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西方价值成中国高校敏感词


书

今年1月初,一份名为“30号文件”的红头最新指示在网上流传。文件要求将受西方影响的自由主义思想从大专院校和其他一些文化部门中清除出去。现在, 这一口号性的指示正在逐渐变成现实。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今年3月发起了高校引进版教材的使用情况调查,欲从教材的层面驱除西方价值观。

今年1月29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在出席教育部学习贯彻《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精神座谈会时表示,要“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他主张要加强高校意识形态的管理,通过教育培养学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

紧接着,《北京青年报》3月17日的报道指出,北京多所高校教务处在3月9日前后紧急下发了《报送普通高等学校境外原版教材使用管理情况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院系任课教师填写《普通高等学校境外原版教材使用管理情况专题调研问卷》和《普通高等学校境外原版教材使用管理调查表》。据悉,这份调查问卷所含的13个问题包括使用境外原版教材的课程门数、占总数的比例、境外原版教材获取途径、学校对原版教材引进和使用的制度安排等。

根据网上检索,这份《通知》最早是3月3日由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发出的,对象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教育厅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通知》要求各教育局选择本辖区内的五所有代表性的普通高等学校填写问卷,并于3月13日前报送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教学条件处。

记者就此事探访了浙江某高校的任职教授。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表示并没有填过问卷,但是听说过不让大力推广西方价值的消息。他还称,并没有得到确切的通知,只是一些传闻,而且这种层面的教材改革执行起来比较困难。

他说,“现在教材都是老师个人指定的……这也是说是不要全部推西方的,没有说不可以(推西方的)。教材上的内容很多都是和西方有关的,价值观很难分清楚的。”

他还表示,现在教的都是知识,“没有特别推什么价值观的问题,就是传播一些教材的内容” 。

同时,全国政协委员蒋洪在凤凰网上发表文章,质疑袁贵仁对“西方价值观”这个概念的使用。

他写道,“问题在于哪些观点是西方的价值观?这个分不清楚就会把很多东西作为不正确的西方价值观念排斥掉。我不知道教育部长到底是指的什么,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面,提到平等、自由、民主、法制,这些价值观算东方的还是西方的?还是东西方共有的,普世的价值观?”

记者还试图采访一些中国国内高校的相关部门负责人,但都因为“话题敏感”的原因被拒。可见“高校引进版教材”和“西方价值观”在中国的高校系统中正在逐渐变为“敏感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