”,有邓小平的影子;三次到韶山参观毛泽东故居和举行文艺座谈会,又让人联想到毛泽东。另外,习近平还有“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说法。你觉得他更倾向于毛,还是邓?陈破空先生,您的看法是什么?

*习的路线是两边摇摆*

陈破空:习近平上任,首先去了深圳,去邓小平铜像前祭拜,而且要求当年陪同邓小平南巡的四位官员也陪同他。给人的感觉是,他要走邓小平的改革路线。三中全会也提出了深化改革的说法。但是,他又三次去韶山参拜毛泽东故居,为毛泽东诞辰一百二十周年举行大型纪念活动,给人感觉,他又要追随毛。在中国南方方言中,毛邓和矛盾同音,因此南方人说:“中国的事情是一个矛盾(毛邓),胡(胡耀邦)来是不行的,照(赵紫阳)这样下去,将(江)来怎么办?再胡(胡锦涛)来,习(习近平)惯了。”这一串话,就把毛泽东、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串到一起了。

习近平这个走法,很明显,自相矛盾。他说,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实际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是对毛泽东的否定,尤其是对毛泽东政治挂帅、阶级斗争那一套的否定。如果没否定,改革就没有意义了。

如果把习近平这个说法推而广之,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那么,就可以说,不能用后五十年否定前五十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否定中华民国,那么, 你的共产革命就没有意义,共产革命的确也没有意义;还可以说,不能用后一百年否定前一百年,不能否定满清,那么,辛亥革命、国民革命都没有意义。改革和革命,之所以有意义,就在于对之前时代政治的否定。这种说法,犹如习近平对共产党自我否定。所以习近平在政治上走的是毛泽东的路线,经济上走的又是邓小平的路线,这两条路线在很多方面是不兼容的。

宁馨:高文谦先生,您的看法是什么?

高文谦:习的执政套路,是毛学为体,邓学为用。所谓毛学,就是坚持一党体制;邓学,就是坚持中国特色,搞半管制、半市场的权贵资本主义。习现在是毛邓并举,政治上举毛旗,经济上举邓旗,两手交互使用。

宁馨: 习近平上任之初,有人认为他的父亲习仲勋文革受害的经历会对他有深远的影响,让他对中国政治体制有深刻的反思。也有人期望他在巩固权力之后在政治上有所开放。但目前看来这些希望都落空了。王康先生,你认为造成外界误读他的原因是什么?

王康:少年得志大不幸,少年不幸则会造成不同的后果。有的人会变得逆来顺受,循规蹈矩。有的人变得凡事逆反。还有些人把少年时代的不幸和磨难,变成自己的人生阅历和资本,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习显然属于后一种人。但我们也知道,人是会变的,最大的变因就是权力,极大的权力会极大地改变人性。很多人曾有天真的愿望,希望习近平的少年不幸,会对他的执政产生影响。但实际上,今天实际统治中国的太子党集团,他们通过对中国长期的观察和思考,也许已经发展出了一个总战略。它远远超过任何个人恩怨和权力较量,任何人掌权,包括习近平在内,都必须根据这个隐蔽而强有力的力量来行事,否则他就一天也呆不下去。

*陈破空:母亲教会习六亲不认*

宁馨:陈破空先生,习近平人生曲折、经历丰富,进过少管所,当过下乡知青和工农兵学员。他是“红二代”,也当过“黑五类”,他的人生轨迹代表了很多同代中国人的人生轨迹。你认为这些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如何影响了今日的习近平?

陈破空:性格决定命运,而性格很大程度是经历造成的。习近平的人生非常复杂,大起大落。当年他的父亲习仲勋被毛泽东迫害,全家遭殃,他也被打入社会底层。他还插过队,下过乡,培养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后来他又当上工农兵学员,作为干部子弟走后门上去,混了一套学历。再后来作为第三梯队的接班人,受到培养,开始显露八旗子弟的骄横。

不过,他人生中很重要的,应该是他的少年经历。据习家的老友、一个名叫杨屏的老人回忆:1966年,年仅13岁的习近平,只因为说了几句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话,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被关进中央党校的院子。习近平和其他5个成人“反革命分子”被押到群众大会上批斗,每人戴着铁制的高帽子,因为帽子重,压得少年习近平受不了,就用两只手托着。他的母亲齐心就坐在台下,参加批斗大会。当台上高喊“打倒习近平”时,他母亲也不得不举手高喊“打倒习近平”。批斗会结束,母子不得相见。一个大雨之夜,习近平突然跑回家,把母亲吓坏了,问他“怎么回来的?”习近平说是趁看守不注意、跳窗户回来的。习近平对母亲喊:“妈妈,我饿!”然而,母亲不仅没有给他做饭吃,反而冒着大雨,出门去告发习近平。习近平绝望地哭了,绝望地跑进雨夜。当晚,颐和园一个看工地的老头收留了习近平,让他在一张躺椅上熬过一夜。由于母亲的举报,第二天,习近平被抓进“少年管理所”,强制实施“劳动改造”, 一关就是三年。

