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走进美国:迈向职业化的美国冰球女将


在北美,冰球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运动项目。在遍布各地的冰场上,你常常可以看到一群群男女冰球小将奋力拼搏的身影。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可以一路打到大学的校队,代表本校四处征战,摘金夺银。然而,和其他很多体育项目一样,北美冰球职业联赛一直是男性的专利。 对于很多优秀的女冰选手来说,大学毕业往往意味着运动生涯的终结。不过,这种情况最近终于发生了变化。

冰球成为北美部分女性第二职业

艾什莉-庄士敦是纽约州首府阿尔伯尼市一家公司的项目工程师。她的主要工作是设计用于涂层设备的精密仪器。

每星期三和星期五,庄士敦下班后驱车南下,到250公里外的纽约市,從事她的第二职业。

“因为我很喜欢这两份工作,所以同时兼顾并不困难,”庄士敦说。

纽约布鲁克林区的飞行者体育中心冰球馆,是庄士敦的另一个工作地点。她和队友们效力于纽约铆钉工女子冰球队。她们是北美地区第一批领取薪酬的职业女子冰球选手。

铆钉工队和布法罗美女队、波士顿自豪队、康涅狄克鲸鱼队一道,构成了国家女子冰球联盟(NWHL)旗下的四支球队。联盟于2015年秋天成立。

女子冰球职业化之路

冰球在北美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尽管女性从这项运动诞生之初就参与其中,但传统上,冰球始终被认为是男性运动。报酬丰厚的北美职业冰球大联盟,更加是男球员的专利。对于女球员来说,除了少数顶级选手可以入选国家队参加冬奥会和世锦赛以外,大学毕业通常意味着运动生涯的终结。

近年,随着女子冰球在北美的推广,女冰的水准不断提高,可看性越来越强。在2014年的索契冬季奥运会上,美国和加拿大的女冰冠亚军决赛在北美创下1千8百万人收看的收视纪录。

丹妮·莱伦是国家女子冰联创始人兼总裁,她说:“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标志着女子冰球职业化的时机已经成熟。到了2015年,美国女足在世界杯夺冠,还有柔道选手龙达罗西和网球名将威廉斯的优异表现进一步提升了人们对职业女选手的关注,所以我觉得职业女冰的出现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国家女子冰联这个名称带有些许官方色彩。但实际上,联盟的运作完全由私人投资者赞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创企业。

为联盟效力的女冰选手

联盟的赛季包括18场常规赛和两轮三局两胜的季后赛。每位球员可以获得一万美元到两万五千美元的薪酬。这笔钱和北美冰球大联盟的男球员动辄百万美元的年薪无法相提并论,但如果按每场比赛计算的话,则和小联盟的男球员薪酬大体相当。

詹宁·韦伯是铆钉工队前锋,她说:“在这样一个高水平的联赛打球,除了工资以外,联盟还支付球具和比赛期间的餐饮等开支。这可以帮助我们可以保持最高的竞技水平。”

国家女子冰联的72名球员来自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和奥地利等多个国家。其中有十几位球员曾经代表本国出战冬奥会。

纽约铆钉工队的守门员藤本那菜(Nana Fujimoto)曾是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日本队门将。

“在这里打球,有利于我备战2018年冬季奥运会,”她说。“日本女冰在索契没有拿到奖牌。我们在下届冬奥会的目标,是争取拿到奖牌。”

由于赛季较短,薪酬有限,多数国家女子冰联的球员和庄士敦一样,白天有各自的工作,下班后才赶到冰球馆集训。

全力备战联赛

进入二月后,国家女子冰联的首个常规赛季接近尾声。在每周的体能训练中,铆钉工队的球员毫不松懈,为赛季做最后的冲刺。

此时,铆钉工队在联盟的四个球队中排名最后。如果她们在最后几场常规赛中表现出色的话,仍然有机会超越布法罗,为季后赛争得有利位置。

球队主教练扎德·怀斯曼在训练间隙和每位球员分析以往的比赛视频,提出改进建议。

“她们是冰球选手,我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她们。女冰和男冰的唯一区别是女冰没有身体冲撞。但是对抗也很激烈,”怀斯曼说。“我可能需要针对球员位置和球杆操控方面做一些细微调整,但大联盟的男球员也会注意这些。我不能让球员用身体去冲撞对方,这是唯一的调整。”

激烈生死角逐

第15场比赛,铆钉工队主场迎战联盟积分最高,拥有希拉里·奈特、吉吉·马文和布里亚娜-戴克等多位美国国家队球员的波士顿自豪队。

第一节,铆钉工队在开局落后的情况下毫不气馁,利用自豪队球员犯规小罚两分钟的机会组织进攻,铆钉工队9号、来自俄罗斯的球星贝纳科娃从左路突破波士顿防守后一记远射,将比分追成1比1平。

在接下来的两节比赛中,铆钉工队虽然有多次射门机会,但在对手的严密防守之下始终未能破门。而面对波士顿的凌厉攻势,铆钉工队球员数次防守犯规,在场上陷入被动。

然而,场上的不利局面并未影响铆钉工队球迷的热情。

球迷马特说:“我女儿把这些球员看作是榜样。她自己也打冰球。”

“我们从赛季开始就一直来这里看球,我们注意到这里的球迷越来越多,”球迷艾米丽说。

终场哨声响起,铆钉工队以1比6告负。争夺常规赛季第三名的目标,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比赛结束后,庄士敦和队友们把场上的失望放在一边,在冰球馆的出口处向球迷表达谢意。

女冰职业化发展任重道远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在庄士敦和她的多数队友们刚出生的时候,美国冰球协会只有6千多名注册女球员。而当她们为美国第一个职业女子冰联披挂上阵的时候,美国冰协的注册女球员人数已经接近7万。

“现在的女孩不仅可以在大学球队打球,毕业后还可以成为职业球员,她们的运动生涯又多了一步,”庄士敦说。

从高手云集的球队,到座无虚席的赛场——种种迹象显示,庄士敦和她的队友在这个由男性主导的空间争取平等的努力已经迈出了成功的一步。

伴随权利而来的是责任,而责任的衍生品是风险。就在国家女子冰球联盟结束常规赛,准备迎来首届季后赛的时候,一位投资人忽然宣布解除与联盟的关系。这个消息对于联盟财务状况的影响尚不可知,但这似乎预示着,在竞争激烈的北美体育市场,任何打破传统格局的尝试都不会一帆风顺。

对于观赏冰球的人而言,球员在场上利用速度、力量、技巧和队友之间的配合,克服眼前的一切阻力达成目标,把年复一年的汗水转化为分秒之间的完美呈现,这些都是冰球的魅力所在。

而对于这个刚刚起步的联盟而言,球员在赛场上取得成功的种种要素,似乎也同样适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