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南中国海争端会导致战争吗?


中国南海舰队驱逐舰发射导弹(资料)

中国南海舰队驱逐舰发射导弹(资料)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日前访问了北京,目前正继续她的亚洲之行。克林顿推动中国政府以外交手段解决南中国海领土纠纷,而北京把克林顿顶了回去。

*南中国海交火的可能 不再是杞人忧天*

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令人关注,一些专家已经在谈论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了。

“南中国海有发生冲突的重大风险,”分析人士葛莱仪(Bonnie Glaser)为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外交事务》杂志撰文说。文章是在4月发表的,从那以后,局势更加紧张了。

美国对主权归属问题保持中立。在抵达北京之前,克林顿国务卿曾在雅加达对记者说,华盛顿盼望找到能够为地区带来和平、稳定并尊重航行自由的解决办法。

不过,克林顿暗示东南亚国家应当结成统一阵线,这惹恼了中国。

中国咄咄逼人地对南中国海的75%提出了主权要求,同时又表示只愿意跟相关国家一对一谈判。如果是一对一,中国会有明显优势对付比自己小的国家。

谈判无法展开,有军事船只介入的对峙事件却发生了。越南和菲律宾对北京的举动猛烈抨击,激烈的言辞引起该地区的不安。

奥巴马政府把重心转移亚洲的策略也加剧了紧张局势。北京开始觉得自己在亚洲的利益受到了挑战。

各方在南中国海的利益彼此冲突,迅速找到使各方都能满意的解决办法变得越来越重要。

*盘算错误或发生意外风险加剧*

“问题是,双方都在向已经划出的红线靠近,容许出错的空间因此越来越小,”珀玛纳学院和南京大学南京-霍普金斯中心的政治学教授戴维•阿拉斯(David Arase)说。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的伊恩•斯托里(Ian Storey)也说:“让人担忧的是,南中国海发生小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斯托里是研究亚太海事安全问题的专家。他接着危言耸听地说:“发生由错误的盘算、错误的感觉、或错误的沟通造成的小摩擦,还会死人,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全面开打可能性不大*

不过,军事摩擦并不意味着战争。斯托里说,冲突演变为全面开打的可能性不大。

他说:“为这个问题而流血和破财,不符合任何国家的利益,代价要大过好处。”

其他专家也同意。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詹姆斯•霍姆斯(James Holmes)说,中国做到了既不横行霸道又扩展主权要求。

“中国逐渐巩固了它的主权要求,同时又没有跨过触发外部势力---最可能是美国---干预的门槛。”霍姆斯说。

“因为光秃秃的礁岩,战争就要爆发了?我不这样认为。”罗伯特•D•卡普兰(Robert D. Kaplan)写道。他是地缘政治分析组织斯特拉特福(Stratfor)的首席政治战略师。

不过,卡普兰对谈判不抱多大希望。“涉及的问题太复杂了,中国和单个邻国之间的力量不均又太大了,”他说。因此,卡普兰认为,所有的牌都在中国手上。

卡普兰不觉得中国会对其他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发动军事侵略,因为那样做对中国实现在本地区的目标来说只能适得其反。

“那样做会破坏中国精心制定的‘和平崛起’论,迫使东南亚国家与美国结成更密切的战略关系。”卡普兰说。

与此同时,他觉得中国领导人可能也没办法妥协。

卡普兰说:“追求地位的原始冲动仍然决定着国际体系,南中国海的这些光秃秃的礁岩实际上已经成为国家地位的象征。”

*中国在想什么?*

想要钻进中国领导人的脑子里谈何容易。在政治权力移交时期,中国领导人的心思更难让人猜透了。

中国目前正处在权力交接期,一些分析人士看到了民族主义倾向,这有可能使中国更愿意动用武力。

“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在目前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话,中国看来会有把南中国海问题军事化的意愿,”传统基金会中国军事和外交政策问题专家成斌(Dean Cheng)说。

成斌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北京目前的强硬政策可能恰恰是因为权力交接。

“一旦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在2013-2014年巩固了地位,”成斌说,“他们可能会关心国内问题,并采取不那么强硬的立场了。”

成斌说,如果这样的话,中国就有可能变得更为友好一些。

*两巨头争夺话语权*

缓解亚洲矛盾热点符合所有各方的利益。

“在东南亚海域维持航行自由关系到所有国家的重要利益,”伊恩•斯托里说,“确保海上通道的贸易自由流通,在全球经济减缓之际尤其重要。”

克林顿国务卿在北京的讨论可能一事无成,但也有可能推动紧张局势的缓解。

“只要双方都采取适当的预防性措施,我们就没事了,”戴维•阿拉斯说,“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如果能推动大家寻找妥协办法,那可能也有好处。”

斯特拉特福的卡普兰说:“中国和美国都有深深的利益要主控南中国海。”

专家们都认为,出于这样的原因,这两个超级大国都想在南中国海航道未来问题上拥有最大的发言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