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走进美国:知道世界百万人秘密的美国人


许多人有各种各样的收藏爱好,比如集邮,比如收集古董,而在美国有这样一个人,他专门收集秘密。 每天都会有人将自己的秘密写在明信片上寄给他。如今他已经收集了来自全世界超过100万个秘密。

这个人就是家住马里兰州德国镇(Germantown)的弗兰克·沃伦(Frank Warren)。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由明信片堆积成的金字塔。他向我们展示了其中一张明信片。

弗兰克 沃伦:这张是一对浪漫的情侣在一棵树下,还有一颗心。他说:“我不是在筹钱来逃脱你,我是在集资办我们的婚礼。嫁给我,好吗?”

这其实是弗兰克的一个艺术作品,叫做PostSecret, 邮寄秘密。

弗兰克·沃伦:邮寄秘密是我10年前开始的一个艺术项目。我邀请全世界的陌生人在明信片上写下他们内心深处的自白,一些他们从没公开过但真实的事。我请他们将明信片以匿名方式寄到我家。

许多明信片都是人们自己设计的。

弗兰克·沃伦:这张明信片画了一个电梯,这里写着:我为一层楼而坐电梯感到内疚,所以出电梯时我都双腿无力。

还有许多人独树一帜,给弗兰克寄来用各种各样写有秘密的物品,比如椰子,面具,拖鞋,结婚戒指等等。也有人通过email和手机应用程序将自己的秘密分享给弗兰克。

弗兰克会把这些秘密分类整理,每周日选取一些匿名发布到邮寄秘密的网站上。

至今弗兰克收到的秘密已经超过100万个。他说,这些数量庞大的秘密中只有1%会被分享到网上。这个选择过程就像是作曲或拍电影,他试图通过分享的秘密触碰到人们心灵的每一个情感触点。

埃里克·佩里(Eric Perry)是当地邮局的投递员。三年前开始给弗兰克家送信。他说,弗兰克每天都会收到至少二三十个秘密,这使弗兰克在邮局出了名。

埃里克·佩里:真是惊人。每天收到这么多。简直不敢相信。

但最初开始“邮寄秘密”这项活动时,弗兰克并没有很明确的目的。

弗兰克·沃伦:我当时也在我自己的秘密中挣扎。我觉得,我给别人创造的这个可以不受指摘而又安全跟我匿名分享秘密的空间,也是我曾经需要的。

弗兰克将秘密集结成册,如今已经出版了6本书。

埃里克· 佩里:弗兰克给了我几本书。我全读了。我家人也读过。这些书太棒了。

而邮寄秘密曾是弗兰克自己的秘密。直到第一本书出版,妻子简(Jan Warren)才知道丈夫在做什么。

简·沃伦:出版商打来电话告诉我,我家的地址会印在书里。我说:“不,不行。”她说:“会印的,都写在合同里了。”我说:“不,不会的。”我当时真的很不高兴。

后来,弗兰克得到妻子的支持。

弗兰克认为,大家寄来的这些秘密像是一张张邀请函,请他进入每个人的内心深处。而每个人都有令人心碎的秘密,有些秘密更是生死攸关。他经常会收到跟死亡、自杀有关的秘密。为此,他和他创办的邮寄秘密网络社区The PostSecret Community 已经筹集了1百多万美元,用于帮助一些防止自杀行为的非盈利组织。

弗兰克·沃伦:有时候我们将我们生命中黑暗的部分包裹起来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但它们会跑出来伤害我们。

带着大家的秘密,弗兰克在世界各地做演讲。他说,人们保守秘密有时候是因为怕事实会伤害别人或自己, 或者,那是一段童年的痛苦经历。而一些人因为相似的秘密产生了共鸣,彼此联系。

他在演讲中分享了这样一个秘密。

弗兰克·沃伦(演讲):“这些洞是我妈想敲开我的门时造成的,因为她想进来继续打我。”这个秘密是写在一个被打坏的卧室门的照片上寄给我的。我收到之后就把它发到网上。我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那个星期,超过一百万人浏览了我的网站。我开始接到世界各地年轻人的邮件和照片,跟我讲他们的故事,给我看他们被打坏的卧室门。其中一扇残破的卧室门让我想起,我小时候,也有这样一扇门。

每次演讲,他也邀请现场观众分享秘密。

男观众:我出生的时候手上多长了一根指头。我父母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把它切除了。直到我40岁的时候我爸爸才告诉我。

弗兰克说,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做决定,是否将自己的秘密公开,与什么人分享。他将邮寄秘密延伸到了电影,走上街头邀请路人在镜头前说出自己的秘密。

简·沃伦:我想,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他不会因你的秘密而看不起你。秘密是你的一部分,而你就是你。

弗兰克的办公室里就挂着妻子最爱的秘密。那是一幅粉色的挂画,上面写着“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相爱了”。

《走进美国》YouTube播放列表 http://bit.ly/WIA-youtube
微博 @走进美国萧恩
优酷 http://i.youku.com/walkintoamerica

YouTube 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