这样的事情可以看出两点,一是习近平能吃苦受罪;二是他的母亲六亲不认,只有党性没有人性,这种所谓的党性给了他深刻的影响。后来他并没有和他的母亲疏远,反而觉得他母亲的所作所为对他是一个人生塑造。所以他绝对忠于党的组织和党的原则。这也体现在,他的父亲受迫害,出来后还教诲他要忠于党。所以习近平骨子里是信共产党这一套的。另外,文革遗风,太子党作风,知青的经历等也很重要,这一切都给他留下深刻的时代烙印。作为黑五类,他吃苦耐劳,挑二百斤重担、走一百里山路,挣表现,终于入党,还当上了大队党支部书记。今天我们看到的习近平,就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高文谦:我来补充一点。我觉得外界误判习近平,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们误判了习对毛的真实情感。人们普遍以为,习近平文革中受父亲习仲勋牵连而对毛有怨恨。大错特错!毛对习家其实是恩大于怨,毛是习仲勋最大的救命恩人,当年长征一到陕北救了他一命。后来虽然又整了习,但主要是为了反击彭德怀的翻案,整西北山头,习仲勋受了池鱼之殃。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曾三次上韶山拜毛,留下一句肺腑之言:“没有毛主席,我父亲早就被杀害了!哪里会有今天的我!”这是他的真实情感。

宁馨:陈破空先生,习近平上任后,摒弃江、胡时代的集体领导制,不断集中权力,成为兼职最多的领导人,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为什么要这样做?是形势所迫还是出于个人野心?

陈破空: 我认为是二者兼而有之。既是形势所迫,也有个人野心。形势所迫,是指他上任之后是第五代领导人就接班问题发生了激烈的权力斗争。这种斗争之激烈,超越了外界的想象,对中共的集体领导产生了根本的动摇。薄熙来周永康一干人准备要发动政变,甚至储备了军火弹药,从政界到军方,地方到中央都有联手。这就震撼了中南海,对习近平也是一个震撼。所以习近平面临的是一个权力保卫战,必须集中权力。另外一点也是个人野心。因为有人解读,胡温时代的弊端是没有实行政治改革。虽然经济上上了台阶,但是政治上一成不变。所以很多人对胡温时代深恶痛绝。大家本来期望习上台会改革政治,但没想到习反而集权。胡温时代还提“党内民主”,从党内民主过渡到党外民主,但习近平上来后中断了这个逻辑,连党内民主都终结了,重新回到毛邓一言堂、一言九鼎的时代。

宁馨:高文谦先生的看法呢?

高文谦:习近平集权有三点原因。第一,这是“时势造英雄”的结果。十八大前,中共高层对时局有一种危机感,认为多年来积累的经济、社会、政治矛盾有可能全面爆发,而胡锦涛时代的“九龙治水”模式难以应对,因此要整合体制内的各种资源,授权习近平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
第二,胡锦涛一退到底,江泽民等其他党内老人也多是耄耋之年,干政已经力不从心。第三,习近平性格内敛,绵里藏针,十八大前蒙过了江、曾等人,一旦大权在手,便挟红二代的优势,放手抓权,毫不含糊。

*王康:集权增加了“反右”重演的可能性*

宁馨:王康先生,习近平上任以后大大强化了对意识形态和言论的控制,对异见人士的打击也非常无情,招致了外界一些批评。他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长远的后果是什么?

王康:这是非常危险,值得警惕的动向。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时候曾经说“不要争论”,以避免改革开放遭到否定和失败。江泽民和胡锦涛作为共产党的看门人,权贵集团的代理人,基本沿袭邓的老路,对意识形态实行淡化。胡锦涛还提出要搞“和谐社会”,给中国知识界留下了一定的空间。

习近平上台后为什么要强化意识形态,打击以自由派为主的知识界呢?恐怕不是他本人和中国知识界过不去,这是形势使然。中共有新的形势,新的任务,新的目标了。这个目标说到底就是要结束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相对自由的状态,重新回到毛的时代,把毛的政治遗产统帅邓的经济遗产,完成一个前所未有的所谓的伟大使命。在这个伟大使命下,必须钳制思想,必须思想一律。知识界当然首当其冲。这不是他个人的好恶问题。

