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魏京生与艾未未谈中国梦


魏京生(图片来自:魏京生基金会) 艾未未(图片来自:Artspeackchina.org)

魏京生(图片来自:魏京生基金会) 艾未未(图片来自:Artspeackchina.org)

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日前在对中国艺术家兼活动人士艾未未进行采访期间问到:新上任的国家主席习近平说他对中国有一个梦想:更多的繁荣,更好的环境,人们都活得有尊严,请问,你的中国梦是什么呢?

对此,艾未未回答说:“非常简单:给那些没权没势的人正当的发言权,给他们投票的权利;要是认为现在做不到的话,给大家一个说法(一个时间表),告诉大家到底是十天以后,还是十个月以后,或者是十年以后,就有投票权了。别告诉大家说,你们现在过的生活已经是全世界再好不过的了。”

过去几十年里长期在中国国内,在海外为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奔走、目前流亡在美国的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谈到自己的“中国梦”时说:“其实我们从七十年代成长起来以后,就在做着中国梦。实际上说起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都是想得到更多的尊重,生活得更富裕,各项权利有保障。”

*投票权的意义:分水岭*

魏京生还表示,艾未未讲的一定要争取投票权这一点,非常有道理。“投票权、也就是每个人对国家各级领导人选择的权利,非常重要,这反映的是这个政权到底是老百姓控制的,还是少数人的独裁政权;这是一个根本的划分。”

魏京生说,投票权其实包涵了很多的内容,其中言论自由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言论自由,不知道真相,那如何做出选择?商场里面如果只有一种东西,你能有什么样的选择?”

艾未未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的时候表示,外界对中国的局势过于简单化了的看法,究其根源,是因为没有信息的自由流通。他举例说,中国民众至今都不能在西藏或者是新疆问题上自由交换意见。

*初衷与制度的局限*

在谈到中国共产党的过去和现在的时候,艾未未说:“共产党80年前刚开始的时候,得到了民众的那么多的支持,很容易就成立新的政府了。而如今,1949年以前能够发表的文章,现在都发表不了。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1949年以前),共产党他们自己说是要建立一个民主社会,要有言论自由,要有人权。”“中国人民很有耐性,但是那些掌权的,背叛了大家。”

就此,魏京生表示:“客观地说,那个时候,共产党里有相当大的一批人,是真心诚意想搞一个民主政治,想为老百姓搞出一个民主政治,让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

但是,魏京生指出,共产党本身的性质、就是说它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注定了它的政权必然是一个独裁政治,而不可能是民主政治。“从这个意义上讲,很多参与建立共产党政权的人,也属于是被骗了,他们目前也是对现状非常不满。中国走来走去,大家流血牺牲,最后弄出一个假的民主政治,一个假民主、真独裁的政治,这是大家最不满的。”

艾未未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谈到中国社会现状时说,中国社会目前处于信任危机状态,民众对各种产品,对教育体制,等等,都已经失去信心。

魏京生星期一(5月7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经过前面60年的磕磕绊绊,特别是现在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国家已经难以为继。”他说,在这个前提下,当前不仅仅是普通的百姓,甚至相当多的共产党人,现在已经认识到了,为了个人和他人的生存和利益,这个国家必须要走上民主的道路,否则不可能有正常的秩序。

*民主与秩序*

在谈到中国共产党、以及外部世界一些舆论一直坚持的“民主在中国意味着动乱或者是混乱”这种说法时,魏京生说:“现在世界上秩序最好的国家,都是民主国家。相反,秩序最不好的国家,几乎全是独裁专制的国家;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比较。”

*人与制度*

德国[明镜]周刊在采访艾未未的时候,提到的一个问题是:取代共产党的那些人会比共产党更好吗?

对此,艾未未回答说:“没有保证,而这正是为什么需要有艺术家。人们常常问我:中国最终民主了,你到时候还干什么呢?我的回答是:我会继续抗争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寻求是否有其他的路径和可能。”

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取代共产党的那些人,“不会是圣人,也不要指望他们都是好人。我们指望的,是制度。”

魏京生指出,关键不是说具体要由哪些人来取缔共产党,关键是要由民主制度来取缔一党专制的制度。

魏京生说:“哪怕你用原来这些官员,跟台湾似的,一开始建立民主制度的时候,所启用的那些官员不都是原来的老官僚么!甚至现在也一样。”

魏京生说,在台湾政坛,国民党目前很多官员,还是过去那班人马,但是跟过去一党独裁、或者说是一党独大的体制和局面下相比,这些官员如今的“表现”则大有不同,原因仍然是回归到民主制度下,因为有了以反对党的存在为主的有效的制衡机制。

*“每个国家里的人都有好有坏”*

魏京生说:“靠人变好了,或者说是共产党人比美国人更优秀,因此而不用反对党来监督,这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每个国家里的人都有好有坏,人性也都是贪婪的。 美国这些官员,也不见得比共产党那些官员‘人’更好,大家都是贪婪的,我们自己也都一样,但是区别是,有制度在那里限制你,就使得你不能够无限度、无止境地贪婪下去。”

魏京生强调一定要有反对党的存在,否则“官官相护,用老百姓的话说,用贼来看贼”,是行不通的。“公民当中必须组成反对党,并由反对党去监督政府(执政党),然后可以轮流执政,在这个‘威胁’下,政府官员才会认真地把制度执行下去。”

*太阳与真理*

另一方面,在回答[明镜]周刊有关为什么要持续抗争的问题时,艾未未说:“我生活的世界和他人的世界是紧密相连的;我怎么能对外界发生的事,假装不知道呢?”

艾未未说,他几天前看过一部由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制作的有关太阳的录像,不无感慨:“NASA花了好多年制作这个录像,但是实际做成的录像,只有三分多钟的时间。我看了以后意识到,一些事情,想得越久,它的最基本的概念和内涵就变得愈加简单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