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走进美国:无家可归者夜归何处?


中国慈善企业家陈光标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宴请了数百名美国流浪汉的事件,让陈光标又一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也把美国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拉入了人们的视野。本期走进美国就带您去看看你所不知道的无家可归者庇护所。

白戈(无家可归者): 我得说 如果我是在中国,日本,韩国或者其他地方,而在音乐方面有这样的天赋,我会是那里的明星。

白戈,这个来自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怀揣着宏大音乐梦想的人,并不是一个怀才不遇的艺术家,而是一名无家可归者。由于父亲的心脏病,他家经济负担很重,失去了房子,家人各奔东西。

拉扎克(无家可归者): 我父亲在服刑,他在联邦监狱里,永远都不会出来。

26岁的拉扎克来自华盛顿的一个流浪家庭。他读过四所大学,但至今仍未毕业。在包括亚马逊在内的几家公司工作过,但都无法实现自给自足,也处于无家可归的状态。

在美国,像白戈和拉扎克这样的无家可归者还有很多 。2013年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对无家可归者的年度评估报告显示,美国有61万流浪者,其中65%的人住在庇护所里,35%的人露宿街头。全国仅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资助的庇护所就达7500家。所有的庇护所都属非营利性质。

白戈:这是我宿舍的门,这些门很高。你看它们有多高,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很引人注意。这门得有15英尺高。

白戈居住的埃莫瑞公寓位于华盛顿的黑人街区,是一所由政府资助专门针对单身男性流浪汉的庇护所,可以容纳100人,目前有75名住客。帕克先生是公寓的负责人,在这里已经干了近10个年头。

帕克:这个项目叫“埃莫瑞工作者宿舍”,2005年,哥伦比亚特区政府意识到,许多单身成年男子虽然在工作,却负担不起住宿,这就是这个项目的起因。

走进埃莫瑞公寓,一楼有浴室,洗衣房和餐厅。餐厅里静立着令帕克先生头疼不已的冰箱。

帕克:里面很恶心,因为他们把吃的放在里面,一放就是一两个星期。很多时候,他们就放在一个盒子里面,连盖都不盖一下。他们意识不到这样会令人生病。

二楼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和电脑房。住客们可以从工作人员那得到相应的服务和帮助。埃莫瑞有很多书籍衣服甚至是避孕套都是外界人士捐赠的,住客们可以各取所需。在二楼的尽头和三楼都是住客的房间。

白戈:我每天都来,这是我放衣服的地方。这是我的床,这是我所有的东西,我有一个三斗柜。

每个房间住着10个人,当住客住进来之后,就带着自己的家当把房间装点出许多个人特色。 通常他们白天工作,下午晚上就回到宿舍休息。帕克先生介绍说,每个人有一张床和两个衣柜,而看电视是他们主要的消遣方式。

帕克:他们的电视要有耳机插孔。任何音频设备都要有耳机插孔,这样就不会影响到旁边的人。

瓦莱公寓是专门为流浪家庭设立的庇护所,它坐落于另一个街区,有着三层小楼和供孩子玩耍的儿童区和篮球场。妮克尔是这里的负责人。

妮克尔:在瓦莱公寓,我们只接纳家庭。来这里的不能是单身。可以是妇女带孩子,或男性带孩子,或者是父母双亲带孩子,但你必须是带着孩子来这里。我们有18套房间,分别有一、二、三居室。

黛博拉是一个26岁的单亲妈妈,带着4岁的儿子和哥哥的儿子一起住在瓦莱公寓。有别于其他单身的无家可归者,有孩子的她更需要为孩子考虑。

黛博拉:最艰难的就是我儿子要跟我不断搬家,这不是他该承受的。

埃莫瑞和瓦莱的管理相对严格,对于住客有相应的要求。

妮克尔:他们必须18岁以上,必须有孩子,不能吸毒,而且必须有工作。

帕克:他们必须持有一年内的结核病菌测试。必须保证过去30到45天内没有犯罪记录。必须有至少三个工资单和一封来自雇主的正式的信件说明他们一周工作多少小时。

像埃莫瑞和瓦莱这样的庇护所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帮助每一个住客重新立足社会。白戈在埃莫瑞生活的这11个月里,他不仅通过学习拿到了两个全国医疗技能证书,以A的成绩从医疗助理项目毕业,成为毕业生代表。还在采访当天被爱荷华州立社区大学录取。

白戈: 没有埃莫瑞的项目,我不可能保持这么好的成绩。因为他们帮我减轻了压力,我不再无家可归了。

拉扎克希望通过在埃莫瑞6个月的项目积累足够的钱以便自力更生。

拉扎克: 我很感谢埃莫瑞的“工作者宿舍”项目,它使我用这个地方作为过渡以便重新获得稳定的经济和住房。

作为庇护所的管理者,帕克和妮克尔说,他们很欣慰能看到人们在这里走出人生的低谷,成功的完成人生的转折。

帕克:最让我欣慰的就是看到有人已经成功转型,当我在购物中心或跟家人外出时,他们会过来说:“谢谢你帮助我,帕克先生。”

像埃莫瑞和瓦莱这样的庇护所帮助无家可归者暂避风雨,每天都帮助一些人鼓起风帆开始人生的又一次征程。

美国之音YouYube 视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