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谁是美国的中产阶级?


美国总统奥巴马多次讲到要为“中产阶级”谋利。美国各界人士也常常谈论要振兴中产阶级。那么在美国,到底什么人属于中产阶级呢?

*“中产阶级”无确切定义*

人们常常把美国形容为一个“中产阶级”的国家。可是在美国,“中产阶级”其实是一个十分含糊的概念,不论在学界、政界还是民间,人们对中产阶级的准确定义并没有达成共识。甚至连人口普查局也没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纽约非盈利智库Drum Major公共政策研究院(Drum Major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指出,中产阶级传统上一般指家庭年收入在2万5000美元到10万美元之间的人。经济学家的一种计算方法是把所有家庭平均分成五组。根据人口普查局2008年的统计,在这五组家庭中,收入最低一组家庭的年收入不高于2万1000美元,收入水平最高一组家庭的年收入不低于10万美元。这样,处于中间水平的三组年收入大概在2万1000美元和10万美元之间,也就是下层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和上层中产阶级。

*大多美国人自认为是中产阶级*

尽管如此,调查却发现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自认为他们属于中产阶级。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National Opinion Research Center)几年前的一项调查发现,50%年收入在2万到4万美元的家庭,38%年收入在4万到6万美元的家庭和16.8%的年收入11万美元以上的家庭都自认为属于中产阶级。

该中心的社会调研主任汤姆.史密斯(Tom Smith)说:“如果你问别人属于哪个社会阶层,如果你给他们的选项是上层阶级、上层中产阶级、中产阶级、下层中产阶级和底层阶级,91%的人会选择三个中产阶级选项中的一个。几乎是所有人。”

密西根州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加里.沃尔弗拉姆(Gary Wolfram)表示,与其说中产阶级代表了一种经济地位,不如说它更多地反映了美国人对自我社会地位的认同和判断。他说:“我认为中产阶级更多的是代表你如何看待社会,而不是你有多少钱。比如你生活在希尔斯代尔县,年收入2万美元,住在一个有三个卧室的临时房屋里,你可能觉得自己是个中产。但是一个纽约人到这儿会说,我的天哪,这家伙很穷啊。所以这是人们的一种观念,而不是可以实际去衡量的。”

实际情况的确如此。美国首都华盛顿是全美生活费用最高的城市之一。根据美国Salary.com网站提供的信息,华盛顿的生活费用要比中西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高66%。举例来说,假设你在辛辛那提的年收入是3万5000美元的话,你在华盛顿必须每年挣5万8000美元才能维持和在辛辛那提同样的生活水准。

*以“中产阶级物质”作为衡量标准*

华盛顿智库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经济学家海蒂.希尔霍兹(Heidi Shierholz)认为,由于中产阶级更多的是一个社会学概念,因此必须从社会价值的角度去判断谁是中产阶级。她说:“(我)把中产阶级定义为抱有一定志向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就要(先)定义我所说的‘一篮子中产阶级物质’。这个‘中产阶级篮子’里包括:能在一个安全的社区里买一套不错的房子,而且这个社区要有较好的学校;能为自己积攒退休金,并且能让子女上大学;手里有一些钱能够每年暑期去度假;可以享受有像样的医疗。所有这些事物构成了中产阶级志向。”

希尔霍兹表示,之所以把抱有这些志向的人称为中产阶级,是因为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物质”对穷人来说可望而不可及,富人拥有它们又完全不成问题。而对于中产阶级来说,这些“中产阶级物质”是可望也是可及的。他们可以获得体面的住房、优质的医疗、享受不错的度假,但前提是他们必须要通过努力工作才能实现。

或许是因为美国对中产阶级的定义过于含糊和主观,大多数美国人都自认为是中产阶级一员。不过希尔斯代尔学院的沃尔弗拉姆教授指出,这恰恰说明其实美国人的总体生活水平比较高。他说:“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对他们说,想一想你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比尔.盖茨的生活方式:其实没什么大区别。你住在房子里,他住在一个大点的房子里;你有车,他有大点的车;你有iPod,他可能有好几部iPod;基本上都一样。所以我想我们美国人太富有了。我们都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实际上我们都很富有,连穷人也很有钱。”

*美国中产阶级面临挑战*

但是正像很多人说的那样,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面临严峻挑战。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贫富差距逐渐拉大。尽管绝大部分人仍自认为是中产阶级,但实际情况却是中产阶级的人数正在不断减少。

经济政策研究所的希尔霍兹把中产阶级面临的诸多挑战称为对中产阶级的“挤压”。她说:“毫无疑问,我们确实看到中产阶级正在遭到‘挤压’。中等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在过去十年里停滞不前,平常家庭的收入甚至下滑。这些家庭看到,对中产阶级家庭非常重要的物质的价格上升的速度要高于其它物质。而与此同时,他们的收入却在减少。”

因此,很多对美国中产阶级至关重要的“中产阶级物质”正在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特别是高等教育和医疗。希尔霍兹表示,如不及时采取行动,社会的两极分化将有可能最终摧毁美国人机会均等的核心价值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