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焦点对话: 中国人历史观,被讥笑柄?


台湾是否真的自古属于中国?中国在近代史中是否只是扮演被欺负被侵略的角色?最近中文网路流传一篇奇文,挑战一些中国人长久以来视为理所当然的历史结论,引发网民争相转载和激烈辩论。这篇文章名为“国人历史观的几个笑柄”,作者是香港历史学者和作家冯学荣。他以大胆敢言而被网路媒体誉为“近年来声誉鹊起而颇引争议的独立学者”。冯学荣的文章触犯了哪些禁忌?他对国人历史观的挑战有没有道理?

参加今天讨论的三位嘉宾是:中国独立民间学人王康;“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高文谦;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

王康认为,冯学荣的文章逻辑混乱,称不上大胆敢言,属于“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类文字,作为香港学人没有什么风险;远不如大陆和海外学人的勇气和功力;其实是用历史虚无主义对待民粹主义,两者都体现中共历史观。他说,该文可视为中国人自我认识的偏颇形式,是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电视片《河殇》的末流,但既无前者的学养,也无后者的深刻和影响。

高文谦和程晓农则对冯文表示赞赏。高文谦说,中国历史观的核心是大一统、大中华情结,成王败寇。中国没有宗教,历史的评判在某种程度上承担了宗教的功能,往往是宏大叙事,强调史识、史德,不注重细节,缺乏西方严谨的实证逻辑分析和考证,禁不起推敲深究。而共产党执政以来,把历史的解释权垄断起来,所谓历史研究就是为了论证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让历史为政治服务。长期以来,国人在这样的灌输洗脑下,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形成党化思维定势,“爱国愤青”就是这么炼成的,在愚昧无知的粪坑里打滚而不知道自己脑残。冯学荣文章就是回归常识,开启民智,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

程晓农认为,1949年以来,近现代史教育是政治教育的一部分,古代史也被用毛泽东式农民造反万岁的史观彻底改造过了。因此,历史研究和历史教育在中国都成了意识形态洗脑的重要工具,为政治需要服务。近十多年来近现代史领域有不少学者努力澄清史实,但他们的研究成果多半无法进入官方教科书,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仍然在喝着“狼奶”成长。许多人习惯于顺从当局灌输的意识形态和历史观念,而懒得独立思考,对当局的欺骗宣传照单全收。

程晓农说,当局经常讲“自古以来”,其实,历史上中国的疆域经常部分由异族统治,汉人的王朝甚至被异族完全消灭,例如,中国的疆域曾成为蒙古帝国的一部分。中共历史观的思维是,“我可以统治你,你不可以统治我;即便你真统治过我,我也会说,咱们算是一家子,以此来掩盖我被统治过的那一页”;因此它把统治中国的蒙古异族说成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至于中共军队入侵印度、越南,官方解释成“自卫”,而派军队进攻南韩的史实无法辩解,便掩盖起来不许讨论。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焦点对话》推特:http://twitter.com/VOAProandCon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 中国人历史观,被讥笑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