这会造成什么后果?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可以推测,中国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理精神污染,甚至新的文革。毛泽东当年说过“过七、八年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实际上只要回到毛的老路,那么对知识分子进行整肃就是不可避免的。

陈破空:关于意识形态的控制,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习近平,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党机器非常重要。他们知道八千万党员非常厉害,只要掌握了党就掌握了大权。而且党指挥枪,掌握了党也就掌握了军权。所以邓小平虽然改变了毛泽东的政治路线,但没有改变其组织路线,因为他知道毛的组织路线那一套非常管用。所以邓一手抓党权,一手抓军权,有了这两手就可以贯彻他的个人意志,为所欲为。

习近平同样意识到这一点。他深深意识到,在中国的现有情况下,不是去走向人民,而是一定要把党机器抓在手上,再加上军权,他才能说了算。这一套思维,其实是陈旧的,他从来就没有越过体制去思考问题,不去看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套运作国家的方式,那就是依靠人民,用民主的方式。

宁馨:高文谦先生,您的看法?

*争夺舆论阵地,维持党天下*

高文谦:加强意识形态控制,凸显了习近平对共产党失去舆论阵地、高校阵地、互联网阵地的焦虑,认为互联网失控是维持党天下的 “心头之患”。

这样禁锢言路,用钳口术的办法治国的做法,完全是自欺欺人,后果是很可怕的。连毛邓都明白这个道理。毛当年说:“让人讲话,天塌不下来”。邓小平也说:“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人们不敢讲话,道路侧目以视,正是中国历史上政治黑暗暴虐的写照。事实上,报纸越干净,社会就越肮脏。新闻越和谐,现实就越丑陋。

现在网上流传借讽刺北朝鲜,影射习近平的“祖传三代庸医”的段子:第一代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第二代是头疼医脸,脚疼也医脸,因为对他们的面子最重要;第三代更邪乎,头疼堵嘴,脚疼也堵嘴……而且特别申明:“说的是朝鲜当局,禁止联想中国”。

宁馨:尽管加强了社会控制,严厉打击不同的声音,习近平的声望还是很高。你怎么解释这一点?他的执政理念和方式中哪些因素迎合了中国民众的心理?

王康:习近平的民望, 主要来自反腐,强势的执政风格和对外强硬(恐怕不是因为整肃知识界)这些能轻易满足中国民众的民粹主义。这种所谓民望是值得分析和批判的。谁都知道,中国没有真正的民意调查机构,中国的民意往往是集权统治的结果。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唱红打黑,他们俩虽然双双已经在牢,但他们在重庆的民望一直居高不下。可悲的是,因为愚昧,因为思想钳制,因为信息的封闭,中国的民意并不反映真理和正义。此外,中共从来不提供公开辩论的空间。如果把狱中的刘晓波、浦志强和许志永放出来,让他们有公开的场合跟党国政要辩论,他们的民望未必会比习近平低。

高文谦:习近平民意高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大力反腐,赢得了相当声望。另一个是他非常善于在政治上包装自己。习上台后说了很多漂亮话,比如“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把权力关进笼子”、“容得下尖锐批评”、“敢于讲逆耳之言”,另外就是吃包子,做亲民秀等这些小把戏。

但现在习的蜜月期已过,声望开始跌落,很多人对他感到失望。这两天人们对辽宁日报卧底调查的强烈反弹,网路上一片声讨之声就是证明。人家说他没有把权力关进笼子,却把敢言的人送进监狱。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更是走火入魔,连下昏招,召开文艺座谈会,新古田会议,捧周小平、“砸锅论”,把好不容易通过反腐好赢得的好感,输了不少。总之,棋下得很臭。难怪当年聂卫平不愿教他下围棋,怕丢他的脸。

*国内民望高,国际评价一般*

陈破空:的确有这个现象:在国际上对习近平评价一般,但国内民望很高。这是因为,习近平对中国社会非常了解。他知道这是一个人治的社会、一个专制社会、一个封建王朝。这种社会的一个特点就是老百姓被奴化,“盼青天”的思想很重。反腐,他说你是青天,薄熙来反腐是薄青天,习近平反腐又是习青天。但这种青天思想是长期奴化的结果。因为他们不知道只有用制度来反腐才更有效,以为个人反腐是有魄力的表现。说到底,本质上这是共产党对老百姓的长期忽悠的结果。

正因为人治和奴性,毛泽东时代,有这样的红歌,《东方红》,“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但到了邓小平时代,四川人编了新的《东方红》,开始讽刺:“西方黑,太阳落,中国出了个邓矮坨,他为自己谋幸福,他叫人民各顾各。”现在习近平时代,这个《东方红》就变成了一个新的段子,更讽刺:“北方灰,太阳低,中国出了个习皇帝,他为红二代谋幸福,他叫人民听他吹。”说实在的,习近平就是在吹。再加上他利用网路,组织班子,什么学习粉丝团、学习小组等,很善于利用新的网络语言,塑造自己的习青天形象,所以蒙蔽了不少人。

宁馨:最后来看看外交方面,习近平的思路又是什么?为什么国际社会老是把他和普京相提并论?王康先生?

