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走进美国: 美国新型工作方式风靡全球


一提起工作,可能大部分人脑海中的画面可能是一个个由隔板间隔而成的工作位。电脑、电话、固定的座位和不变的“邻居”,大概是构成的这种格局的基本单位。然而最近,从美国起蔓延至全球的一种新的工作方式,让你既有家的舒适感,又充满新鲜和期待。

共同办公之风兴起

虽然这里不是咖啡馆,却能喝到现磨咖啡;不是家里的卧室,却能舒服地睡一觉;不是娱乐室,却能来局小游戏。

这里是共同办公空间,co-working space,又叫众创空间,也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工作的地方。卡尔·皮埃尔是Wework华盛顿特区分部主管。

他说:“共同办公空间本质上讲是一种商业空间或者空地,不同企业可以在这里分享办公区域,共同推动共享空间。”

科技的更新和社会的发展使新兴的共享经济日渐深入人心, 各企业的运作模式也在适时变化。拼车、拼房、拼餐、拼单……那么你听说过“拼工作”吗?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在同一个精心打造的空间里办公,共用基础设施、服务、技术和活动。Wework就是这样的提供者之一。

“这里的美妙之处在于我们是一个团体,就像大家一起工作一样,”皮埃尔说。“所以在这栋楼里,我能找到一个律师,一个会计,还能找到帮我设计的人,帮我开发网站的人。它本身就是一个运营着的实体,人们在这里共同成长。”

不一样的办公体验

不同工作背景的人根据需要,在Wework选择不同的会员计划,每月缴纳45到几千美元不等的费用,便可以全年随时进出,与他人共享与传统办公室不一样的体验: 流动或预留的书桌、舒适的沙发、室外露台。Wework也提供可容纳1至100人的独立工作间,方便集体办公。会员甚至可以把宠物带过来。沉闷的工作是不是多了几分活力呢?

累了,可以在冥想室小憩一阵,伸展四肢,或在简易吧台选择各种饮料,甚至鲜啤酒。当然,基础办公设施如打印设备、电话间、会议室等也一应具全。艾丽卡·埃庭是小助力公司,A Little Nudge的创始人,为求偶、交友的人提供支持、辅导,使客户能够更好地展示自己。埃庭说,相比咖啡馆和家里,与客户约在Wework会面,更容易建立信任关系。

“我可以预定一间会议室。这样我就有地方见客户了,我也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环境,我可以关上门,这样客户可以对我尽情敞开心扉,”埃庭说。

无独有偶。另一家众创空间 Cove也为在华盛顿特区和波士顿市的工作者提供了多一种选择。亚当·西格尔是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他说:“我们努力推进的一种生活方式,就是你可以随时随地工作,不用每天被局限在同一个地点,像在典型办公室一样。”

虽然同属共同办公,Cove更注重个人与方便性。这家位于中国城地铁站旁边的地点有两层办公区,大概有两家咖啡馆那么大。从2013年创立以来,Cove在首都华盛顿及周边已有9处交通便利的分店。西格尔说,这里最受欢迎的是每月支付89美元享用1天4小时办公的计划。会员像出入健身房一样,刷卡出入任何地点。

李·加农从事独立文编工作。对她来说,Cove提供了传统办公室与家和咖啡馆的缓冲。

“这种空间简直完美,”加农说。“因为周围有人的时候,我会更有工作的责任感,而这里又不会太嘈杂,没有咖啡机或者搅拌机发出的声响。”

社交网吸引千禧一代工作者

不过,共同办公空间更吸引千禧一代工作者的还有它的社交资源和团体概念。西格尔正展示着Cove刷卡的手机应用。他说,愿意公开的会员可以相互看到谁在同一个地点,以及他的基本职业信息,并选择是否要联络。

加农说:“我在这儿找到了一种社区归属感。别人知道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他们的。我们一起出去,一起共事。我用他们的服务,他们也用我的。所以,我在这儿的收获比预期要高很多。”

Wework也为会员提供了宽广的社交网资源。德米特里·阿德勒和梅拉夫·尤拉夫里夫克尔在 Wework工作已经有一年半了,他们是位于华盛顿特区中国城分部的常客。这里大概有400多名会员。

阿德勒说:“你可以从周围很多人那里学习到最佳商务规范,学到跨各个领域的经验。所以我们在Wework找到了无数客户,找到了无数供应商。我觉得如果没有这种充满活力的工作空间,我们绝对不可能把公司建立起来。”

阿德勒和尤拉夫里夫克尔共同创立了数据社会公司,Data Society,致力于教给人们在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如何分析并使用数据。尤拉夫里夫克尔认为,Wework的手机社交应用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资源。

她说:“在一个在全球拥有超过4万人的社区对我们来说十分有利。我们可以用它的软件发布任何需要的东西,不管是给整个社区还是某个特定的城市。”

源于美国 风靡全球

美国是众创空间出生的摇篮。2005年,一个名叫布拉德利·纽伯格的人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租下了一部分位置,第一家简易的众创空间就这样诞生了。此后几年,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旧金山市的各个地方,并蔓延至全美,以及全世界。

在中国,虽然共同办公的概念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市场潜力巨大。

西格尔说:“显然,中国的人口密度极高,而且知识分子的人数、和能够适应自由职业以及零工经济型工作方式的人数也高得令人惊叹。这就要求有地方可以支持他们、给予他们力量。我们希望参与其中。”

而Wework已成功融资4.3亿美元投放到中国市场,并准备于6月在上海静安区开设中国第一家 Wework分部。

皮埃尔说:“这个城市洋溢着创造活力。我们简直等不及见证了。我相信它会成为我们其中一个更大的市场。在中国开设分部将会充满欣喜。”

随时、随地、随性地工作;遇见不同的人,撞见不同的机遇……共同办公的方式还会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我们拭目以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