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王丹谈太子党的四大政治性格


中国民运人士王丹(美国之音张佩芝拍摄)

中国民运人士王丹(美国之音张佩芝拍摄)

六四天安门事件学生领袖王丹表示,18大是一次未完成的人事交接。他预测,未来中共领导层会反应太子党完全不同于团派的政治性格,高层内部突发事件的可能程度会比胡温时期大为提高。

六四天安门事件学生领袖王丹星期一在台北举行的一场关于中共18大人事变动的研讨会上表示,这是一次未完成的权力交接,是一个过渡性质的班底,到了19大时,现在常委班子中至少有五个人要换掉,到了20大,又有至少两人要换掉,因此未来10年中共高层人事变动相对来讲比前些年频繁,政局不会太稳定。

王丹说,另外他还注意到一点,就是在政治报告中说不要去走西方的邪路,这是胡温时期少见的用语。“过去把所谓西方的民主自由用邪来形容,过去是很少有的,而且在18大这个四平八稳的政治报告中用了这么情绪化、感情色彩很强的字,这在过去政治报告中是少见的,在胡温统治十年期间,即使胡温在平常讲话中都尽量 回避这种带有强烈情绪性的字,这种字的提出是不是带有习近平班底的色彩,我个人满好奇的。”

王丹认为,政治报告是经过长时间拟稿,让中共内部许多不同的政治主张尽量揉合在一起,放进政治报告中,可以看出哪些力量在党内说话还算数,由此看出,在中共党内,强烈反对政治改革的力量还是满强的,强到把这个邪字都给用出来。
罗文嘉与王丹两岸研究室与公共知识分子季刊举办十八大研讨会(美国之音张佩芝拍摄)

罗文嘉与王丹两岸研究室与公共知识分子季刊举办十八大研讨会(美国之音张佩芝拍摄)


说到常委七人,王丹和在研讨会上许多学者想法一样,就是保守色彩明显,里头至少有五人做不了几年,没有进行改革的动机,因此,整个常委班子就要以维稳为主。“我预期至少在未来的五年内,中共政治决策的特点有两个色彩,一个就是维稳,另外一个就是路线会中间偏左一点,所谓偏左一点,就是在政治改革上不仅不要做,而且要加紧控制。”

王丹表示,如此一来,政治改革就变成不可能。王丹认为,共产党是机会主义政党,会去计算政改对自己个人或政党的风险和收益,而今天中共领导层,看不到推行政治改革能给他带来什么收益。

王丹表示,从人事变动看,太子党比较占上风,他预测,太子党四个团派所没有的政治性格会让未来中共高层会非常不稳定。“第一个就是太子党这批人,情绪化冲动很明显,他们到了六十岁都还是很情绪化。典型的表现就是薄熙来打王立军耳光这件事。你很难想象温家宝、胡锦涛会干这种事。”

王丹说,太子党政治性格第二点就是派系对立非常严重,因为太子党有历史包袱,过去父母那辈的积怨一直到今天,王丹认为,中共会面临建党以来最严重的高层彼此之间的派系对立。

另外,中共表演型政治(Performance Politics)的特征在太子党身上会特别明显。 “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第一次率领常委出来我觉得是一次非常经典的表演型政治,他讲到人民的幸福,把人民放在党上面,然后马上就有很多分析,我觉得实在太幼稚了,就是根据这点讲话马上就说习近平是把人民放在党上面,怎么可能,只是习近平嘴上说说而已。”

王丹说,习近平讲话就是要把自己和人民拉在一起,用表演的方式表现出自己很亲民,就是太子党的性格。

王丹说,太子党的第四个政治性格就是个人色彩会非常明显。团派是一团人,这团人的政治色彩都是面无表情,四平八稳,没有大进步也没有大退步,久而久之里头每个人长得都一样,但是太子党个人色彩明显,像王岐山和习近平。

王丹预计,在未来政局中,和胡温十年有很大的一个区别是,太子党的政治性格导致一些有个性的政治人物的出现,而这些性格也会导致未来高层内部突发事件的可能性比胡温时期大为提高,这将是各界未来值得观察的焦点。

在这场前立法委员罗文嘉与王丹所成立的两岸研究室举办的十八大研讨会上,参与解析18大领导层名单的学者还包括海外民运知名理论专家胡平、台湾中研院徐斯俭教授、台湾大学教授陶仪芬和知名媒体人士司马文武,学者大多认为新的常委班子相当保守,不大可能进行大刀阔斧改革。学者并评论到,中共内部几乎没有人不腐败,像黑社会一样靠做坏事来团结,谁也不敢冒改革的风险,加上没人认为习近平是个有改革理念的人,因此未来几年中共进行政改的可能性不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