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民运领袖回国奔丧被拒 戎马一生先父遗憾终生


著名异议人士王军涛(资料照)

著名异议人士王军涛(资料照)

流亡美国的著名民运领袖、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申请回国为父亲奔丧被中共当局拒绝,让他戎马一生的先父遗憾终生。王军涛说,如果一个人,一个制度,连自己的至亲骨肉去世都不能悲伤的话,那么这个人,这个制度,就没有人性。

*王军涛父亲病逝 妹妹奔走哥哥回国*

王军涛的妹妹王雪淑说,她父亲元月11日因病在北京去世。为了能让远在美国的哥哥王军涛回来奔丧,她在第一时间联系北京国安部门,被告知他们将向有关部门请示,让她耐心等候。可是待她再打电话询问答复时,对方的手机却“停机”。

王雪淑再联系其他部门,对方仍然让她等。心急如焚的王雪淑说,“这事儿能等,人不能等啊!”所以她又多次打电话催问对方,但对方再也不接听她的电话了。

*父亲戎马一生 当局不让哥哥回国奔丧*

王雪淑的父亲离休前是中国国防大学政治学院院务部政委,享受正军级待遇。王雪淑说,这样一位为祖国戎马一生近70年的老革命,老干部,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见不到被迫流亡海外近20年的儿子,也不让他哥哥王军涛回国奔丧,令人悲痛心寒。

“一个老革命,他走的时候应该让他带着对祖国的深深眷恋走,不应该带着儿女情长走。但是我父亲是带着对儿子深深的思念,走完了人生的84年的路。在84年中,他光革命就革命了快70年了。”

*王雪淑:中国的人道主义太让人心寒*

王雪淑说,他父亲一生拥护共产党,对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代领导人寄予很高的厚望。但是他老人家若地下有知,怎么也不会想到,新任领导人当中竟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人道、公正的处理王军涛回国奔丧的事情。

“我现在还想呼吁我们中国政府,我父亲带着深深的遗憾走了,可是我母亲还健在。我母亲的心脏也不好,血压也常年高,要靠药物维持。如果我母亲哪一天也带着这种遗憾,我真的想象不下去了。如果他们能批准王军涛回来,即使晚了,他能安慰活着的人,对我母亲也是一个安慰。所以我继续呼吁让他回来,哪怕是陪陪母亲,她也毕竟快80了。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儿女呀!中国的人道主义,真的做得太让人寒心了!”

王雪淑、王军涛的父亲已经于北京时间1月18日出殡。

*当年被告知可以回国 如今当局变卦*

王军涛1982年毕业于北大物理系,1989年因参与六四民主运动,被官方媒体指称为“煽动、组织、指挥反革命暴乱的重要案犯”。1990年11月24日被捕,被当局以“颠覆政府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3年。1994年获保外就医,被从监狱直接送上前往美国的飞机。王军涛2006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2010年4月在美国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特别代表大会上,被选为该党的共同主席。

王军涛在从中国被流放到美国之前,有关当局告诉他,如果将来发生国内家人病故的情况,他可以回国。当时王军涛持有有效的中国护照。

2007年,王军涛的父亲突患大面积心肌梗塞。听到消息后,王军涛就开始申请回国探望,但是像他这样“重要的人物”回国,需要中央20多个部门“全部都批准”才能放行。最终王军涛的申请没有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但幸运的是,王军涛的父亲那次在抢救了70多天后闯过了鬼门关。

*王军涛:不设政治条件 随时回国奔丧*

王军涛说,从他1994年被从监狱直接送上飞往美国飞机那天起,已经过去近20年了。他父亲一直想生前再见上他一面。他说,如果当局不向他提出政治条件,他愿意立即回国,在父亲墓前磕头尽孝。

“我当然是愿意回国了。真正的回到国家。但是,假如这次丧事作为一次特别的办理,也可以。不过其他的政治条件我也不接受。但这些条件也可以不去碰这些事情。”

*当局曾提出三个政治条件*

2007年,王军涛申请回国探望病重父亲时,中国当局向他提出了三个政治条件:一,不要跟法轮功来往;二,不要跟王丹合作;三,不要杯葛奥运会。这些批准回国的先决条件被王军涛拒绝,他认为这些条件都不符合中国的法律。据了解,王军涛的申请被上报给胡锦涛,但没有被获准。王军涛2004年延期护照的申请,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下文。

*希望给当局一次做人的机会*

王军涛说,中共前不久刚刚进行了领导人更迭的权力交接,新班子还没有完全接手移交的事务。他希望现任领导人能利用这次改变不好形象的机会。

“我父亲走,走之前见还有意义,走之后见的话,说实话,这个意义就不是那么大了。与其说是给我一次机会去见父亲,不如说是给他们一次做人的机会。”

据称,在评价令计划对待他儿子令谷车祸的态度时,朱镕基说“他畜生不如”,江泽民说“没有人性,哪来党性”。王军涛指出,如果一个人,一个制度,连自己的至亲骨肉去世都不能悲伤的话,那么这个人,这个制度,就没有人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