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教授揭开幽默密码


美国作家EB•怀特曾经观察道,“分析幽默就像解剖青蛙一样。感兴趣的没几人,青蛙却因此而亡。”但是这样的忠告并没有让科罗拉多州的一位工商管理学教授打退堂鼓。他周游世界,一心要解析幽默的密码。他还接过了一个对科研人员来说尤其具有挑战性的重任:上台表演单口相声。

“轻松一笑喜剧节” (The Just For Laughs Festival)有许多专业的美式单口相声演员(stand-up comedians)表演。参演的还有一名教授,他请朋友录下了自己的表演。

“从研究幽默中我学习到了一点, 那就是你需要立即搏人一笑,就那么一笑。”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穿这件毛线背心。”

这位教授名叫彼得•麦格劳(Peter McGraw)。他在科罗拉多大学商学院教学生如何研究幽默课题时,也穿着一件毛线背心。他尝试单口相声纯属心血来潮。

麦格劳说: “虽然我们需要科学,但我们也要实验室和实验来研究到底是什么让事情变得如此搞笑。如果你需要完全了解这个神秘、复杂的东西,你必须走到现实世界中去。你需要测试你的理论。”

麦格劳特别想验证一个他称作是“温和冒犯” (benign violation)的理论,也就是看起来不大对头但并无大碍,比如一屁股摔到地上。

为了寻找“温和冒犯”,他去过日本。但他说,刚开始,他在日本找不到任何笑点。

“在街道上、地铁里和工作场所内很少有笑声,”他说,“但我们发现这是因为文化规范。在这些场合表达自己的感情是不合适的。”

原来,想让日本人笑,那得分场合。他说:“在卡拉OK吧和其他社交聚会场合,日本人其实很搞笑。”

同样搞笑的是麦格劳在秘鲁伊基托斯的一个贫困区见到的100个小丑。

虽然那次经历让他十分感动,但麦格劳说,每个国家都有他不喜欢的幽默。

这位幽默学教授说: “关于愚蠢的笑话往往会专挑社会地位比较低一个群体,并且取笑他们不够聪明。说实话,我不觉得这是一种良好的喜剧形式。”

但是讽刺幽默可以成为具有政治威力的喜剧形式,而且全世界都在有效使用。塞尔维亚活动人士、“实用非暴力行动与战略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Nonviolent Action and Strategies)的斯尔贾•波波维奇(Srdja Popovic)说,讽刺幽默是对付所有那些自以为是的领导人的利器。

他说: “如果他们受到了嘲弄,他们就会干出某些蠢事。如果他们干出某些蠢事,大家就有更多嘲弄他们的机会。”

波波维奇领导过一场学生运动,在2000年帮助把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推翻下台。

“我不想说幽默能推翻一个独裁者,但我觉得幽默能助一臂之力。” 麦格劳教授说。

麦格劳说,追求幽默,要在使人发笑、使人打哈欠和使人流泪之间把持微妙的平衡。他希望,他的研究可以帮助每个人都能明智地使用幽默,并且让更多的人走到一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