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时事大家谈:司马南谈“移民”风波(全文)


几天前,有美国华裔学者发文称,挺毛左派文人司马南现身洛杉矶华语电视,并且从事与媒体运作相关的商业行为,因此疑似“移民美国”。消息在互联网引发评论炸锅。司马南本人在“回避处理”几天之后称,他没有移民,并对屡屡遭遇“被移民”嗤之以鼻。那么,司马南到底是不是司马“移”?自称“做中国人挺好”的他频繁出入美国究竟为哪桩?有关司马南“爱美国是生活,骂美国是工作”的评论是否中肯?司马南1越8日从美国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通过Skype现身美国之音VOA卫视时事大家谈,拿出他的说法。以下就是采访的全部文字内容。

主持人宝申:首先请司马南先生来澄清一下,你是“司马移”还是“司马不移”。

司马南:我叫司马南。有一段时间,比如一个月两个月、半年,就会有司马南移民美国的谣言。这谣言层出不穷,那些制造司马南移民美国话题的朋友们,总是乐此不疲,所以我前几天在北美华人春晚上有一个被采访的环节上开玩笑说,我现在恐怕要改名司马移了,移民的移。刚才宝申在介绍这段情况的时候呢,说了两点。一点说,是有一个华人学者,他认为司马南疑似移民,我要做一点更正。那个叫“那小兵”的先生呢,他不是说疑似移民,而是一口咬定司马南见了他,司马南到他们的公司去拉广告,所以他确信司马南移民。我要说,这位叫那小兵的先生,无论他此前做过什么,说过什么,在关于司马南的问题上,他说的不是实事求是的。他说的是赤裸裸的谣言。第二,刚才宝申在介绍情况的时候还谈到,说司马南说,骂美国是工作,在美国是生活。这是有人编造的司马南语录。司马南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司马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司马南不会移民美国,司马南没有打算移民,司马南的家人也没有移民。

宝申:我们问题比较多,抱歉打断一下。你刚才说司马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这句话挺熟的。前段时间赵本山也说:“我没有移民任何国家,我们国家发展挺好的,我为什么要移民。我永远都是中国人。”看来你的这番表白跟赵本山差不多的,永远不会移民。

司马南:我和赵本山的说法还是有一点差别的,我刚才并没有说永远不移民,我是说我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没有想移民,做中国人挺好。但是呢,我恰恰有另外一种理解,那就是在现在世界一体化的情况下,地球村,移民是个人权利。移民这种权利是受联合国人权公约保护的,司马南是普通的公民,但不是贪官,没有携巨额来源不明巨款移民,所以司马南这是一种个人行为。我不是说司马南不能移民。所以这个情况还是有差别的。

宝申:所以你现在仍然留一扇门开着,未来有可能考虑移民的问题。

司马南:我是说我有这个权利,司马南没有考虑移民,但是司马南有移民的权利。三个意思,而不是一个意思。

宝申:另一个意思就是说你保留将来移民美国的这种权利。

司马南:我没有这样说,这样表达就会延伸出另外一个复杂的解读来。

宝申:好,那我们就暂且停留在你刚才的这番解释上。我看了一下你最近为国际卫视做的“司马白话”这个专题节目。从去年十一月开始播出,每周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30分钟。我看你也是蛮拼的,一个人讲30分钟,话题包括贪官通奸,裸官摸底,还有小官巨贪,都是跟中国时局非常切题的。有人说你这是针砭时弊,但是也有人说你是在抹黑中国。请你来解释一下。

司马南:我去年11月在ICN国际卫视开办了一个脱口秀节目,日播,所以刚开始做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想要做一个集中的节目,所以谈了40多期反腐败。但是比如今天的节目,谈的就是艺术,就是华人艺术家在百老汇如何成长,如何进步,两种文化如何融合的问题。不只谈腐败、谈时政,而是一个万花筒,什么节目都谈。第二,谈中国的腐败问题,谈中国的丑态,就是抹黑中国呢,我不这么认为。重要的是司马南说的是不是事实,司马南是不是像那小兵先生一样编造事实。中国有腐败是事实,中国正在展开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败的斗争,贪官各个噤若寒蝉,这也是事实。把这样的一些事情讲出來,这不叫抹黑中国,而是反应出中国的一种政治自信、文化自信。

宝申:刚才你谈到你的节目的主要内容。中国最近对舆论的掌控非常严格,对于一些微博大咖的掌控也很严格,你的舆论空间也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有人说你现在在国际卫视做节目,是墙里开花墙外香。还有人说,司马南辛辛苦苦15年,不如周小平花千芳辛辛苦苦一年。你是不是有一些失落感?

