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组党薄粉王铮:薄氏拥毛是宽容 黑打全怪王立军


“中国至宪党”发起人王铮 (资料图片)

“中国至宪党”发起人王铮 (资料图片)

身陷囹圄的中共前高官薄熙来的支持者近日成立了一个新的政党。“中国至宪党”拥戴薄熙来为党主席。该党发起人、北京高校教师王铮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称,薄熙来担任主席当之无愧。


北京经济管理学院教师王铮是中国至宪党的发起人,她因力挺薄熙来被称为“薄粉”。王铮11月11日在北京接受了美国之音的电话专访,谈到她为什么要成立中国至宪党并拥戴薄熙来当主席。

王铮说,成立中国至宪党的初衷是因为薄熙来案子的整个处理过程都存在严重违法。前期是个人呼吁,但势单力薄,不起作用,因此就想到成立政党。

*坚持为薄成立政党*

她说:“当然直接原因是薄熙来事件引起的。但是我能坚持到为他成立政党,是因为我认为这件事它的社会意义非常大。实际上,这件事情可以充分地显示和带动中国法制和政治的进步。”

王铮从薄案开始就追踪它的进展,试图发现执政党在整个过程中是否存在违反法律的行为。结果发现是“执政党一直在不守法,开始是程序上不守法,后来又是实质上不守法。”她也一直在发出呼吁,要执政党改变处理薄案过程中她所说的“违宪”做法。

王铮发现,个人的呼吁无法让高层做出改变。经过反思,王铮认为,高层在处理薄案的过程中表面看是法律问题,实际是政治问题。因此,要用政治手段解决,那就是成立政党。

*薄粉要结社自由 不觉有讽刺意味*

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推崇毛泽东,大搞运动,并被批评人士指责为“黑打”,违反宪政精神。对此,王铮却看不出有什么讽刺意味。

她说,如果说薄熙来“打压”结社自由,那是因为当时有个组织私造武器。

她说:“有一个毛共党的党,当时被抓被判了。是薄熙来处理的,但是那个确实有问题,它是自己制造武器了。怨不得人家薄熙来。”

*黑打怨王不怨薄*

王铮表示,所谓“黑打”是有人往薄熙来身上泼的脏水。不过她相信,王立军很可能“黑打”,而且没少干。

她说:“原来我也挺担心的,他的作风比较强硬,是不是会有这个问题。但是现在我敢肯定,薄熙来绝不是‘黑打’主张的。‘黑打’这种事,王立军很可能干,而且他可能不少干,但绝不是薄熙来的意思。薄熙来从大连一路到商务部从来没有这种事情。只是在重庆的时候,用了王立军,而王立军是从基层开始,所有的公安系统的最高荣誉他都拿到了。薄熙来完全信任他,这个也很正常。”

王铮说,从薄熙来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表现看,他抓的东西非常准,他绝不是法盲。

*王铮:薄拥毛衬托其宽容*

薄熙来在重庆主政时发起“红色文化运动”,唱红歌,发毛泽东语录、红色短讯等。一时间外界感觉,毛时代的文革又回来了。王铮却认为,薄熙来拥毛没有错,反而衬托出薄熙来难得的宽容,因为,薄抛开了他的家人和他本人在毛发动的文革时期受到的迫害,来客观地看待毛的政治遗产。

这位薄粉表示,凭着薄熙来在重庆和在法庭上的表现,中国至宪党主席就只有他才能配的上。

她说:“他在重庆的做法让人觉得很朴实,但是在法庭上的表现,非常的专业。你看他整理的那些东西,就是有条有理弄的材料。他事先就某一个问题提前要准备嘛,非常有条理。”

*不公开评论民主派人士组党入狱问题*

尽管中国的宪法没有明文禁止公民的结党自由,但事实上,成立政治组织的民间人士持续遭到打压。比如做为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的秦永敏、查建国等民主异议人士,被以政治罪名送入监狱。刘晓波、许志永等“零八宪章”签署人,先后关押。

如果把薄粉称为“左派”或“毛左”,被捕的这些民主派异议人士算是“右派”。王铮不愿意公开评论“右派”试图行使结社权后的遭遇。

至于她的至宪党,王铮表示,她的建党主张非常明确, 就是维护宪法的至高无上权力,这也是中国至宪党名称的含义。她相信在维护宪法的框架内,中国至宪党应该有它生存的空间。

*王铮:中国组党无须注册*

按照王铮的理解,至今中国还没有任何法律约束新政党的成立。因此,成立政党不需要登记注册,也不需要审批。她认为,成立政党是目前中国法律允许的最自由的结社方式。她提到,执政的共产党和八大“民主党派”至今没有注册就是这个道理,是正常的,合法的。

2012年7月,时任民政部长的李立国表示,政治类、人权类组织不是发展的重点,尽管这类组织在登记管理上跟其他类型的组织是平等的,也要按照有关的法律来审查它成立的条件。

2011年6月底,在中共中央统战部举行的有关多党合作新闻发布会上,美国之音记者提问,中共是否允许有人组建新的民主党派。当时的发言人张献生说,“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可以说已经基本涵盖了目前我国的各个社会阶层和群体。除了九个政党之外,我们国家政治体制中还有一个无党派人士。......由此可见,我国的多党合作制度具有极广泛的社会覆盖面,所以我们除现有的政党之外,没有必要组建新的政党。”

王铮告诉记者,中国至宪党欢迎其他党派成员加入,不需要退出原政党。她还表示甚至可能会推举一名以个人身份加入本党的中共党员当副主席。

*出门国保陪同 上班专车接送*

王铮说,到目前为止,在筹备、成立中国至宪党的过程中遇到一些小的麻烦。比如,她跟申请人之间的电邮往来,常常有相互收不到的情况发生。可是邮箱却显示邮件已经发出,王铮认为,这种情况人为因素的可能性非常大。她说,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是,中国至宪党跟热心人士之间就难免产生误会。而且,她约好的见面,对方会受到警方的威胁,导致见面无法实现。

王铮告诉记者,今年10月学校新领导上任,她的处境有了改变。单位允许她到校上班,只是这个学期不能讲课,因为,课表上学期末已经排好。她说,下学期应该可以重新回到讲台。目前正值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会期,王铮说,她的出行都有国保陪着,上下班有单位的车接车送,待遇不错。

薄谷案发以来,王铮先后11次发出公开信为薄熙来叫屈,认为中央高层对薄的处理方式明显严重违法违纪。2012年4月王铮在一封公开信中呼吁去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鞠躬,再去公安部为薄熙来被“非法拘禁”报案。4月30日,王铮被刑拘40天,罪名是“非法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她也因为挺薄被学院暂停工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