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专家问卷:亚投行是否挑战现有国际秩序?


2014年10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在北京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签字仪式

2014年10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在北京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签字仪式

自北京发起成立多边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的计划之后,华盛顿就担心中国借“亚投行”,着力建构国际金融新秩序。就美国应不应该担心“亚投行”一事,美国重要的外交杂志《外交事务》最近对全球三十多名中国问题专家进行了调查。同意者认为,“亚投行”确实是对美国为中心的国际秩序的挑战的开始,美国不参加是错误的;不同意者认为,正是美国的反对,才让“亚投行”变得很重要。

《外交事务》杂志最近对全球33名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进行了调查,询问他们是否赞同“‘亚投行’代表了对全球现行多边秩序的根本挑战的开始”的说法。 其中2 人表示非常赞同,9 人赞同,2人的反应中立,15人表示不同意,另有5 人表示强烈不同意。下面是部分学者的反应。

欧亚集团创始人兼主席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表示赞同。他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全球经济战略的的重要国家。北京虽然大体上接受美国主导的军事体系,但是现在打算挑战美国领导的全球经济秩序。“亚投行”只是众多努力中的一个。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也表示赞同。2015年3月6日, 他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文章预测中国共产党的统治进入“残局”,激起波澜。

他说,中国近年来几乎在全世界每个区域都要建立区域组织,“亚投行”只是其中的一个步骤。 不过,他认为,“亚投行”和中国建立的其他区域组织是对现行战后自由秩序的一个根本补充,而不是对现行秩序的重复或是与之产生冲突。 他说,在全球和亚洲仍然有建立这样一些重叠机构的空间。 但是,“必须密切关注这些机构,包括亚投行、金砖国家发展银行,中国阿拉伯合作论坛)是否会采取明显的反西方或是不自由的迹象。”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社会问题副教授萨尔瓦托雷·巴博内斯(Salvatore Babones)认为,“亚投行”当然是挑战的开始,但是倒不一定是个有效的挑战。日本为亚洲发展项目提供1100亿美元轻而易举地超过了“亚投行”的1000亿美元的启动资金。美国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分校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孔华润(WARREN COHEN) 说,美国对“亚投行”的反对很愚蠢,美国应该加入亚投行,引导其往有利的方向发展。

兰普顿(David Lampton)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被中国学者列为美国“知华派”榜首。兰普顿表示非常不赞同这样的说法。

他说,“亚投行”只是为现行多边“秩序”增加了一个机构。57个现行秩序的重要成员国同意加入并试图影响这个新的机构发展,而且新机构也会在国际法律的指导下运作。如果引导合适的话( if Properly Pursued),这个机构可以帮助建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互相依存。。

他说:“这个新的机构是否形成挑战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是美国是否把它看成一个挑战,而不是把它当作一个加强秩序的机会。”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他曾编辑英文版的《中国“六四”真相》(the Tiananmen Papers)。黎安友也表示非常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认为,从目前所有的迹象来看,“亚投行”将采用世界银行的借贷标准,“尽管这是国际体系中的一个后来者,它只是强化,并非推翻现行国际体系运行的制度。”

美国前副国务卿詹姆斯·斯坦恩伯格(James Steinberg) 也表示强烈反对上述的说法,他甚至认为,美国的全面反对反而使“亚投行”显得比其实际地位更重要。 《华盛顿邮报》记者潘文(John Pomfret) 说,美国对亚投行的反应是错误的, 中国是在很多方面挑战国际多边秩序,但是在这个问题却不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