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报道:白宫与军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意见分歧


南中国海上有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中的伍迪岛鸟瞰。中方称之为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属于海南省三沙市。(2012年7月27日)

南中国海上有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中的伍迪岛鸟瞰。中方称之为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属于海南省三沙市。(2012年7月27日)

最近,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填海造岛和军事部署成为影响美中关系的一个主要问题。种种迹象显示,美国政府内部,尤其是白宫与军方,对如何应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存在分歧。美国学术界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不同看法。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了美国防部长卡特所说的“咄咄逼人”的做法,不仅在有争议海域进行大规模的填海造岛,而且加强了在那里的军事部署,包括导弹、战机和高频雷达系统。

在一些美国军方人士看来,中国的这些行为表明它正在寻求控制南中国海并在东亚建立霸权。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Harry Harris) 今年2月23日在国会作证时更是指责中国在将南中国海军事化,并认为中国的做法改变了那里的现状。

他说:“中国在伍迪岛(中国称永兴岛)上部署地对空导弹,在克德朗礁(中国称华阳礁)上部署新的雷达装置,在苏比礁(中国称渚碧礁)、十字火礁(中国称永暑礁)和其他地方修建1万英尺跑道。在我看来,这些行动正在改变南中国海的运作环境。”

据美国《海军时报》报道,哈里斯上将在私下要求美国对中国采取更为对抗的立场,尽早遏制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并逆转中国在那里已经获得的战略利益。他提议美国的回应包括在中国人造岛礁12海里以内的海域开展军事行动,以阻止中国把他所说的‘沙之长城‘扩展到距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140英里的地方。但是他的这个呼吁几乎每次都遭到白宫的抵制。

报道援引两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国防部官员的话说,在第四次核安全峰会举行前一周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上,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要求美国军方和政府不要对中国最近在南中国海采取的行动公开表态,以便为奥巴马和习近平在峰会间隙举行的双边会谈营造更大的外交斡旋空间。

报道援引专家的分析说,白宫认为,由于奥巴马政府在朝鲜以及核不扩散等多方面的问题上需要中国的合作,因此倾向于冷处理南中国海问题。

但是,《海军时报》的报道说,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禁言令在五角大楼里引起了”寒蝉效应“。报道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国防部官员的话说,美国的军事领导人把这个禁令理解为对中国控制南中国海大部分海域的行动保持沉默,他们担心,这种反应可能会让中国人更加大胆,而使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感到担忧。

奥巴马政府的批评人士也认为,美国在南中国海所采取的“等着瞧”的做法失败了。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对《海军时报》表示,“白宫对风险的规避导致了优柔寡断的政策,这个政府未能遏制中国谋求海上霸权,同时使我们在该区域的盟友和伙伴感到困惑和震惊。”

麦凯恩表示,中国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日益强制性的挑战必须得到坚决的回应,以彰显美国的决心并再次向该地区保证我们的承诺。

针对麦凯恩参议员的说法,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托纳4月8日星期五在例行的记者会上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表示,他对此不发表评论。但是他说: “你知道,我们的政策一直很清楚。我们不希望看到南中国海的紧张加剧或升级的行为。我们主张航行自由。”

奥巴马政府的其他官员也为美国政府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做法进行辩护。《海军时报》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的话说,“认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做法前后不一致或是我们让中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是不符合事实的。”

这些官员表示,奥巴马政府一直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宣称持强硬立场,支持美国空军轰炸机和海军的船舰在那里巡航,并向该地区部署高科技军事资产,包括额外的两艘驱逐舰以及尖端的X波段AN/TPY-2导弹防御雷达系统。美国还在与菲律宾进行谈判,以便在菲律宾的基地轮流派驻美国军队。

在如何回应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的问题上,不仅白宫和军方存在分歧,美国学术界人士也有不同看法。

小布什总统时期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日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应该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采取更加强硬的回应。

他说:“我认为阻止中国把南中国海变成它的内湖是非常重要的。它现在是国际海域,使它继续成为一个开放的贸易航道符合美国及其朋友的利益。我认为我们需要在那里有大得多的海军存在,开展彰显航行自由的行动,表明我们不接受中国对南中国海、台湾以及东中国海的主权宣称。”

美国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研究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杰出研究员霍尔姆斯(Kim Holmes)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美国应该对中国的行为提出挑战。

他说:“在南中国海,如果中国军方用他们的导弹威胁我们或是不让我们在那里有航行的自由,我们应该用我们的海军对此提出挑战,对他们说,所有国家都有权在这个自由的区域行动,而不应该被中国称为是他们的。“

这位前助理国务卿认为,比加强美军在亚太的军事部署更为重要的是在总体上保持美军的优势。

他说:“我们可以向亚太部署更多的军力,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国内的所作所为,即我们加强海军的力量,提供更多的船舰、航空母舰,为我们在东亚开展持久的行动提供足够的基础设施。”

不过,美国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isty)研究国际安全与军事历史的托马斯·莫开提斯教授(Thomas Mockaitis)则认为,美国试图在该地区加强美国的军事存在将是一个错误。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因为这样做意在威慑,而威慑的整个基础在于你可以对你的对手施加可信的威胁,即如果你不回应我们的要求,我们愿意使用武力。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意愿,就这么简单。我想像不出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会导致我们与中国因为南中国海问题而爆发战争,除了中国对菲律宾发起军事袭击,而中国不会这样做。”

在他看来,美国的好战反应所做的只是引发中国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建设。

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日前撰文说,美中两国如何处理双方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存在的摩擦、避免公开的冲突同时保护各自的利益是双方今后要面临的一个关键的挑战。

曾经担任过老布什总统的特别助理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包道格说,基于捍卫主权在中国以及其他地方的政治敏感性,美中领导人找到减少在南中国海的安全困境的途径以及提出强调妥协的外交倡议的可能性不高,但是至少,他们应该对两个大国在一些的确没有多少重大意义的岛礁和主权宣称在两国关系中得到的越来越多以及扭曲的强调进行评估。他也认为,奥巴马和习近平都应该告诉他们的政府官员以及军官降低调子,把精力集中在相互保护现状、法治以及和平解决争端上。

在美中两国因为南中国海争端而针锋相对之际,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取消了这个月访问中国的计划。《华尔街日报》援引国防部官员的话说,卡特原本在这个月的亚洲行中到访北京,但是由于日程安排的问题,这个访问被推迟,但是他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访问北京。目前不清楚卡特取消这次访问是否是要向北京发出信息。中国方面还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卡特在这次的亚洲行中会访问菲律宾和印度。在菲律宾,卡特会观摩双方的联合军演并敲定允许美军部署在菲律宾的协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