司马南:谢谢这些朋友总是能够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读我,不过他们对我不够了解。中国的舆论确实有受钳制的一面,我们的词儿叫做撞桥船沉的言论,叫做反党恨国的言论,受到某些限制。但是另外一方面,中国互联网的宽松度、自由度,在网上任意口水滔滔,那反而是不利的。因此,我[认为]对于中国互联网上那些反共恨国的大V们的言论管得不够严格。对于花千芳和周小平这些比我年轻一辈的网络草根,他们讲一些爱国主义的内容,我是支持的。我认为他们受到舆论的追捧也是理所当然的。我是北京胡同里一个傻大爷,水平也比较低。看到年轻人的成长,我自是为他们高兴。但是我还有另外一个主张,包括周小平花千芳这些人,他们应该经风雨见世面,而不是他们突然出了名之后就像熊猫般被保护起来。每个人都应当有承受别人对他的批评的这样一种能力。比如说司马南就在网上风来雨去,承受了很多人对他的批评,包括一些有组织、系统的抹黑和造谣。

宝申:司马南,你刚才谈到你在北美国际卫视春节晚会上澄清了:第一,你没有移民;第二,你拿的是十年签证。那么你拿的是商务签证还是旅游签证?有人说你“爱美国是生活,反美国是工作”。还有人把你标榜为反美人士。你自己也在微博上写过,我把老婆和家人送到美国这个毒瘤,我自己在中国可以享受小三等等。你来美国经常往返,现在你拿了十年签证也会经常往返,你认为美国是个毒瘤骂?你对美国文化、政治、这种生活有什么印象?

司马南:那你这段问话当中是个复杂问语,里面包含了很多谣言。首先,司马南不是反美,其次,我从来没说过把老婆孩子送到美国。除了孩子在美国读书以外呢,老婆在北京上班,我本人拿的是旅游签证,现在呢,由于奥巴马和习近平主席两人谈判中美关系,进一步深化大国关系、两国人员深层次往来,所以这一次很多人拿的都是十年签证,司马南不过享受了两国外交正面成果这一条,所以司马南并不存在爱美国、在美国工作等等,但是当然我也不反对美国。那么,司马南反对的是什么呢,为什么总是有人说司马南反对美国呢?我无数次澄清,司马南反对的是美国霸权主义,司马南反对的是美国有一部分人总是要破坏中美关系之大局,美国总是有一部分人总是要制造混乱的关系、离间中美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些人居心不良。这些人不是美国,不是美国人民,甚至不是美国政府,是美国的有些利益集团,他们能够在破坏中美关系当中谋求个人的利益。所以我们从两国建设性发展的新兴大国关系的角度来解读公民深度的交流,应该说这是一种正能量,这是一个好事情。

宝申:抱歉,我们这个部分的话题就要结束了,在结束之前我们先来接听两位观众听众的电话。看看他们对你有什么问题,然后我请你简短地解答一下,然后我们就休息一下,进入第二个话题的讨论。首先是山东的王先生。

山东王先生:主持人你好。司马南先生,我简单提四个问题。中国的左派和右派都是名利双收,但是您只能在美国口无遮拦、谈笑风生。但是这些脱节的发展的思想,对中国真的有益吗?第二个问题,武汉和我的家乡淄博都在参选评比文明城市,要求武汉的市民背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想问一下,中国现在真的文明了吗?第三个问题是,网上有一张司马南先生和王立军、赵本山的一张合影,我想问一下,这是真的吗?所以你的背景是什么?其次就是请他解释一下司马南先生有没有读过鲁迅先生的二丑艺术。

宝申:谢谢王先生。下面再请一位西藏的高先生。高先生您好,您有什么问题?

西藏高先生: (我听了你的节目),对你的节目有所了解。我给你讲一个1960年中国大饥荒的故事。在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爷爷就告诉我说,60年饿死人是非常常见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多数人要么全身浮肿、要么瘦骨嶙峋,很多人走着走着倒地就死了。人民没有粮食吃,吃的树皮都给啃光了,吃的观音土、窝窝头。知道什么是观音土吗?给你解释一下,就是给观音菩萨佛祖上香烧出的灰,他们就吃了那个之后呢,最后在肠子里面会像水泥一样凝结,肚子大的像十个月的孕妇一样,像吹涨的皮球一样慢慢死去。这种死法极不人道。日本人杀我们也不过刺刀而已。。。

宝申:好的,高先生,由于时间有限,您提的问题的意思我们已经听清楚了。司马南先生,刚才山东的王先生提了一些有关中国现在政局的问题,左派、右派、意识形态掌控等等,等一会儿我们留到第二个部分再进行讨论。他还提到一个具体的问题,就是近日中国的网站上登了你和王立军一起合影的照片,还有赵本山和王立军等人的照片。你认为这有没有任何的意思在里边?

司马南:我和王立军的照片是几年前我参加中宣部的一个代表团到那儿去考察文明建设的时候,王立军作为副市长我跟他照的。照片是我自己传到微博上的。近几年不断有人把这个拿出来作为什么什么政变的证据。非常可笑的。第二,我和赵本山没有见过面,尽管我们是老乡。从来就没有过赵本山、王立军、司马南在一起的照片。这种说法是不实事求是的。

宝申:好的,时间关系,关于司马南的移民风波,到这里就结束了。不过请不要走开,接下来我们请司马南和陈破空就中国时局进行辩论。请继续锁定收看美国之音VOA卫视。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IO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司马南谈“移民”风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