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18大后习近平掌舵,中国航船驶向何方?


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

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李克强

中共18大开完,习近平搭档李克强,组成新一届领导班子。外界都在关注:中国这艘航船,在习李掌舵下将驶向何方。

*习近平的“中国梦”:中国已有“正确道路”*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虽然“左右”晃动,但会按照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既定方针”继续走下去。习近平周末说:道路决定命运,找到一条正确道路多么不容易,须坚定不移走下去。“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梦。”

习近平的这条正确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说,这条路“改变了13亿人命运” ,“将中国送到了一个世界大国的位置” 。

习的讲话是战略性和抽象的。具体如何“走”,习的副手李克强说“改革,改革,改革”。中共18大结束一周,李克强对一些“改革试点”省市领导人说,“改革还是最大的红利!”。从人民日报的报道来看,李克强的改革还是指经济改革。李克强说,改革的甜头已经尝到,“必须也只能往前走,没有退路。”“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必须通过改革开放。”“改革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萧功秦:邓小平只要共产党领导和经济发展*

中国学者萧功秦(2012年5月对《外参》杂志)说,(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多次提到,邓小平只坚持两点,共产党的领导和发展经济。只要经济好怎么改都行,但不能挑战“党的领导”。萧功秦说,邓小平走的就是新权威主义。邓小平在世时曾推荐李光耀的新加坡管理模式。中国媒体报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这些年来,已经培养中共各级干部一万多人次。

博讯一篇社评说,有学者分析,习近平属于“中左”,威权主义+民族主义+社会主义是他的施政方针,将来的路应该是一党独大的新加坡模式。社评说,近一年,中国官方、民间的一些著名研究机构和学者到新加坡考察、研究,很可能是为中国未来几年的路做理论准备。

*荣剑:过去和未来十年是关键*

中国学者型商人荣剑说(内幕杂志),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即将出场时,人们都充满期待。这表明,人民是希望中国继续在改革的道路上前进,希望新的领导人以对历史负责和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勇于接受挑战,直面问题,按人民的意愿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中国当前的确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问题,社会深层潜伏着各种危机,这对领导者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能否成为中国历史性的人物,大概就在未来的十年里。”

荣剑说,过去的十年是“改革裹足不前、制度毫无创新、思想死气沉沉”的十年。关键就在于“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没有一个清晰方案。”

*萧功秦:领导必须是“有想象力”的“明白人”*

上世纪80年代曾就“新权威主义”问题同荣剑展开激辩的复旦教授萧功秦, 对未来领导人提出他的期许(外参杂志):“中国需要的政治家必须同时具备两种能力,一是如邓小平说的‘要做明白人’,二是富有民主想象力,只有这样的政治家才能来引导中国走出困境。”萧功秦说,“官僚科层制优点很多,但从历史上看,最大的问题往往是,让最没想象力的人,占据了最需要想象力才能解决问题的位置。尤其是危机时期,这就非常危险。”

*中共掌握所有重要岗位*

中共18大推出的205名中央委员,分布在所有重要岗位:中央最高机构、各省自治区、各部委,公检法工青妇、解放军各军兵种、国有资产管理、港澳台事务、国际联络、残联、社科院、科学院、海关、体育、财经、航天、审计、政协、新闻出版、文联、作协、银行、税务、电监、银监、保险、侨联、航空、兵器、国际贸易谈判等等。

*环球时报:中国道路已定*

18大刚开完,被作家周舵视为中国“最有水平”的左派报纸《环球时报》发表文章,题目是《自由派应为社会团结有所建树》。文章说,“中国大的国家道路已定,经过30年的验证而广受支持。自由派如果继续把力气主要放在道路之争上,不具有现实意义。自由派应为国家走好中国特色的民主建设之路发挥独特作用,扩大并巩固社会的多元,并对解决转型时期的团结难题发挥理论和实践的建树。”

*周舵: 既然道路已定,为何还在瞎摸*

学者周舵说,环球时报的“道路已定”,不知从何谈起。“执政党难道不是至今还在河里摸石头吗?这就叫‘道路已定’?道路已定,你还在瞎摸什么东西?。摸着石头过河,摸的不是道路,还能是什么?吃饱了没事干,下河摸鱼吗?至少就本人所知,无论国内国外,主流、普遍的见解是,中国是一个从传统社会向现代文明转型中的所谓‘变动中社会’或‘转型中社会’,无论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哪方面的现代文明指标来衡量,中国距现代化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经改VS政改*

温家宝多次呼吁要政改,政治局无人响应。有时,温家宝政改的呼声在中央级大媒体都遭到“消音”。习近平和李克强,能不能继续在摸索中国特色道路中提出乃至推行政改?

