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王丹由薄熙来案看中国人权


六四事件学生领袖王丹(美国之音 张佩芝)

六四事件学生领袖王丹(美国之音 张佩芝)

六四天安门事件学生领袖王丹星期二表示, 备受瞩目的薄熙来案,虽然看起来是以司法解决的方式来展开,但是实际上中共还是以人治为主。他说,薄熙来有不好的地方,但是他的人权还是需要受到保障。除此之外,王丹呼吁,中国人权问题可以做为台湾一个跨越蓝绿的共同点。

六四天安门事件学生领袖王丹星期二在出席民进党主办的一场关于中国人权研讨会上表示,中国存在的人权问题太多,他今天希望提出外界比较没有直接关注到的几个问题,包括不受司法程序约束的劳教制度、异议人士的回国权、中国政府通过行政行为对人民进行人权负教育等。

另外一个问题是双规和监视居住,这些手段时常用在贪腐官员身上。他说,提倡人权的活动人士不是为自己,也要为对手的权利呼吁,包括薄熙来。

“今天对薄熙来的处理,某种程度是侵犯薄熙来人权的。尤其长时间从薄熙来被捕到现在,用的都是所谓的双规,在规定的地点,规定的时间接受调查,双规其实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规定,双规的处理其实严重侵犯人的自由,在规定地点,规定时间,可是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是共产党内部的纪律检查委员会,一个党的机构就可以剥夺一个公民的自由。”

王丹说,就算薄熙来有不好的地方,也应保障他的人权。他幽默地说,也许薄熙来以后会和民运人士站在同一阵线,呼吁要保护人权。

目前在台湾清华大学担任客座助理教授的王丹说,从中国对薄熙来案的处理可以看出中共还是以人治为主,虽然看起来是以司法解决的方式来展开薄熙来的案子,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人治,甚至是党的内部斗争,看不到人权的基本涵义。“换句话说,你可以看到,中共唯一的进步就是说,就是学会用假的面具来掩饰自己,说明他心里也知道正确的是在什么地 方,就是不愿意那么施行而已。”

王丹表示,他对18大高层人事更迭后中国人权得到改善不抱希望。 “一方面制度的变革才是比较值得关注的,制度不变革换谁上去都一样,另外一方面,对中国决定性的力量还是老百姓自己,不在中国共产党。”

王丹表示,一直以来,国际社会通过不同渠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发挥了不同程度的作用。他认为政府对政府的渠道最没有效用,最行不通,国际非政府组织渠道稍微有些作用,另外西方个人,像基辛格、杨振宁等,对中国政府施压,在中国 极权体制下,这种个人和政府高层官员的私谊,反而成了最有效的管道,另外媒体舆论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王丹就台湾如何能帮助推动中国改善人权问题上提出几点建议。他认为台湾民主基金会可以提升对中国民主的关注,另外台湾蓝绿对立严重,中国人权问题可以做为跨越蓝绿的议题。他说:“我向台湾发出的呼吁是说,中国人权问题,中国民主发展问题,应该做为一个跨越蓝绿的共同点。”

另外王丹建议, 过去像民进党等台湾反对力量的实务经验对目前中国人权运动其实相当宝贵,可以把这些经验总结出来供中国人权运动做参考。另外他也建议台湾社会应该增加对大陆来台学生的关注,这些陆生未来回到中国后势必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力量,台湾应该扩大和陆生的接触,进行更多的交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