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反恐战争授权受到质疑


在美国受到911恐怖攻击之后,国会授权总统使用武力打击发动和援助恐怖攻击的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12年后的今天,一些人认为国会应该收回这项反恐战争授权。

Text: 2001年9月11号,美国受到大规模恐怖袭击,数以千计的人丧生。三天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一项决议,授权总统采取所有必要和适当的武力打击那些策划、指使、实施或帮助实施911恐怖袭击的国家、组织和个人。

根据这项授权,美国行政当局发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打死了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并消灭了其主要网络。过去12年来,美国本土没有再遭遇大规模恐怖袭击。

然而,随着伊拉克战争的结束和美国军队逐步退出阿富汗战场 ,随着主要恐怖网络被瓦解,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学术界人士和社会活动人士认为国会应该收回这项被政府广泛使用的授权。近几个月来,一些具有争议的反恐手段进一步激发了人们对这一授权的讨论。这些有争议的反恐措施包括使用无人机袭击恐怖分子、在关塔纳摩无限期关押恐怖分子嫌疑人以及国家情报部门监控和搜集电话和网络资讯。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主任简•哈曼(Jane Harman)曾在国会众议院担任过9届议员。跟绝大部分议员一样,她曾投票赞成反恐战争授权。哈曼上星期四在一次讨论会上表示,现在该是人们讨论国会是否应该收回这项授权的时候了。

哈曼说:“我担任过9届国会议员,在所有主要的安全事务委员会任职过,可我从来没有想象到反恐战争授权今天仍然生效。有人说,而且我也同意,这项授权已经失控了。行政当局运用这项授权的一些方式超出了在2001年投赞成票的所有议员当时的想法。”

美国宪法将战争授权归给国会,总统作为军队的统帅,在获得授权后实施作战计划。可是,在国会参议院共和党籍的参议员鲍勃•科克(Bob Corker)看来,过去十多年来,历届政府以911恐怖攻击事件后获得的反恐战争授权为依据展开了各项军事行动 ,而国会都插不上手,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科克说:“我认为分别由两大政党执政的历届行政当局都不适当地利用了这项战争授权法。我认为我们需要往后退一步,做出调整。”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前著名记者萨拉•查耶斯(Sarah Chayes)过去12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战乱的阿富汗居住和工作。她说,恐怖主义源自一些深层问题,但因为有了反恐战争授权,美国政府将主要资源用于武力反恐,没有将足够资源用于解决深层问题。

查耶斯说:“911之后,在发生重大事件的紧张时刻,因为有了这项授权,我们好像对事件本能地做出反应那样动用了军力,我们几乎在走捷径。而我实在不确信军队是应对这些挑战的最佳工具。”

美国乔治城大学宪法学教授尼尔•卡蒂亚尔(Neal Katyal)说,战争授权原本就属国会的权限,如果让国会来辩论和授权目前有争议的一些反恐措施的话,人们的争议可能会比较小。

卡蒂亚尔说:“假如国会展开这项辩论,我们可能不会象有些人所说的那样看到很大的实质变化。我认为,情报部门大部分的监视行动和无人机反恐措施可能都会得到授权。总统不一定非要采取这些行动,但他可以在有需要时使用这些反恐工具。所以,我们应该让国会来辩论这些事情,让国会来授权。民主机制本来就应该这样运作。”

参议员鲍勃•科克赞成国会就2001年反恐战争授权展开辩论,但他不主张立即收回这项授权,因为担心国会不能及时就替代法案达成共识。

科克说:“人们害怕,我承认我自己也害怕,我们如果开始行动收回授权,但后来又僵持不下,什么结果也没有的话,国家安全会受到损害。”

奥巴马政府已经表示,欢迎国会和公众就引发广泛争议的反控措施展开辩论,为制定未来的反恐政策凝聚新的共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