李克强说,(中国)不片面追求GDP。将来发展可能会经历一个“中速增长期”,很难长期保持两位数。只要保住7%,2020年实现小康就有可能。

*黄亚生:中国有能源,中国人没有*

美国华裔教授黄亚生(麻省理工学院)说(外交政策杂志11月19日),从1990年到2009年,中国这些年的GDP增长不再惠及普通民众。“用中国的GDP数据来诊断中国经济是否健康有点像从飞机上窥视一座建筑物内部:你需要近距离研究真实情况。研究其生活标准是了解经济体是否健康的好办法。例如,中国总能耗2009年超过了美国,但中国家庭在这爆炸性耗能增长中仅扮演次要角色。人均电力占总电力消耗比例在2001年达到峰值,大约14%(相比之下,美国的比例约为38%)剩余部分为工商业用电。”

“将这些因素理顺:2009年,普通中国人个人用电量是普通美国人的8%。这与人均GDP的20%相去甚远。中国拥有很多电力--中国人则没有。”

*茅于轼:政改从新闻自由开始*

中国经济学者茅于轼说,中国GDP结果扭曲,其原因就是“政府权力过大”。他说,1996-2008,在中国财富分配上,家庭的平均收入缩减了12%。这12%分别被政府与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所占有。要改变,就必须进行政改。

复旦教授萧功秦说,从威权体制进入民主体制需要五步:改革者执政、经济转型与起飞、民生建设、公民社会、宪政民主。学者荣剑说,下一步如何走,需要研究几个根本的政治问题:权力来源--通过人民授权确立公权力的合法性;权力监督--通过分权和制衡防止公权力腐败;权力归宿--通过权力回归社会以实现社会自治。

中国经济学者茅于轼说,政改要从言论自由开始。他对《荷兰在线》说,放开言论自由,其实对执政党没有多大害处,影响最大的是贪污分子。“共产党也不喜欢贪污,我觉得这个可能性还存在。”

*黄亚生:如何将民主引向中国*

美国学者黄亚生说,光靠道德说教,对中国领导人不起作用。“多年来,西方领导人诉诸道德词藻,引述人权的普世性和对独立自由的渴望,推动中国更大的政治开放度和民主化。5月,国务卿希拉里为其帮助中国活动家陈光诚的决定而辩护。她告诉中国领导人,‘我们继续期望中国能承担保护普世价值和基本自由的国际义务’。”

黄亚生说,但是在中国,甚至连受过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也不认为这会有利于他们或者国家:饱受马列主义熏陶的中国领导人就更加不信这一套了 ”。

多维网报道,中国新领导人上任不到20天,已经烧了两把火--反对腐败和扭转作风。习李上位后将烧第三把:政府机构改革。“大规模的政府结构调整方案已经酝酿成形,明年2月18届2中全会将得到确认。”

从这“三把火”来看,中共新领导只是在推行一些“行政改革”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政治改革。这样的行政改革,前20年数位领导人都多次干过。

*习近平会不会“去毛”*

习近平“掌舵”,会不会有大动作?台湾的中国问题专家林中斌说,有可能会平反胡耀邦,批毛泽东。这位工程专家转行的政治分析家(内幕杂志)说,当年胡耀邦遭“八老”整肃,唯一站出来帮胡说话的就是习近平父亲习仲勋。而习近平从河北正定县委书记提拔到厦门当副市长,也是胡耀邦拍板的。林中斌说,胡耀邦去世,经常探望其遗孀的,有温家宝、胡锦涛、习近平还有李克强。“薄熙来的垮台,是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为胡耀邦平反的第一步。”

至于去毛化,林中斌说,习仲勋曾因小说《刘志丹》入狱,“习近平不可能忘记这段过去。”据林中斌说,有消息说,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提到,毛泽东遗体是否应移出纪念堂。但是,习近平的建议遭到温家宝否决。

有关这段习近平“去毛”的报道,还没得到其他可靠消息渠道证实。

*清华加籍学者贝淡宁:中共现领导和制度好*

加拿大的牛津大学哲学博士贝淡宁(Daniel Bell)对中共领导做出辩护。他和别人联合发表文章(11月11日金融时报)说,中共18大换届,西方媒体报道几乎都是负面的。批评人士说,中共高层蔓延腐败,公共政策人民不得讨论,人民完全被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

贝淡宁说,这种批评貌似有理,但其抓住一点不计其余。“中国的政治体制在过去30年间发生了很大变化,更加接近管理大国的最佳模式:高层实行任人唯贤模式,基层实行民主,中间留下实验空间。”

不过,这位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政治教授也主张改革。他的改革是“更开放和可信的媒体、更透明的制度、更有效的司法体系、官员更高的收入、更独立的反腐机构”。而这些,还是新加坡的治理“模式”。

政治局常委王岐山最近主持召开“反腐”会议。与会也有专家建议要让高官“财产公开制度化”,还有专家建议成立香港那样的廉政公署来遏制日益猖獗的腐败。

*萧功秦:“大维稳”后遗症--退化的威权政治*

复旦教授萧功秦说,中国在新权威体制下,“迎来了百年未遇的良好发展时代。”

萧功秦也承认,由于是强国家弱社会,弱社会无法对强国家进行制衡,因此,“权力腐败的情况会很严重,由于上层又特别担心民众挑战自己,于是就形成了大维稳模式,用维稳的‘不变应万变’,以代替渐进改革,形成如下循环:腐败与社会不公--社会不满与群体事件--大维稳代替改革--矛盾进一步加剧,这是一种不断重复的路径依赖。”

萧功秦说,路径依赖形成后,腐败更严重,腐败官僚又害怕人民对他在经济上进一步清算,因此更加收紧控制。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要变成良性的威权政治而不是变成劣质的、退化的威权政治,还有许多路要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