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走进美国:维吉尼亚马匹收容所 助盲马重获新生


今天的《走进美国》要给您讲一个关于马的故事。提起马这种动物,您可能想到了它们赛场上的英姿飒爽,或者田园牧场上的悠然自得。但现实并不总是如此。马的平均年龄是25到35岁。和人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马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它们的主人、生活环境会经历这样那样的变数。很多马得不到应有的照顾,有些甚至被人遗弃。那这时候它们怎么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双目失明的阿帕卢萨马科迪(Cody)被曾经的主人遗弃。然而现在,在维吉尼亚州的白鸟阿帕卢萨马收容中心(White Bird Appaloosa Horse Rescue),科迪正在接受骑乘训练。它有了新家,新的工作,和新的朋友在一起。

2003年,两匹阿帕卢萨马的主人向乔治·哈卡比梅菲尔德(Jorg Huckabee-Mayfield)求助,她产生了建立收容所的想法。她喜欢阿帕卢萨马的性情,喜欢他们的毛色。阿帕卢萨马很友好,喜欢人,性情温顺。乔治说:“我们很早就决定,只接受需要帮助的马匹。我们不会挑那些值钱的,或者容易被收养的马。因此,农场上的马大多有这样那样的疾病。”

兽医卡罗琳·罗斯纳(Caroline Rossner)告诉我们,阿帕卢萨马容易患上眼部葡萄膜炎,这是一种遗传病,在阿帕卢萨马身上很常见。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失明。

这是收容所马匹普遍面临的问题,它们大多有视力障碍,甚至完全失明。农场主人无法为视力受限的马匹提供安全的环境,于是向收容中心求助。也有一些马遭到主人抛弃,被好心人送到这里。

每个月卡罗琳会来给马匹做一次体检,她会和乔治一起仔细检查每一匹马。她知道它们的名字,它们的故事,知道谁害怕查眼睛,谁比较勇敢。

卡罗琳说,来收容所之前,这些马普遍缺乏照料,它们的身体情况指数只有2到4,通常体重偏轻。到这里3至到周之后,它们的情况就会好转,看起来也健康多了。

在这里,我们结识了只有四岁的小母马派博(Piper)和他的伙伴米歇尔。六周前,它受感染的左眼被摘除,而右眼也已经失去了视力。

负责照看派博的志愿者米歇尔·科宁(Michele Cornean)说:“他以前一直很友好,和人亲近,它会主动接近我。但它失明以后,就一直和人保持距离。”

她不让任何人接近。米歇尔给它拿来小零食,喂一个,摸一下。渐渐地米歇尔可以抚摸它的头,它的后背,可以抬起它的腿来做检查了。今天它第一次带上了缰绳,这意味着它对人的信任又近了一步。

米歇尔的努力还在继续。收容所希望派博有一天可以像科迪一样,成为骑乘马。这样它更容易找到新主人。

乔治去年出版的《我是B先生》(I am Mr. Bowersox)讲述了这位收容所大明星的故事。在蒙大拿州的一次拍卖上, B先生奔跑着撞上了栅栏,大家才知道它什么都看不见。拍卖师开价一美元,却没人愿意出价。已经40多岁的它被主人遗弃在马房, 好心人举办义卖募款,将B先生运到了维吉尼亚。

“它是小朋友的好老师,它对人耐心又友善,帮助害怕马的人克服了恐惧。它就像一只大大的,毛茸茸的白色泰迪熊。”乔治说,“第一次来这里学梳毛的人,我们都会把B先生安排给他。B先生会乖乖站在那里,让人和它亲近。虽然B先生对它的主人来说一文不值,对我们来说,却是千金不换。 ”

B先生没能等到这本书出版。去年六月,B先生已经无法进食,它的食道肿瘤无法进行手术,收容中心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谈到B先生最后的日子是,乔治说:“感觉糟透了。这里每一匹马都是不同的,都有自己的个性,都独一无二。我们会一直想念它。”

收容所现在一共有27匹马,靠捐款和志愿者运作,每年花费约8万美元。每次有马匹被爱马人士收养,乔治在替它们高兴的同时,总会觉得有些不舍。留在收容所的马匹与乔治为伴,得以安享晚年。

这些马匹可能不会很快就找到新家,但乔治相信, 每一匹马都能找到爱它们的主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