*王康:中俄接近危害甚多*

王康:众所周知,中国曾经和前苏联结盟,其间中国深受其害。毛泽东最大的错误从1949年朝觐莫斯科,为斯大林庆祝七十寿辰就开始了。毛一辈子没有摆脱苏联的阴影,而且在斯大林的路上走得更远。邓小平的改革在某种程度就是要摆脱苏联模式,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摆脱。比较一下中国和苏联的宪法和党章,其中的相似之处让人惊讶。历史教训是,中国和俄罗斯结盟,吃亏的总是中国。原因很简单,彼得大帝以来,俄罗斯的国家目标就是成为世界性大帝国。俄罗斯没有现代化的科学技术,商业及市场经济,更没有宪政成功的经验,不可能为中国提供现代化经验,只能是本质上仍旧是帝国形态的斯大林模式。所以中国和俄罗斯千万不能有结盟的关系。

邓小平曾经说过,在二十世纪危害中国最多的国家,除了日本,就是俄国。现在看来,俄罗斯对中国的危害远远超过日本。普京要和习近平套近乎,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要借助中国实现大俄罗斯帝国夙愿。中俄如果结盟,除了达成传统地缘战略以对抗西方外,没有任何正面意义。这本来就是开历史倒车就是玩火。中国和俄罗斯当然应该保持正常的国家关系,但千万重温北京—莫斯科轴心之类的旧梦。。

习近平和普京都说过,明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结束七十周年,中国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中俄两国要在莫斯科共同纪念。众所周知,前苏联在抗战期间曾严重损害过中国主权,1941年的《苏日中立条约》,1945年的《雅尔塔秘密协议》,都严重危害了中国。难道中国人忘了?如果一定要纪念二战和抗战,那最好的对象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俄罗斯。

宁馨:高文谦先生,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国官媒和民间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反美,仇日,亲俄。你认为习近平是否有意鼓励这种情绪?危险性在哪里?

高文谦:没有证据显示习近平有意操弄民族主义情绪,但他的强势作风无疑又加了一把火。这样做,不仅违背了邓小平韬光养晦的策略,四面树敌,导致国际环境空前恶化。而且,在国际格局中选边站,与普京打得火热,这是重蹈当年毛“一边倒”的历史错误,迟早会被普京这个好战的“肌肉男”拖下水,把中国引向灾难。在中国近代史上,吃俄国人的苦头还少吗?这是在玩火,非常危险。

陈破空:民族主义在集权社会从来就是一把利器,也是最后一块遮羞布。不管是当年日本的军国主义,还是纳粹德国,还是当年的苏联,今天的俄罗斯,都是打民族主义的招牌。今天的中国也不例外。只要拿出爱国两字,就是政治正确,就是战无不胜的利器。只要批评政府,就是“不爱国”。政府就用这个来控制舆论,排除干扰。只要你跟我一致,我就给你贴上爱国标签,就像现在的香港问题。拥护北京的就是爱国爱港,批评政府的就是不爱国不爱港。在专制国家,这是非常容易用来忽悠民众的一个利器。在民主社会,爱国有不同的方式。称赞国家是爱国,批评政府也是爱国,甚至是一种更深刻的爱国,因为不想让政府来耽误国家。但是在中国,政府用爱国主义来把舆论颠倒了。人人都对批评政府避之唯恐不及。象陈方安生,李柱铭这样的香港民主派,出访为香港人说话,一回来就被亲共人士骂成是卖国。习近平上台之后,他的确把这一套又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宁馨:好,习近平上任两年来的政绩就点评到这里。接下来我们要看看,习近平未来几年的挑战是什么?请您不要离开,我们马上回来。欢迎您在美国之音中文网站和Youtube观看和支持焦点对话,并提出建议。您也可以到焦点对话的twitter的帐号上发表您的看法,地址是twitter.com/voaproandcon。

YouTube链接: 焦点对话:执政满两年,给习近平打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