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时事大家谈:反共厌中,香港学界连平反六四都不要了


最近一些香港学界人士认为,在连一国两制以及真普选都无法落实的香港,”建设民主中国”实在太过遥远,先争取香港的民主比较重要,而且将不会出席每年举办的六四烛光晚会。为什麽97年之後,香港居民与中国大陆的距离反而越来越遥远? 为何北京当局越是加强统一的努力,却越是激化香港居民的本土意识? 去年的雨伞革命,是否彰显出对於香港与北京之间无法跨越的政治鸿沟? 香港人,是否对一国两制失望了?

参与讨论嘉宾,一位是香港《亚洲财经》传媒集团总编辑纪硕鸣先生,另外一位是独立媒体人,网名为北风的温云超先生。

浸会大学学生会候选外务副干事长张昆阳说,比起“平反六四,建设民主中国”,“保住香港”更加重要。他表示,本土思潮已经兴起,香港人不应太依恋中国人的身份,并称“一国两制的存在亦正是因为两地有所分别”。”香港人是否感到北京并没有诚意要给予真普选,所以感到失望,乾脆连推动中国民主都要放弃?温云超认为,这显示了去年占中之後,香港人有极大的挫折感。

香港大学学生会候选外务副会长李峰琦说:”我个人不赞同再用建设民主中国来作为主题,因为建设中国的民主实在是太遥远了。我们是觉得先争取香港的民主,是比较重要。”香港需要背负中国民主化如此沉重的责任吗?如果香港自己都没有民主,能够背负这种重任吗?纪硕鸣认为这是香港人的无奈表现,而且不只在学界,在一般香港市民心中也是如此;但如果因此就与中国切割,则是价值判断的错误。

美国之音采访的学生表示:“其实本土意识跟中国的意识是没有冲突的。我们了解自己的文化,保存自己的文化,没有说要放弃中国的东西吧。曾任中大学生会副会长和学联秘书长的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也说:” 阻碍香港民主化的力量很大部分是中国共产党,你无论如何就是一国两制,你也需要处理跟内地大陆的关系,这个是不可避免的。我也看到,包括这些学生,他们表达就是关于香港,但是他们也不是说要走向独立。”温云超认为这两者是不同的,将本土意识与港独连结起来,其实是北京当局污名化香港民主运动的做法。

香港大学学生会的候选会长冯敬恩表示,如果香港支联会继续以“建设民主中国”,或以争取中国民主作为争取香港民主的手段,一旦当选一定不会参加已经举行了25年的六四烛光晚会。温云超认为,六四向来是香港本土意识的一部份,许多人正是受到六四事件的启发,才争取香港民主,所以应该将眼光放远,善用六四的政治遗产,而非切割。

香港崔先生认为,香港反对中国大陆游客,是政治歧视,香港人应该给习近平一个机会。云南周先生说,不只是香港,台湾也与中国渐行渐远,对港台人民而言,民主自由是基本尊严,但对中国人而言,只要生活温饱就满足了。

纪硕鸣表示,当前香港学界除了想与中国切割的人之外,也有不同看法的人,而去年的”占中”与”反占中”,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更多精采点评,请收看时事大家谈完整视频。

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VOAIO
推特: https://twitter.com/VOAIO
《时事大家谈》主持人黄耀毅脸书页面: Facebook.com/VOAYYHuang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反共厌中,香港学界连平反六四都不要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