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焦点对话: 缺乏自由,中国媒体也腐败?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不少媒体受到反腐调查。尤其是媒体龙头老大中央电视台爆出各类权色权钱交易,置身于反腐旋风的风眼。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教授展江在接受“共识网”采访时语出惊人,称中国媒体的腐败“世界第一”。与此同时,国际新闻组织“记者无国界”最近将中国新闻自由度列为世界倒数第五。中国媒体腐败体现在哪些方面?缺乏新闻自由与媒体腐败有多大的关系?

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转型问题学者程晓农表示,中国的媒体腐败简单来说就是两类:一是,给钱,我就为你说好话,刊登表扬稿件;二是,给钱,我就不说你的坏话,不发表对你不利的批评稿件。媒体的收益分两类,一是企业或其它机构用广告费在媒体买平安,或者让媒体为它们当喜鹊、唱赞歌;另一类是记者、编辑个人拿钱,写表扬稿件或者不写批评稿件。

程晓农还说,关于宣传部领导下的媒体,国内有记者写过一首打油诗:我是党的一条狗,蹲在党的大门口,叫我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就几口。经济市场化以后大部分媒体的经费要靠自己创收,但宣传部门是把媒体捆起来一脚踢到海里,媒体要想不淹死,就得自己在市场的大海里游泳,但它们仍然是喉舌,所以手脚是捆死的,不许自由行动。媒体追求新闻职业伦理的正道不让走,只有少数杰出的市场化媒体能与媒体腐败保持距离,大多数媒体都学会了腐败求存。这是宣传部逼良为娼。

他说,媒体腐败之所以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是因为公众对媒体仍然寄予高度期望,还希望媒体能扮演反腐败、监督政府的角色;但是,政府的想法正好相反,媒体有点腐败,关系不大,但绝对不能让媒体监督政府,这就是中国媒体生存的大环境。部分记者的社会良知是永远消灭不了的,但他们被迫扮演喉舌角色的结果是,中国的社会和政治进步被长期拖延,这是中国的悲剧。

“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中国人权”资深研究员高文谦认为,中国媒体腐败的根源在于政治管制,媒体本来是社会的第四权力,负有舆论监督的作用,但在中国被剥夺了这种权力,而政治管制是一把双刃剑,既剥夺了媒体报道的自由,又为媒体提供了寻租空间。媒体的普遍腐败更有利于管制,可以抓媒体的小辫子。

高文谦还说,中国媒体的全面堕落,令人十分悲哀。媒体本来是社会的公器和良心,担负着舆论监督的责任,但在一党体制下,却成为政治的工具和帮凶,与官商勾结,戕害百姓。中国新闻人还是有一些有良知的人,秉持职业操守,比如刘宾雁、高勤荣、李大同、师涛、程益中、高瑜等,但与媒体的整体堕落相比,还是太稀缺了。缺少了这种“第四权力”,整个社会就会更加失衡,社会转型也会更加困难,遥遥无期。这是中国的不幸。

政论作家、时事分析人士陈破空认为,中国媒体,由政府垄断,本身是政府的一部分;依附权力,为权力服务,必然导致腐败。中国媒体只有获得独立自主地位,回归社会,为大众服务,摆脱与权力的纠缠,才可能脱离腐败。换言之,只有新闻自由,才可能让中国媒体远离腐败。

附:观众朋友们,在焦点对话视频上有美国之音的二维码,您只要使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的二维码识别程序扫描图片,就可翻墙收看焦点对话,欢迎使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焦点对话》推特:http://twitter.com/VOAProandCon

YouTube链接:焦点对话: 缺乏自由,中国媒体也腐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