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西方外交官探访维权人士倪玉兰 便衣阻拦


西方外交官进入倪玉兰住处后,不明身份人员仍在附近。(微博图片)

西方外交官进入倪玉兰住处后,不明身份人员仍在附近。(微博图片)

三个西方国家驻北京的外交官11月1日中午登门看望了不久前出狱的知名维权人士倪玉兰。倪玉兰及其家人表示,这次访问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阻挠和骚扰,他们还因暂时借住的房屋被房东要求收回而再次面临无处安身的处境。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表示,瑞典、瑞士和澳大利亚驻华使馆的工作人员到她临时借住的地方看望了她,向她表示慰问和关心,并且询问了她目前的情况。倪玉兰表示,这些外交人员进门前曾遭到了一些便衣警察的阻拦。

她说:“他们在横竖阻拦使馆朋友,不让进来。以种种借口,说这是私人住宅,不让进入。我爱人出去之后,看到这种情况,就把他们请进来了。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见了面。他们给买了一些水果。然后,问了这段时间的情况,生活情况,还有目前的处境。我们也都说了一说。就说,我们目前的状况不是太好。”


三天前受洗成为基督徒的倪玉兰表示,房东在上述外交人员到访前夕突然提出要收回借给她家暂住的房屋,当天上午要求他们搬家,并表示愿意请他们住宾馆。倪玉兰怀疑当局企图以此来控制他们的人身自由。

她说:“从昨天开始,在幕后操纵的是警察。今天中介也来了,通过房东,还有借我们房子的朋友都来了。闹了一天。直到下午警察撤了,这些人也都随着撤了。他们又想利用房东让我们去住什么所谓的宾馆。这个事我们就拒绝了。因为我们在这地点要比宾馆强,我们不能再上当了。他们以这种借口来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

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对美国之音表示,借给他们房子的房东带来的便衣人员当天曾试图给他们的临时住处拉闸断电。

他说:“还有,就是借我们房子的朋友领着四个人,这四个人有两个身份不明。我要看他们工作证,他们说没带。我说,你们是不是便衣警察?他们要拉电闸,要停电。我问他们,你们有没有工作证?他说,我们没带。我说,那你们是不是便衣警察?结果,他们都跑了,没拉电闸。”

疑似国保人员在倪玉兰临时借助地外面摄像。(微博图片)

疑似国保人员在倪玉兰临时借助地外面摄像。(微博图片)

董继勤表示,当天中午在胡同里试图阻拦西方外交官探望倪玉兰的便衣人员当中有厂桥派出所的田警官,其余都是陌生面孔。他表示,那些便衣人员当时在拍摄录像,但是在他用手机给其拍照时,全都极力闪避。

董继勤指出,倪玉兰和家人的遭遇一直受到一些西方国家使馆外交人员的关注。

他说: “他们来,是因为倪玉兰刚刚出狱嘛。身体很不好,而且居住条件也不好。上一次倪玉兰2010年出狱的时候,他们一直就关心关注着倪玉兰。后来被警察又抓了,给判了刑以后,他们也到法院门口,以及倪玉兰在监狱的时候,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着她。所以,她出来以后就过来看看她。带来一些水果。”

据维基百科介绍,倪玉兰曾在北京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因维权和揭露“奥运工程违”违法强拆民宅被警察殴打致残,无法行走,后曾多次被判刑入狱。

2011年2月11日,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曾到倪玉兰的临时住所看望她。2011年4月初,一直被当局安置在宾馆监控的倪玉兰夫妇突然被当局强行带走关押。一年后,倪玉兰和董继勤被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分别判刑两年零六个月和两年。

2011年12月,倪玉兰获得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但因身在狱中而无法前去领奖,其女兒董璇准备乘飞机前往荷兰代母领奖,但遭到警方拦截,未能成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